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并肩作战

“娘,快住手!”

声声嘶喊回荡在长空下,施宣铃也震住了。

她分明看见了一只神色坚毅的白狐,哪怕唇边漫着鲜血,身子摇摇欲坠,也依然在烈烈大风间拉开着长弓,无所畏惧,带着不死不休的决绝。

那是护卫孩子的一个姿势,只要有一口气尚存,便不会倒下。

无法言说这一刻内心的撼动,施宣铃瞪大着双眼,遥遥望着马车顶部的宛夫人,不知怎么,莫名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她们身上似乎都有一股韧劲,无论何等凶险,迎面而上,不折傲骨,不屈本心,还有那份为了孩子一往无前,甘愿赴死的深沉爱意。

蓝焰火圈内,钟离笙双目血红,撕心裂肺的一声响彻天际:“娘——”

神弓拉开,箭在弦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骏马长鸣,大风猎猎,两个熟悉的声音同时传来,令所有人为之一振——

“阿笙!”

“宣铃!”

众人抬眼望去,大批军队破城而入,当先那二人正是闻晏如与越无咎!

“这是蓝焰离火!”

季织月与闻晏如同骑一匹战马,一见那熊熊燃烧的蓝色火焰,便脱口而出:“赤奴人竟连这绝招都使上了,这火墙谁都过不去,除非待火焰燃尽熄灭!”

“什么?”

闻晏如呼吸一窒,季织月赶紧举起自己手中的黑布袋子,“不过还好带我来了,我有破解的法子!”

说来也是巧合,在流放到云洲岛之前,季织月可是做足了功课,她知晓赤奴人凶悍无比,时不时就会来岛上侵袭,她为了自保,做了一些“救命法宝”,没想到竟真能有用上的一天!

当即她也不再废话,直接从黑布袋子里摸出了两枚奇怪的白色“圆球”,在阳光之下,那圆球周身竟还散发着阵阵寒气。

“这是我自己研制的两枚寒魄丸,能够克制那蓝焰离火,但维持的时间极短,只能冷却几个瞬间,而且因为原料稀少,我只做了这两枚,所以现下只能供两人使用,对着那蓝焰火墙砸下去,便能打开两个缺口,迅速进入那火圈内救援!”

“但动作一定要快,身手一定要非常敏捷,只要慢一点点,不小心碰到那蓝焰离火,便会整个人烧到灰飞烟灭,这火不怕水的,它的燃料是特殊矿石研磨而成的,一旦沾上,必死无疑!”

如此凶险,闻晏如却想也未想,劈手夺过了那两枚寒魄丸。

“我去救人!”

他说着,又高举另外一枚,对着身后军队扬声喝道:“还有谁愿与我一同前往!”

“还有我!”

一只手横空抢去那另一枚寒魄丸,开口之人正是越无咎,少年跨坐马上,衣袂飞扬,一张俊逸的脸在阳光下愈发显得英气逼人,他毫不犹豫地扬起手中长剑,一双眼只紧紧盯着火圈内的施宣铃。

“我说过,我的妻子我自己救!”

生死之际,间不容发,闻晏如与越无咎各自拿着一枚寒魄丸,朝彼此点了点头后,便飞身掠入半空,一人持枪,一人持剑,直朝那蓝焰火墙而去!

季织月握紧琉璃镜,紧张地贴在眼前,仰头看着两个少年的身影,一颗心骤然揪紧,暗自祈祷不已:“这寒魄丸可千万要起作用啊,菩萨保佑,不然我可就害了两条人命!”

虽是做过不少次试验,但她研制的寒魄丸从未经历过实战,那蓝焰离火那般厉害,她心里还真没底,只是形势危急,他们都只能赌一把了!

风声飒飒,两个少年转瞬飞身至那蓝色火圈外,他们对视一眼后,两枚寒魄丸同时砸了下去,长空之下,两股巨大的寒气瞬间弥漫开,带着能冷却世间万物的威力,竟当真将那蓝色火墙炸开了两个缺口,圈内的赤奴人全都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说时迟那时快,闻晏如扬起长枪,越无咎提起长剑,两个少年没有丝毫迟疑,身手快如闪电,迅速通过那两个缺口掠进了火圈内!

一声兴奋的尖叫随之响起,却是火圈外的季织月发出的,她坐在马上,透过琉璃镜看着这一幕,欣喜若狂——

成功了,他们成功了,她的寒魄丸终是不辱使命,不枉她苦心研制了那么久,竟然头一回实战就成功了,菩萨真是对她太好了!

长空下,宛夫人站在那马车顶部,衣袂翩飞间,也暗松了口气,只是依然拉紧手中的挽月神弓,不敢掉以轻心,目光更是一刻也不曾离开过钟离笙。

两枚寒魄丸炸开之后,果然如季织月所言,确实只维持了短短几个瞬间,那蓝焰离火又熊熊燃起,将钟离笙与施宣铃包围起来,可这回火圈之内,他们已多了两个强劲的“援兵”。

“宣铃,你胳膊,你胳膊怎么伤得这么重?”

越无咎第一时间来到少女身旁,却被她鲜血淋漓的胳膊吓到了,施宣铃刚想说“没事”,旁边的钟离笙已经直接开口道:“她替我挡了一钩子。”

“什么?你居然拉她当盾牌,做你的替死鬼?”

越无咎脱口而出,怒不可遏地瞪向钟离笙,钟离笙一口鲜血差点喷出来,赶紧“喊冤”道:“什么啊,是她主动替小爷挡的,我钟离笙还没那么下作,会拉一个女人挡在我前面!”

“宣铃怎么可能主动替你挡?”

越无咎压根不信,依然一副要吃了钟离笙的模样,怀中的少女却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道:“是我主动的,我怕他毁容了。”

许多东西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施宣铃只是莫名的有些心虚,不敢看越无咎愕然的眼神。

钟离笙也在旁边气哼哼道:“听到了没,别瞪我了,我一开始就让她跑了,还为她挡住了全部火力,是她自己不肯跑的,还回过头来硬生生替我挡了一钩子!”

“你放心,我已将伤她的那个赤奴人抹了脖子,替她报了仇,这回算小爷欠她一份人情,日后定会还上的,她吃不了亏!”

施宣铃还想说什么,越无咎已经深吸口气,眸含戾色,扬起长剑,护在她身前。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我先救你出去!”

施宣铃见过越无咎很多面,雨中哭泣的他,半夜深陷梦魇的他,坚毅隐忍的他,温柔体贴的他,却还是头一回见到他狠厉杀人的一面——

少年一身黑色劲装,束着个高高的马尾,身姿颀长挺拔,手握长剑,出招又快又恨,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干净利落地杀了一个又一个赤奴人,鲜血溅到他脸上,他也毫不变色,周身反而散发出更加凛冽狠绝的气息!

施宣铃一时看呆了。

这是她从不曾见过的越无咎,或许是少年对她太好,太过温柔了,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她,而她又见过他最为脆弱的模样,在她眼里,他总是那个在雨中瑟缩成一团,惹人怜爱的小灰猫。

可她竟忘了,他原先也是随父上过战场,斩杀过无数敌人,一手越家剑法出神入化,曾是那个盛都城里最耀眼的少年郎啊!

小灰猫变成了野性十足的凶狠山猫,手中长剑舞动如虹,满带戾气的厮杀间,赤奴人很快节节败退,接二连三地倒在了火圈之内。

另一边,银色小飞龙也跟那紫色小鲨鱼配合默契,一人长枪清寒,一人铁扇凌厉,就如同他们当年在战场上一样并肩作战,默契地联手击杀了一个又一个赤奴人。

小山猫扬着剑。

小飞龙提着枪。

小鲨鱼转着铁扇。

三个少年郎同心协力,在蓝焰火圈内,带着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气势,将剩余的赤奴人一口气收拾干净了。

当还剩最后一个赤奴人时,闻晏如却拦住了越无咎的长剑——

“留个活口,带回去审问!”

那个赤奴人虽然听不懂东穆话,却显然看出了闻晏如的意图,伸手将脸上的血一抹,仰头长笑,忽然起身一跃,直接扑入了蓝焰离火间。

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闻晏如根本来不及阻止,那赤奴人口中还放声而唱,唱的正是息月寒在牢中唱过的那古老歌谣。

“月照海上,远方长明,英勇男儿,骑龙归来。”

闻晏如耳边蓦然响起暗牢外,季织月曾告诉他的那几句歌词,随着熊熊烈火的燃烧,那最后一个赤奴人终是彻底化为灰烬,魂归故乡了。

蓝烟袅袅,闻晏如望着这一幕,神色复杂,莫名的,竟想到了暗牢里那道轮廓深邃,孤傲不屈的身影。

危机彻底解除,赤奴部落的这场偷袭以失败告终,直到这一刻,施宣铃紧绷的心弦才真正放松了。

她失血过多,身子摇摇欲坠间,直到此刻才迟钝地感受到了胳膊上传来的疼痛,眼前开始模糊起来。

倒下去的那一瞬,有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了她,是她的小灰猫,不,是穿着黑衣,束着高马尾,今天变得格外凶悍的小山猫。

她抬手还想摸摸他的脑袋,却再也没有力气,眼前一黑,陷入昏迷前,只听到了少年那最后急切万分的一声——

“宣铃!”

吾玉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