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打赌

“那当然,在船上我们同住一间房,还同在一张床上睡过!”施宣铃恨不能叉腰向全天下宣告,可旁边的越无咎连忙拉住她,神态不自然地阻止道:“宣铃,他说的‘睡过’,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那是怎样?”

越无咎呼吸一颤,脸上升起几抹薄红,他轻咳两声,没有正面回答施宣铃,只是望向钟离笙解释道:

“我跟宣铃在船上的确同住一间房,不过是分床而睡,中间由一道屏风隔开,唯独有一晚,我半夜高烧,宣铃衣不解带地照顾我,直至天亮,这便是她以为的……同睡一张床。”

顿了顿,他又郑重其事地补充道:“她今年十四,尚未及笄,如你所说,我还欠她一场大婚,在那之前,我不可能碰她。”

在东穆,女子十五及笄,便可许配出嫁,到那时,方算得上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

而显然,施宣铃还只是个……少女。

越无咎自觉对她亏欠太多,钟离笙没说错,她没名没分跟着他来了云洲岛,抛却一切荣华富贵,他却连场婚礼都给不了她,让她还要受人非议耻笑。

“我日后定会为我父亲翻案,也会重回皇城,补给宣铃一场堂堂正正的大婚,让她成为名正言顺的世子妃。”

少年抿紧薄唇,目光坚毅,这话不是说给钟离笙听,也不是说给施宣铃听,而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要让自己记住,曾亏欠了一个少女多少,若日后他有负于她,那当真是枉世为人了。

然而这话一说出来,钟离笙便用看“傻子”的目光打量了他一番,一边摇头,一边嗤笑道:“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可笑至极。”

“越世子,你不会真觉得,这辈子你还能回盛都城吧?”

说完,钟离笙也不再理会越无咎,只是折扇一指施宣铃。

“快走吧,施三小姐,小爷亲自护送你一路,很给面子了吧?”

“我不走!”

施宣铃发出一记惊天动地的喊声,说时迟那时快,她猛地扑向越无咎,弯下身双手一环,铃铛清脆作响间,她整个人就牢牢抱住了少年的腰,俨然一派狗皮膏药,绝不会让人撕下来的气势。

钟离笙愣住了,越无咎同样愣住了,两个人就那样望着施宣铃,听着她的吼声响彻在整个院中。

“我打死也不会走,一定要住在这澜心小院,谁也别想将我和世子分开!”

只有这间院子里才种着她族中的结颜花,谁也别想将她和这些花儿分开!

“你,你这女人!”钟离笙简直要被气笑了:“我说你这女人,当真好不害臊,你就那么缺男人吗?死都要跟他住一起?”

“是,我就是喜欢他,想跟他住在一起,全天下的男人我就爱他一个,这澜心小院我非住不可!”

少女的“爱意”来得太过炙热浓烈,少年一时都不知该作何表情了,他看着紧紧贴在他腰间的少女,薄薄的双唇终是动了动:

“宣铃,你……”

“世子,我不是同你说过,从今天起,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家了吗?”

施宣铃抬起头,浅色的瞳孔里映出了越无咎深受震动的一张脸,他环视小院,这儿的每一处都有他跟施宣铃打扫的痕迹。

残阳如血,花草摇曳,焕然一新的院落,宛如少年梦中苦苦寻觅的家园。

他已经失去过一个家了,难道连另一个“新家”也保不住吗?

一股热血涌上胸膛,越无咎将施宣铃往怀中一带,紧紧护住,对着钟离笙厉声喝道:

“你不能将她带走,钟离笙,你听清了,我未婚妻去哪,我便去哪,若你要强行带走她,我便去那西院搅个天翻地覆,无论如何,我都会将人带回身边!”

掷地有声的话语在澜心小院久久回荡着,钟离笙看着紧抱在一起的两人,不怒反笑:“行行行,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话锋一转,陡然问道:“施三小姐,你是不是为了你家世子,什么都愿意做?”

施宣铃一愣,立刻点头。

于是那只紫色小鲨鱼便笑得更欢了:“那行,我给你一个机会,同你打个赌如何?”

“这岛上有种毒物,叫作海蜈蚣,全身剧毒无比,入药却有奇效,你如果能在三日之内,抓住一百只海蜈蚣,我便准许你住在这澜心小院,怎么样?”

“不过先说好,这海蜈蚣很毒,捕捉过程中,稍有不慎,便可能丢掉性命,你怕不怕?”

一听有性命之忧,越无咎眉心一跳,连忙出声想要阻止:“宣铃,不要答应……”

“我不怕!”可少女已经斩钉截铁地应了下来。

“很好。”钟离笙折扇一打,更加饶有兴致:“多奇妙,情爱令人变蠢,也变得胆大妄为,我很乐意在三天后,替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收尸。”

他说着,又强调道:“对了,从头到尾,你男人都不能插手,只能在一旁看着,你若受不住了,中途可以放弃,但自此之后,你不仅再也不能踏入澜心小院一步,还得跟其他所有女罪奴一样,服苦役,受刑罚,能做到吗?”

施宣铃原是以“家眷”的身份登岛,只要追随照顾好越无咎就行了,不用跟其他罪奴一样服苦役,可既然钟离笙提了出来,她便也只能接受这份“豪赌”,赌上自己之后在云洲岛上的身份与命运。

这“赌注”委实下得有些大了,越无咎心中急切,正想阻止,旁边的施宣铃却又快他一步。

“能!”

“好,击掌为誓,愿赌服输,绝不反悔!”

钟离笙伸出一只手,施宣铃想也未想,抬起手来,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毫不犹豫地与钟离笙一击掌:“绝不反悔!”

风掠四野,铃铛声回荡在黄昏中,这一幕有股难以言喻的决绝之美。

越无咎心绪激荡,震撼莫名间,只能定定望着眼前勇敢无比的少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世间能有几人,会不顾生死,不计前程,为他做到如此?

他见惯了虚情假意,世态炎凉,可从没见过这样干净炙热的爱意,轰轰烈烈地将他胸口填满。

他长到这么大,从未被人这样爱过。

山川河海,日月星辰,他透过这盛大的黄昏,只望见了一份熠熠生辉,独一无二的爱。

那头少年兀自沉浸其间,无人知晓他内心的翻涌,而这边钟离笙已经对施宣铃道:“赌注虽下,但这三天里,你未完成赌约前,仍是不能住在这澜心小院,这是岛上的规矩,你不能例外,你还是得跟我走一趟,暂住那西……”

“少岛主,就让施姑娘跟我住吧!”

一道柔柔细细的声音忽地在院门口响起,竟是一袭烟粉色长裙的季织月,她不知何时从闻晏如那里回来了,也不知在门口听了多久。

少女握紧琉璃镜,一步步踏入院中,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善意:

“我住的地方就在旁边,紧挨着这澜心小院,这三天我愿跟施姑娘同住,不知少岛主可否恩准?”

——

澜心小院旁,还有一处单独的院落,名唤玉竹居。

此次登岛的一批罪奴中,唯独越无咎跟季织月是特殊的,有着各自单独的住所。

“所以说,你祖父那个得意门生,就是越世子的父亲,越侯爷?”

玉竹居里,烛火摇曳,三个少年少女围桌而坐,在这一刻互明彼此身份,越无咎与施宣铃这才得知季织月的流放原委,竟也是同越侯爷谋逆一案脱不了关系。

季织月的祖父季如晦,曾是当朝太傅,允帝与越侯都曾是他的学生,师生情谊深厚。

尤其是对越侯爷,季老先生更是毫无保留,倾囊相授不说,连自家孙女做的红缨枪,都转手相赠了。

季织月的流放之罪,就出在这杆红缨枪上。

别看季织月瞧上去斯斯文文,一副书呆子的模样,可她却是南陵,乃至整个东穆,最厉害的机关偃甲师。

是的,她看似文弱,却自小就爱捣鼓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她做过会飞的木鸟,做过机关精巧的玲珑暗器盒,还做了一杆自己最为喜爱的红缨枪——

枪身暗藏十七处机关,锋利的枪头还能放置火药,威力无比,就如同她跟施宣铃所说的一样,那当真是一杆很厉害很厉害的红缨枪,是她毕生最完美的作品。

祖父将这红缨枪送给越侯后,他亦爱不释手,还取名“炽阳”,炽阳伴他出入战场,英勇杀敌,也随他一同参与了那场震惊朝野民间的……谋逆大案。

武器无辜,却怎奈君王盛怒,于是红缨枪的制造者便成了最好的宣泄口。

“虽然陛下将我流放到了云洲岛,却也念及与我祖父的师生旧情,下旨命岛主优待于我,给我单独的住所,免除我的杂役刑罚,只让我做些加工玉石的活计,这正好也是我的‘老本行’。”

季织月柔声一笑:“从前我在家中时,就是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埋头做各种小玩意儿,如今就当换个地方‘修行’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说着拍拍桌上一个纹路精美的大箱子,扬起唇角道:“你们看,陛下还恩准我将我的‘百宝箱’带上岛,里面各种工具一应俱全,还有我亲手完成的许多件珍宝,在这海岛之上,我依然能够看书钻研,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不用听我祖父的唠叨,多好啊,不是吗?”

少女清婉的面容映照在烛火之下,笑得恬淡又满足,明明惨受牵连,却没有任何不甘与怨怼,这份豁达宽容的态度,却反令越无咎更加内疚了。

他低下了头,有些不敢看季织月的眼睛,“原来你……是被我爹连累的。”

“抱歉,季姑娘,我并不知道陛下会迁怒于你,甚至将你流放到云洲岛来,是我们越家害你遭此无妄之灾,我,我……”

“不不,世子你别这样。”

季织月连忙摆手阻止,她摇头道:“我从没怪过你爹,怪过越家,从来都没有的,因为……”

少女说到这,想起什么般,打开那百宝箱,从最里头摸出了一样东西,径直交给了越无咎。

“世子你打开看看,这是我祖父让我交给你的。”

吾玉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