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云楚楚

“砰”

云家主怒火冲天,这个废物女儿竟敢忤逆他,一气之下扬起手掌便将下面的云楚楚劈飞出去,撞在坚硬如铁的门上。

“噗!”

云楚楚吐出一大口鲜血,踉跄着爬起来,鄙夷的看着上首的云家主。

这个渣爹是真想劈死她啊,若她没有引气入体成了练气修士,这一掌定让她当场殒命。

她平息下气息,愤然道:“爹,我也是您的女儿,平时有什么好东西没有女儿的份儿也就算了,娘亲留给女儿的只剩这最后一把飞剑,为什么还要女儿的飞剑?又为什么不让女儿进宗门?女儿是双灵根啊,还是火木双灵根啊。”

云楚楚不明白为什么这云家主怎这般对原主,原主是他的女儿啊!

不错,她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从现代意外身亡后穿在这身体里的。

穿越过来也有两天了,清楚了目前的处境,只是处境堪忧啊,原主是一本小说中的炮灰女配,还是那种死得凄凉至极的炮灰女配。

书中一个月后宗门会来各大修仙城池选弟子,可笑的是原主的父亲竟会在二十天后挖了原主的双灵根换给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云楚欣。

让云楚欣去参加宗门招新大会。

云楚欣是书中的女主,进入最大宗门五华宗后,凭火木双灵根直接被五华宗的丹峰峰主收为亲传弟子。

女主就像是天道的亲闺女般,要什么有什么,缺什么就有她的仰慕者为她送上,就是要他们的命也在所不辞。

顺顺利利的修炼至化神大圆满后,引来雷劫飞升去了灵界,留下一片为她付出的一片真心的仰慕者们。

而原主被挖了灵根不能修炼,被扔到凡人界,随便为她找了一男人嫁了。

那男人几天时间便将原主虐待致死,死得惨不忍睹。

同是这渣爹的女儿,云楚楚不明白他为哪般,以前看这小说的时候,小说里也没有交待是为何。

云楚楚分析过,按说原主身为云家主的嫡女,又是火木双灵根,进入宗门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且一定会受到宗门重视,以后原主修炼有成,还不罩着这个连三流修仙家族都算不上的云族?

同是云家主的女儿,为什么非要挖了云楚楚的灵根换给云楚欣?

除非……

除非原主不是云家主的亲生女儿,他才那么不管不顾原主的生死。

修士孕育子嗣本就比凡人艰难,所以修士更重视自己的孩子。

云家主这么待原主,也只有这个原因说得通。

回想原主这十四年来在云家过的日子,也只比下人过得好些。

想到此,云楚楚细思极恐,背心都冒出了汗。

这云家主好歹毒的心肠,不是亲生的也不应该这般对待原主,什么恨什么怨让他下此狠手?

云楚楚眸色微动,原主怕是被牵连的吧?

书中没有描写过原主母亲,但原主有记忆,知道她母亲生她难产而死,长大后听一些老人偶尔说原主母亲长得倾国倾城,还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嫁给这个不起眼的云家主?

以云楚楚看过无数狗血小说的桥段,怕是怀着原主嫁给云家主以此来躲避什么人或什么事的吧。

不过,这不是云楚楚该现在想的,而是眼下她该怎么面对云家主而全身而退?

今日云家主将她叫来,是让她交出原主母亲留给她的一把灵器飞剑,这把极品灵器是原主母亲留给她的最后一件东西了,其他的都被这不要脸的渣爹拿去给了云楚欣。

这次芯子换了人,她肯定不愿意给,才被云家主打了。

这也是原剧情里也有的,不过剧情里原主给了没有挨打。

但她怎么会给,她还得凭这把飞剑想办法逃离云家呢。

逃出去后只要等到宗门来收弟子那天就行,凭她火木双灵根的资质,宗门抢着要。

只要她入了宗门,云家还能拿她怎么样。

云家主被云楚楚问得哑口,他眼神闪了闪,看着这个才十四岁就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的女儿,今日这一袭白衣,更衬得她身姿如出水芙蓉般清纯可人,特别是那双大眼睛像是会说话般。

待长大成熟了那是何等的风华绝代,与她那个死鬼娘一样,一样的倾国倾城。

想到那个得不到的女人,云家主心里升起股股恨意,人死了,还要帮她养个野种。

凭什么?

他怒吼道:“你个逆女,谁给你的勇气敢质疑老子的决定?你妹妹是四灵根,你个做姐姐的将飞剑给她,让她有自保的能力不行吗?”

云楚楚冷冷道:“可那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啊,而且我已经认主了啊。”

他不知道认了主的法器解除契约是会伤到神魂的吗?

也是,都要挖她灵根了,还顾忌她的神魂,她想多了。

还想云楚欣有自保能力,她云楚欣没有自保能力与她何干,拿云家的法器灵器给她就是了啊。

他们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榨干她所有的东西,也看他们能不能如愿。

只是她不给,今日想要全身而退怕不能。

云楚楚咬紧后槽牙,想要她的飞剑她偏不给,反正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反抗不了,大不了一死,带着原主的修炼功法再穿回去,在现代修炼成修仙者,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哪里会在这里提心吊胆,随时被那臭不要脸的挖了灵根。

“解了契约就是,又不是本命法宝。”云家主冷哼一声,轻飘飘的道,如此不识抬举,别怪他提前动手了。

若不是他的换灵秘术还有几天修炼成,现在就挖了这野种的灵根,给欣儿换上。

养了这么些年怎能白养?

云楚楚心里也冷哼一声,解了契约就是,说得轻松,那是会伤她的神魂,要她的命的。

“姐姐,妹妹也不是非要姐姐的飞剑,之前是不知道姐姐已经契约了飞剑,现在妹妹知道了,妹妹不要了,姐姐就不要跟爹爹对着干了。”

一直在一边冷眼旁观的云楚欣见还欠点儿火候,她施施然的走到云楚楚面前,可怜巴巴的说道。

高倾倾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