第2章 夜已深,表妹自重

天色渐晚,暮色四合。

外头不知何时下起了雪,飘飘扬扬,簌簌而下。经其一夜,枝桠上积上厚厚一层,承载不住力般,往下弯曲成诡异的弧度。

沈婳靠在榻前,垂下眼眸,暗自思忖。

心下却已然急的如火灼烧。

“娘子,不若去求求族老。他最是公正,往年对娘子也很是照拂。想来能做主。”倚翠撩开布帘,端上庖厨那边送来的药。

黑乎乎的药汁,瞧着就苦。

沈婳扯了扯嘴角,似讽非讽。

公正?

可族老和沈鹤文早有勾结。

过继一事,免不了其二人的推波助澜。

至于照拂。

前世,她身陷囹圄,沈鹤文捏住大房命脉,又将注意打到她身上,沈薛氏不救她。她孤注一掷求到族老面前。

族老却转头将逃出来的她又送回沈鹤文手里。是一如既往和蔼的嘴脸,说的却是诛心言辞。

——漾漾啊,听你二伯的话,他同你父亲为手足,还能害了你?

——沈瞿视你为亲妹,你是沈家女,左右亲事早黄了,再者,你又缠绵病中,这日子过一日少一日,倒不如顺从,为你二叔和继兄牺牲些,也算有些价值。

——听族老一言,莫闹了,届时,谁脸上都不光彩。一家人总归要和和气气才好。

喊着她的乳名,是亲昵的长辈姿态,说的话,却又恶毒到了极点。

沈婳几口饮下药汁。不曾用倚翠准备的饴糖甜嘴。这药喝了,实则并无起色,可却又聊胜于无。

见沈婳死气沉沉,倚翠便又捡着好话说。

“待孝期过后,娘子入了何家,便有何公子护着。有他在,自然不会委屈了娘子。”

倚翠以为这番话能让沈婳宽慰一二。

然,

沈婳只是低低一笑,笑意讥嘲,却又笃定。

“何储明儿会来退婚。”

倚翠倏然瞪大了眼。

“不……不会的。何公子昨儿接到讣告便急着来吊唁,句句不离娘子您。”

“两府的婚期也早早定下,他如何能背信弃义做负心之人?”

吊唁?

无非是借此来探沈家内里的虚实。

那事事体贴周到的何储,也不过是伪君子罢了。

何家同她定亲,为的无非是财,大房大势已去,何家自然着急忙慌全身而退。甚至不忘转头向二房卖好。

生怕晚一步,她沈婳就会吸何家的血。

她又能求谁?

即便告到官府里,也是她没理。

沈巍不日后便下葬。

阻拦立嗣,为不孝,更为忤逆。这是大罪。

如今的她,势单力薄,无法扳倒二房。这是不争的事实。

——

盛京

阳陵侯府

屋内早已掌灯,亮如白昼。

香烟袅袅,极淡却雅。自香炉渗透开来,氤氲满室。

崔韫端坐,容色冷清,翻看书卷举手投足间世家子弟仪态毕显。

倏尔,他指尖一动,抬眸望向窗柩。

随即,那处细微的轻响。有人破窗而入。

他没有半点惊慌,淡淡收回视线

崔韫搁下手里的书,却无招待之意。

“稀客。”

男子嗓音冷清至极。如霜雪覆盖,同他的模样,一般无二。

若不是性子冷了些,盛京内的女娘想必更如痴如狂。

谢珣挑眉提步上前,隔着案桌,毫无破窗而入的半点窘迫。

崔韫同谢珣,实则并无交情。

而,谢珣此番前来,却有要事相托。

“崔小侯爷。”

“我要你帮我接一人,丰州沈家绣坊沈巍之女沈婳。”

谢珣接皇令一炷香后便要点兵剿匪,不可耽误,说的也是干脆利落。

他双手抱拳,朝崔韫行了一礼。

语气却有着数不尽的怅然。

“她兄长早逝,却同我有交情。望小侯爷将其安置妥当,待我归来,必当重谢。”

谢珣以为,此番前来,必要费一番口舌。

然,崔韫审视他几秒后。

“可。”

准备了长篇大论的谢珣:……

崔韫眉心微拢:“不过……”

“你同恭亲王世子是至交,为何舍近求远于我?”

谢珣微滞。

他没好气道:“那姬霍是出了名的浪荡子,见着貌美的娘子就走不动道。沈婳身子不好,若受了惊吓,如何是好。我又归期不定,焉能放心。”

谢珣瞥了崔韫一眼。到底是求人,也便打算夸一夸他。

“可崔小侯爷你就不同了,这整个盛京,谁不知你性情寡淡凉薄如皎间月,不近女色。”

“那些世家公子私下都传遍了,就算是神女在你面前一丝不挂,你也绝不可能动情。”

“你便是眼下最合适的人选了。”

这话听着不像是夸,反倒是对男子那方面的侮辱。

崔韫却是面不改色。

谢珣走后,屋外伺候的即清这才恭敬入内。

“爷,可要去查查沈家女的底细。”

“不必。”

谢珣虽多年在外,可他是辅国公府的人,怎会没有人脉为其办事?

他这是在忌惮什么?

适才谢珣的那番话若细究,实在是漏洞百出如何也说不通了。

不过,这谢珣也是算准了,这整个盛京里头,没有人比他崔韫还嘴严的了。

谢珣的秘密,崔韫没有半点兴趣。也没有半点窥探的想法。

即清:“丰州路途遥遥,爷留在盛京,属下去接便是。”

“不。”

崔韫继续取过书卷,指尖摩挲间翻了一页,视线落下密密麻麻的经文上,嗓音没有半点起伏:“我亲自去。”

他从不做亏本买卖,不过是费些心罢了,却能让辅国公之子谢珣欠他一个人情。

这就够了。

夜已深。

崔韫起身,心下有了几分成算。

他提步出了院子,夜色寂静,即清提着灯盏照明。

“表哥。”女子轻柔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

“我做了些甜汤,奉老太太之命送来。”

那人福了福身子,含羞带怯。

崔韫拢眉。

前来投奔崔府的表姑娘实在太多。他从未过多留意,自然分辨不出眼前之人姓甚名谁。

不过,世家公子的涵养让他没有呵斥出声,可说的话却凉飕飕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将其拆穿,又将小娘子那腔滚烫的爱意彻底浇灭。

“我身在书房,无人敢扰清静。夜已深,表妹自重。”

温轻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