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初见(1)

深夜,厚重的乌云笼罩在城市上空,仿佛随时会有雷暴雨倾盆而下。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将暗夜照如白昼。新川市郊区的一片密集的芭蕉林中,突兀地立着一个百来平的大棚,白色的大棚钢板在闪电下泛着诡异的光。

山雨欲来,芭蕉树叶被风吹的呼呼作响,树影婆娑中三个人影从芭蕉林中慢慢向大棚靠近,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把枪,就在他们距离大棚只有十米时,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大棚内部爆炸,芭蕉林中顿时飞沙走石,熊熊地火光直冲云霄……

凌晨,满目疮痍的爆炸现场,大棚被炸成一片废墟,地面还冒着余烟。探照灯将这一片照的通亮,特警队正在爆炸现场排查爆炸物,消防在周边巡查防止芭蕉林起火。

警察从废墟中找出一些尸体和器官的碎块,还有医疗手术器具和实验器具残渣,正在拍照留证。

年轻刑警李翊然此刻满脸黑灰,正带着一队刑警拉警戒线。他便是几小时前包围大棚的三人中的一个。

虽然天还没亮,但爆炸的动静惊动了附近所有的村民,警戒线附近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人拿着手机拍视频,警察们连忙制止。

然而好奇心是最难扼制的东西,不仅是大人,甚至还有试图钻过警戒线的孩子,一时间呼喝声不止。

警戒线内,几小时包围大棚的三人中领头的那位,新川市刑警支队专案大队队长秦川,正顶着一脸黑灰面色凝重地蹲着,检查地上被炸成碎肉的尸块,尸块经过灼烧有些焦黑,甚至散发着肉被炙烤过后的香气。

秦川:“这些尸块的死亡时间相差很大,不是所有的尸体都是今天炸死的。”

男人声音低沉,但咬字清晰准确,语速不缓不急,穿透力很强。与新川市的口音差异明显,一听就是北方人。

“不仅死亡时间不一样,有些还被福尔马林浸泡过,现场这么多实验器械碎片,浸泡尸块应当不是为了满足变态的收藏欲,这些人是在做什么非法实验?”

一把清越的女声精准地道出了秦川心中所想。

女孩的声线里有着还未完全褪去的稚嫩,语气却沉着老练,显得十分违和。

秦川回过头,看向蹲在身边的人。

女孩穿着一身深蓝色休闲运动套装,衣服上有些灰尘,还有……几根草?

凌晨时分天凉露重,她上衣的拉链拉到了最上面,遮住了一半下巴,显得整张脸越发小巧。未施粉黛,随意扎着的马尾也许是因为匆忙,落下几捋碎发,随着风飘落在脸颊上。杏眼樱唇,本该柔美的一张脸却搭配着高挺的鼻梁和利落的眉骨,多出几分英气。

女孩此刻表情严肃眼神犀利而专注,小小年纪竟散发出一股生人莫近的气场。

五官的搭配和声音一样违和。

秦川想着,问道:“新来的见习警员?”

姜汶池闻言回头,看清身边男人的模样后,脑中迅速闪出万晶晶的一段话“秦川有着细腻白皙的肌肤,眼角含情的桃花眼,高耸挺拔的鼻梁,一对薄唇在思考时紧紧抿成一条线,配上那双微眯着的桃花眼,总让人产生他在想什么禁忌事情的错觉……”

姜汶池心思电转,虽然万晶晶念的恶心了点,但是眼前这人的确是有禁欲系美男的味道。此刻他下巴上泛着青色的胡茬,脸上还带着爆炸过后留下的黑灰,却并不显得狼狈,反而多了些坚毅粗粝感,性张力拉满。

脑内世界虽然丰富,但她眼中的惊艳一闪而逝,很快就克制的扯出一个职场专用假笑:“秦队好,见习警员姜汶池向您报道。对不起!迟到了二十分钟。”

见对方沉吟,她立刻补了一句:“明天起我会搬去警队宿舍住。”

秦川扫了一眼她脚上的跑鞋,沾着些泥泞,再看她鬓角,还有几捋发丝没干透。

“下次可以让同事捎你一程。”

姜汶池笑着点头:“谢谢秦队!”

见秦川没再说什么,姜汶池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时,特警队长刘明走过来跟秦川沟通。

刘明:“秦队,排查完毕,没有二次爆炸的危险了。”

秦川:“辛苦刘队。”

刘明看着秦川一脸丧气,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大棚底下一个活的也没有,犯罪分子太狠了。你也别太自责了,咱们的人都没事就是万幸。”

秦川再次点点头,但脸上的阴霾依旧没有散去。

姜汶池在一旁静静听着,心里大致猜测出案件的情况。应当是这个秦队带人跟到了犯罪分子的一个窝点,谁知道遭遇了壁虎断尾。对方下手狠绝,一个炸弹人证物证全毁,警方还险些中了埋伏,这样的事作为队长很难不憋屈。

这种感觉,姜汶池再熟悉不过。秦川比她运气好,他至少活着。

姜汶池黯然垂眸,不知谁在挪动探照灯,灯光一扫而过,姜汶池盯着地面的视线一晃,闪过一块模糊的绿色……

这时,李翊然穿过爆炸现场的满地的尸块走了过来:“秦队,一个完整的都没有,尸体全都碎了……这什么炸弹威力这么大,TNT吗?”

秦川伸手在身边被炸开的变形钢板上抹了一点炸弹爆炸留下的烟痕,在鼻尖闻了闻。

“烟痕发灰,味道发涩。不是TNT,是硝铵。”

李翊然挠头:“这下线索全断了,咱还怎么往下查啊?”

秦川咬牙:“让技术把这里的土都挖出来带走,就算炸成灰,灰里也会留下线索。”

“是!”

李翊然刚走开,秦川就看见姜汶池半跪在地上,十分认真地研究着地上的一个尸块,专注地对焦黑的尸块皮肤缝隙小心翼翼地抠着什么,尸块已经被炸的血肉模糊,被她一抠顿时流下许多恶心的不明液体和血肉,她浑不在意。

不一会儿姜汶池从尸块上抠下来一块绿色碎片,她把那个绿色碎片举起来对着探照灯仔细地看。

婆娑道姑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