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双生

富兴双目通红往外走,被富强一把拉住他:“哥,你干啥去?”

“去法国,去找敏娜,去接她回来!”

“哥你冷静点儿!”富强晃着富兴的胳膊,“现在是凌晨三点,你怎么走,怎么去法国?你订机票了吗?你知道嫂子所在的具体位置吗?等你飞到嫂子那边的事早就平息了。”

“我不管,我得去,我得去接她回来!我必须去接她回来,活要见人……”富兴说不下去了。

那是富强第一次见自己大哥哭,哭得那么伤心,那么失态。

在蒋丽华富志国包括刘欣欣的共同努力下,富兴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些许,同意订明天最早一趟航班,去法国找人。

其间富强又和富志国同事的儿子通了几回电话,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好消息是几处袭击事件都已得到平息,坏消息是,死亡的平民很多,可以说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

无论这一夜富家人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太阳还是照常升起,而且还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富强准备开车送大哥去机场,以富兴现在的精神状态不适合开车,蒋丽华努力劝大儿子多少吃一点东西。

富兴不吃,也不说话,只看着时间,等着去机场。

直到手机再一次亮起,富兴看都没看,直接接起,嘶哑着声音问:“是敏娜吗?敏娜,是你吗?”

“是我。”简单的两个字,对此刻的富兴来说,对整个富家人来说,犹如天籁。

“你没事吧?没受伤吧?你还好吧?”富兴一连串地问。

“我没事,救援人员来得及时,我没受伤。”

“谢天谢地,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谢天谢地!”富兴有些语无论次,“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驻法大使馆。”

“你等我,就在那儿等我,哪都别去,我去接你,我去接你回来,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我再也不许你离开我,我要每天每分每秒都看着你。”富兴的声音嘶哑中带着哽咽,“你不知道,我知道你有危险,我却过不去,不能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你不知道,我心里多难受,我有多难受……”

富兴又哭了,他边哭边说:“大使馆给订了机票了?那我去机场等你,我就在机场等着你,你不回来我哪儿都不去……媳妇我错了,以后你说什么是什么,你快回来吧,我们再也不分开,我再也不要这样,我不想失去你……”

富强扭着脸,看他妈。

他妈也扭着脸,看他爸。

他爸起身柱着拐杖,回房间了。

一个身影追过去,扶着老爷子的胳膊也跟着走了。

是刘欣欣。

富强觉得吧,他哥现在的模样,是真让人,挺没眼看的。

形象啊,经年累月塑造出来的霸总形象啊,彻底崩了。

……

两个月后,富兴回家报告好消息,敏娜怀孕了。

人没跟着回来,敏娜她爸又给派了好几个专职照顾孕妇的保姆,都跟看守似的,看着她不让出门。

蒋丽华这回一点儿都没觉得敏娜和她们家太矫情,反倒极为赞许,说头三个月最重要,是要多注意。

又叮嘱大儿子别老忙工作,多回家陪陪媳妇,孕妇容易情绪不稳定,这时候最需要陪伴。

自从敏娜回来后富兴又恢复了自信和以前的精气神儿,运气也是特别的好,原单位没辙他的职,也不知为什么,之前关于他私自在外头做项目的事儿就不了了之了。

秀水项目也在不久前有买家找上门儿,没有冗长的谈判过程,只象征性地杀了一轮价,就把那块地收购了。

所以富总裁现在依旧是富总裁,不只是无债一身轻,而且卖地的款项还有剩余。

此时的富兴满面春风,对母亲的叮嘱一连声儿地答应:“我知道,我会多陪她,赚多少钱也没媳妇孩子重要。”

晚上刘欣欣和富强说,她在妇婴还有十多个冷冻胚胎呢,放的时间长了,会不会活力就更差了?

富强想了想,说:“不行就让医院销毁了吧,反正我们是不做了,也用不上。”

刘欣欣就呼地坐起来,瞪富强:“那可是你和我的,要是成功了那就是你和我的孩子,怎么能销毁呢?”

“那总不能一直冻着。”每年都要给医院保管费呢。

“所以我还想再做一回,或者是做几回?嗯,一次不行就多做几回,反正不能浪费了。”

富强觉得刘欣欣关于“浪费”的想法挺奇葩的:“你怕浪费,就不怕再遭罪?”

“又不用打催卵针,也不用做取卵手术,就回输,那个其实一点儿也不疼。”

“那还要打黄体酮呢,连着打好些天,上次你身上结的痂多长时间才消,你都忘了?”

“嗯……”刘欣欣回忆了一下,“其实也不是特别疼,就是很痒很不舒服,都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又伸手搂着富强的胳膊凑过去求他:“你就让我再试试吧,要是那些冷冻的都做完了还不行,我就死心了,你就让我再试试吧,老公……”

富强想起大徐前些天和他说,他媳妇动了生二胎的心思,可明明当初生老大时疼得死去活来,咒诅发誓说再也不生了。

女人,果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终还是随了刘欣欣的心意,去做了回输。

这一次富强、富家人包括刘欣欣自己都没抱太大希望,术后只躺了三天,刘欣欣就和平时一样正常活动了。

十四天后结果却是,成功了!

两个胚胎全都顺利着床。

敏娜一边也传来消息,怀的竟也是双胞胎!

刘欣欣通过手术移植的是两个胚胎,成功了就是两个宝宝,这在情理之中。

可敏娜也是两个,这就很让人费解了。

蒋丽华富志国两家往上数几代,都没有过双胞胎。

最后还是在敏娜父亲那儿找到了答案。敏娜母亲就有个孪生姐妹,两姐妹出生时内脏发育不完善有先天性疾病,另一个没活过满月,敏娜的母亲被家里用贵重药材养着,才活了下来。

所以是遗传自敏娜外祖家。

墨子溪1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