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姑娘会做菜

“不必非得要高价,给的价钱合适便可以卖,若是能卖得钱,便去买点肉蛋和米面回来,肉要肥瘦相间,有些油水的。”

苏玉锦的这具身子现在有些弱,连柳妈妈和艾草都满脸菜色的,都需要补一补。

“这里头旁的花草,你也看看哪些能卖钱的,都一并卖了去,等卖的差不多了,你便和柳妈妈一并将这块地收拾收拾,种些菜蔬吧。”

卖花,种菜……

艾草抬眼瞧了瞧头顶的天儿。

这日头还是从东边升起来的。

再掐一把自己,很疼,也不是在做梦。

既是姑娘吩咐,艾草便赶紧忙活了起来。

甚至将柳妈妈一并都叫了过来帮忙。

春日万物复苏,一花圃的花长得也颇为茂盛,一时不知道该卖哪些为好。

艾草和柳妈妈商量了一番,只先选了那两株牡丹和几株芍药。

都是眼瞧着天儿热起来后就能开的花儿,这会儿枝繁叶茂的,长势极好,看着品相不错,估摸着能卖上些好价钱。

“哎,柳妈妈,你说姑娘好端端的怎么开始卖花了?”艾草一边忙活,一边拉着柳妈妈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姑娘不是很喜欢这些花儿嘛。”

“再喜欢,也挡不住肚子饿啊。”柳妈妈接了话,“姑娘手里没剩多少银钱,二爷又不露面,咱们再这么下去的话就得饿肚子了,饿肚子的滋味多难受你不知道?”

“那倒是……”

艾草可是知道饿肚子有多难受的。

抓心挠肝,浑身都不得劲,恨不得要撞墙寻死的难受。

“我看姑娘好多首饰都没再戴了,估摸着也是偷偷换成了钱的。”

柳妈妈提醒了一句。“如今姑娘大约也是没有旁的办法,咱们也别多说话,姑娘说什么,照做就是。”

“嗯。”艾草点头。

但还是叹了口气。

姑娘实在是太可怜了。

这二爷也是,怎的还不来看姑娘……

忙活了好一会儿,艾草和柳妈妈才成功移了花,抱着花盆去街上叫卖。

花好,盆好,卖的价钱不高,不过一个时辰左右,几盆花卖了个干净,得了一两五钱银子。

“差不多够这一个月的花销了。”

若是节省一些的话。

瞧着银子,柳妈妈心里头的石头稍微落了地。

艾草却是直跺脚,“那些人可真会还价!”

“得了,你若不同意,旁人还再低的价儿,也买不到手里不是?”柳妈妈拉着气得脸都通红的艾草,“快晌午了,先去按姑娘吩咐买东西吧。”

话是这么说,可心里还是有些憋屈。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二爷不来的缘故。

她家姑娘,可真是太可怜了……

柳妈妈和艾草按着苏玉锦的吩咐,去买了些肉食,鸡蛋和米面,肉按着自家姑娘的叮嘱,买了肥瘦相间的五花。

晌午时,苏玉锦的午饭是清炒豆芽,香煎豆腐,小炒肉,白米饭,外加一碗葱花鸡蛋汤。

算不得丰盛,但也比前些日子的油水大了许多。

苏玉锦满心欢喜地拿起了筷子。

但很快,她又放下了筷子。

眉头紧皱,口中的小炒肉咀嚼了半天,迟迟咽不下去。

不得不说,柳妈妈这厨艺……

倒不是说一无是处,完全不能吃,只是在苏玉锦这个美食爱好者口中,欠缺之处属实太多。

清炒绿豆芽的豆芽下锅时油不够热,香煎豆腐做之前,豆腐没有过水,豆腥味过于浓重,小炒肉的肉火候过大,炒的时间过长,吃起来口感过硬,蛋花汤的盐放的太多,蛋花打的也不够散。

但肚子实在饿的很,加上要快速地把身体养起来,需要多吃饭菜才行。

苏玉锦小口小口地吃,但吃的时候神色不是太好看。

柳妈妈和艾草看苏玉锦连吃饭时情绪都不高,似满腹心事一般,互相看一眼后,各自叹了口气。

姑娘估摸着也是想二爷的很了。

这二爷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啊……

下午,艾草和柳妈妈又卖出去了几盆花,两盆芍药,两盆月季,这样花皆是不如牡丹珍贵,只得了三百五十个钱。

得了钱后,柳妈妈去买了只鸡,剁了半只,准备晚上给苏玉锦炖一炖。

看着柳妈妈回来后便进灶房一通忙活,苏玉锦想起中午时的味如嚼蜡,便跟着去了厨房。

在看着柳妈妈准备了花椒,八角等调味料时,苏玉锦忙拦了下来,“我来做吧。”

花椒和八角若是炒肉时容易出味,但若是和鸡肉一起炖煮的话只会让肉质更加柴,反而吃不出鸡肉的嫩滑。

单是看这个,就知晓柳妈妈的厨艺水准了。

“姑娘会做菜?”柳妈妈起初是惊讶,紧接着是去拿已经被苏玉锦拿手里的锅铲,“灶房里头油烟大,还是老奴来吧。”

“从前没跟二爷时,便时常做菜,厨艺也算拿得出手,今儿个忽的手痒想练一练,你们刚好也尝一尝我的手艺。”

苏玉锦不由分说,便往锅里头添了水。

见苏玉锦坚持,柳妈妈便没再多嘴,只寻了个围裙帮苏玉锦系上,帮着烧火打下手什么。

过水去沫,蒜末烹香,鸡块翻炒,酱油,桂皮,香叶增味,倒水淹没鸡块后,苏玉锦又多加了半瓢,盖上了盖子,“水开后,小火炖煮小半个时辰,再做些手擀面来吃吧。”

“做手擀面时,记得往里磕一个鸡蛋,放一点点盐水。”

这样做出来的面条,筋道爽滑,口感极佳。

见苏玉锦做菜动作娴熟,柳妈妈知晓她大约当真是厨艺不错,便忙点了头,只按她说的来做。

小火慢炖,锅中咕嘟咕嘟地冒泡,蒸汽中混杂的香气幽幽飘了出来,只往人鼻孔中钻。

“柳妈妈做了什么菜,这样香?”

艾草拎着刚买的黄豆进了院子后,被香气吸引到了灶房。

“炖鸡块,晚上吃鸡肉面。”柳妈妈把柴往灶膛里头添够,舀了面,按苏玉锦说的,磕鸡蛋,放盐水。

想了想后,比平时多放了一点面。

光是闻味儿都觉得这么香,吃起来滋味肯定好,也一定会吃的比平时多呢。

艾草闻言,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把鼻子嗅了又嗅,咧嘴笑,“柳妈妈这厨艺可比从前厉害多了呢。”

“不是我厉害,是姑娘厉害。”柳妈妈道,“今儿个晚上是姑娘掌的勺呢。”

“姑娘也会做菜?”

茶暖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