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共赴海上

冥冥之中,施宣琴一语成谶,越无咎临行前,一道圣旨猝不及防地下到了施家。

圣旨里带了几丝怜惜的意味,竟是要施宣琴以家眷身份,陪同越无咎一起去那云洲岛,照顾他的日常起居。

这圣旨委实有些荒谬,就连越无咎自己都没想到。

说到底,皇上还是顾念旧情。

越无咎的母亲是当今圣上,允帝的亲妹妹,曾经宫里最受宠爱的昭音公主。

此次越家谋逆,龙颜大怒,越府满门获罪,越无咎的父亲也被处以千刀万剐的极刑。

可允帝终究还是舍不下自己的妹妹,以及妹妹所生的孩子,从前他最疼爱的小外甥,越无咎。

昭音公主被接回了宫中,关在一处佛塔里,永世不得踏出一步。

这已是莫大的赦免了,而越无咎自己也没有跟父亲一样身首异处,只是被流放到了云洲岛。

此番施家退婚,及时抽身而出,做得果断又绝情,允帝看在眼中,面上未显露什么,心里难保没有什么想法。

毕竟越无咎再大的罪过,也是他的亲外甥,帝王之心难以揣度,这不,一道圣旨就下来了,打了施家所有人一记重重的耳光。

退婚?不存在的事情,不仅如此,还得以家眷身份去那云洲岛上,照顾他亲外甥!

“不可能,我绝不答应!”施宣琴闹得屋顶都要掀过来了,她跪在大夫人腿边,泪眼涟涟:“我死也不去,母亲,都已经退婚了,我早就跟那罪奴没有任何关系了,凭什么让我以家眷的身份跟他一起去受苦,凭什么?!”

施府上下一片愁云惨雾间,一道纤秀的身影竟然站了出来,伏在地上盈盈一拜。

“让我去吧。”

少女乌发雪肤,手腕上依然戴着那几串铃铛,只是这回穿了鞋子,梳好了头发,装束得体,勉强似个世家小姐的模样了。

但那双瞳色极浅的眸子,在灯下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周身迥异的气质,依旧与这高门大户格格不入。

满堂震惊中,施宣铃神情认真,不紧不慢地道:“我愿意代替二姐去那云洲岛,我也是施家的女儿,我也可以照顾那越世子,更何况——”

她急于争取这次“机会”,心里想了什么,便也率真随性地说了出来:“我还会医术,如果那越世子想不开,我保准他怎么折腾都死不了!”

“噗”的一声,首座上的施尚书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他瞪大一双眼睛,望向跪在堂中央,这个直到九岁才回到他身边的女儿。

“胡闹,宣铃你可知那云洲岛是什么地方,这不是好玩的事情,爹不会让……”

“爹,爹,就让三妹去!”

施宣琴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跪着连挪了几步,来到施宣铃身边,按住她肩头,急切地对众人道:

“你们都不知晓,其实三妹早就对那越世子情根深种,她还曾跟我说过,她觉得世子很可怜,她心疼万分,此番去云洲岛,绝对是她心甘情愿去的,爹,你一定要成全三妹的满腔情意……”

一边说着,施宣琴还一边用胳膊轻撞了下施宣铃,“是吧,三妹,你不是同我说过,越世子很可怜,你心疼坏了吗?”

那发颤的声音里,仿佛赌上了未来一般,就等着施宣铃应承下来了。

满屋的目光下,施宣铃却忽然瞧见二姐肩头白雾缭绕,显露出了一团绚丽的花影——

是孔雀,一只五彩缤纷,高高昂首,傲然又不安,无论如何也不肯低头的孔雀。

施宣铃微微一怔,那骄傲的孔雀眸中含泪,似乎在说,这辈子她都是高高在上的,才不要被拉进泥淖中,死也不要!

少女长睫颤动,心头莫名一软,鬼使神差就顺着那番话应了下来:“是啊,我对越世子的确……有情,他境遇可怜,我多有怜惜,如今是心甘情愿随他远赴海上,去那云洲岛照顾他的。”

随意了,不管什么理由都好,反正她的确是真心想离开施府,去云洲岛的。

当年阿娘逝世后,她便逃过三次,她想重新回到青黎大山里,回到自己的族人身边。

可她太小了,也不记得回家的方向,每回连皇城都没出,就被爹抓了回去。

过去了那么多日子,她做了很多年的“施三小姐”,可青黎大山依旧是她心中真正的家。

但这个地方太神秘了,世间毫无记载,施家人也只当她跟她娘是乡野山林间的“妖女”,并不知她们是蝶族人,来自青黎大山。

只因母亲千叮万嘱过,切不可在人前泄露真实身份,唯一知情的父亲,也曾私下对施宣铃道,蝶族踪迹难觅,当年他也是误打误撞才被她阿娘救下,带进了大山里。

后来离开,再想回去就很难了,所以直到施宣铃九岁那年,母亲带着她主动出山,来到皇城,父亲才有机会再见到她们母女。

青黎大山成了回不去的儿时故土,自己又被深锁高墙之内,施宣铃没有一日不在渴望着自由。

她不愿留在皇城里,像所有世家小姐那样,寻个好夫婿嫁了,又进了另一座宅子,人生一眼就望到了底。

比起这份压抑的拘束,她宁愿远赴海上,看一看那片无边无际的天,找寻人生更多的可能性。

也许世间机缘巧合,她先去云洲岛,日后徐徐图之,能够寻到线索,再次踏上回家的路?

总之不管结局如何,都比她闷在四四方方的施府中,装成一个世家小姐来得舒坦。

想到这,施宣铃握紧了手上的铃铛,深吸口气,又对着父亲与大夫人重重一拜。

“我没有念二姐那么多书,不会咬文嚼字,但我知道,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越世子,此生此世,非他不可。”

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施宣铃只将平日看过的戏文闲书,一股脑地借了过来:“不管他变成什么模样,沦落到什么境地,我都不会嫌弃他,抛下他,我愿跟他祸福相随,苦乐同当!”

顿了顿,加上最后一剂猛药——

“在我心里,云洲岛不苦,只要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天下之大,皆可为家!”

少女掷地有声的话语久久回荡在堂中,震惊了施家上下所有人,也包括门外暗处站了许久的几道身影——

一个是微服出宫的允帝,一个是伺候他的太监总管,还有一个,则是施宣铃口中“爱”得如痴如狂,至死不渝的主人公,越无咎。

允帝下了圣旨后,便悄悄出宫,还带了越无咎一道前来,不过是想看看施家上下的反应。

帝心难测,多疑又易怒,平生最恨失信与背叛,若是这次施宣铃没有站出来,恐怕施家上下都要遭了殃。

“朕还真未料到,施仲卿这薄情寡义之徒,竟还有个这般重情重义的女儿……”

允帝悠悠一叹,身旁的少年却一动不动地愣在那里,只一双眸子紧紧盯着大堂中央,看着那道纤秀又坚定的背影,不可置信。

他此刻脑中早已将数年往事都过了一遍,可却仍是没找到自己同施家这位三小姐的任何交集!

他甚至都不清楚她的模样,未同她真正说过一句话!

施宣铃素来都被关在阁楼里,自从她幼时三次逃跑被逮回来后,施父便对她严加看管,平日几乎不让她离府一步。

越无咎与施宣琴出去游玩时,她就被锁在阁楼里,百无聊赖地趴在栏边,一朵一朵地数着天上的白云。

多年时光里,越无咎对她的印象只是阁楼之上,一道模模糊糊的影子。

可如今听着她这番惊天动地的“示爱”,越无咎细细回想起来,忽地福至心灵,想到了一桩往事,难道是因为……那双鞋?

不记得是哪一年了,他偷偷溜到施家后门,去找施宣琴放风筝,却无意抬头一瞥,赫然看见了一双雪白的脚。

阁楼之上,少女坐在栏边,长裙堪堪盖到脚踝处,微风轻拂间,她双足赤裸着,在半空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

那时的越无咎只看了一眼,耳根便瞬间红透。

太荒谬了,女子的一双脚,怎可轻易露于人前呢?

他当即扭过头,忍不住朝施宣琴问道:“你三妹怎么没穿鞋啊?”

“她一向古里古怪的,许是鞋子不合脚吧。”

施宣琴不愿多谈及她三妹那个“异类”,只随口搪塞了过去,越无咎虽然奇怪,却也没多放在心上。

毕竟,他们本就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

只是几日后,他又去找施宣琴,出门前母亲却塞了一双精致的新鞋子给他,说是替二小姐做的,让他送出去。

他跟施宣琴多年青梅竹马,他母亲也早就将二小姐当作了未来的儿媳妇,三天两头便亲手做些小东西,让他送去。

可那一回,越无咎推开后门,看见阁楼上那道隐隐绰绰的身影,不知怎么,竟鬼使神差地将鞋子放在了阁楼一层的门边。

比起锦衣玉食,什么也不缺的施宣琴,或许她三妹更需要这样东西?

她们年纪相差不大,身形也差不多,施宣琴年长几岁,比她三妹也高上那么一些,可能鞋子的尺寸对她三妹来说会偏大一点,但这样也能穿得更长久些。

越无咎自顾自地想着,他母亲的手艺一向是极好的,她亲手做的这双鞋,阁楼上的那位施三小姐应当不会嫌弃,愿意收下吧?

当年不过是少年郎一丝突如其来的善心,转身没多久便忘却了,可如今细细想来,他们仅有的交集就是这一点了。

难道,她知道鞋子是他送的?就因为他送了一双漂亮的新鞋给她,她便对他钟情多年?

——

满脑子疑问的越无咎,几乎是一宿辗转难眠,终于,在码头登船出发的那一日,他给自己找到答案了。

允帝感念施三小姐的情深意重,重下了一道圣旨,由施宣铃代替施宣琴,陪同越无咎远赴海上,以家眷的身份留在云洲岛,两人相伴相扶,彼此照顾。

虽然没有红烛嫁衣,大婚喜堂,可施三小姐就这般成了自己“家眷”,同自己绑在了一起。

从此荣辱相随,命运与共,不可分割。

直到登船这日,越无咎在码头等待着施宣铃时,整个人都仍有些恍恍惚惚,不敢确信。

直至,少女出现了——

长裙乌发,笑靥如花,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如同一个山间轻盈的精灵,在阳光下飞奔向他。

越无咎站在码头愣住了。

被罚去云洲岛,至于,至于这么高兴吗?

难道,她真是冲着和他在一起?

少年心头一跳,下意识去看少女的一双脚,她今日穿着一双月白色的鞋,鞋面上绣着清新淡雅的紫楹花。

紫楹花——竟是紫楹花?!

少年的心突突跳得更快,当年对那双随手送出的鞋子,他早已没有任何印象,只是他清楚地知道,这么多年来,他母亲最爱绣的花样,就是紫楹花了!

当年送出的那双鞋子,多半上面也是绣着紫楹花。

那时偏大一些的尺寸,如今穿在少女脚上,瞧上去刚刚好。

一切看来千真万确,他再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了。

越无咎站在明晃晃的日头下,难以形容此时此刻内心的感受,他望着那道飞奔而来的身影,无知无觉地喃喃道:

“难道,此女当真……心悦于我?”

吾玉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