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娘,你信我吗?

在接受完那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及出现在脑中的那本书消失后,姜黎已然清楚了解到她目前的状况。

——原本她是在家里书房批阅文件,等忙完,见时针指向凌晨一点钟,就随手给远在A国留学的弟弟拨了通视频电话。

谁知他们姐弟还没说上两句话,她心脏位置忽然吃痛,接着就是眼前一黑,在弟弟急切、不安的呼唤声中失去所有意识。

再睁开眼,忍着后脑勺传来的痛感,她发现她穿了,且是穿进一本三观不太正的年代后妈文里。

当然,这无疑是根据原主留下的记忆、和她脑中出现的那本书知晓的。

慌乱吗?

一点都不。

因为她知道什么叫做既来之则安之,同时知道在原本世界的她,八成是忙于为家族、为集团打拼劳累过度猝死的。

而原主则是自生下来便患有不足之症,最忌讳情绪大起大落,熟料,就在两日前,同村周家毫无征兆地跑来强势退婚,

今早又被前未婚夫通过好闺蜜骗到村后山脚下的小溪边,离开时不慎仰面跌倒撞伤后脑勺,虽说有村里的赤脚大夫诊断,人只是昏迷,没什么大事,最迟到午饭后就能醒。

结果,醒来的人却是换了芯的,可见原主多半是在昏睡中没了。

而原主爹娘在堂屋里吵吵,无非是在周家退婚第二天,原主爹从公社开会回来,提起一桩亲事。

为赌气,原主想都没想,同意前往北城,嫁给公社吴主任口中一名叫洛晏清的男同志。

作为母亲,蔡秀芬又岂能眼睁睁地看着宝贝闺女嫁给一个二婚头子,一进门就给三个孩子做后妈,于是,蔡秀芬极力反对这桩亲事。

谁知,今一大早,姜大队长这个做爹的便骑车到公社,经吴主任亲自操办,有其老领导电话批复特事特办,

两人一个帮着远在北城的洛晏清同志,一个帮自家闺女,顺利办理了结婚登记。

好吧,到这会儿,姜大队长还没把结婚证从兜里掏出来给家里人看,否则,蔡秀芬这做娘的可不是和姜大队长吵吵这么简单。

“……”

闺女傻了!

蔡秀芬真以为她的黎宝昨个说的是气话,谁能告诉她,现在是咋回事啊?

姜国威夫妻和姜国强夫妻、姜国富夫妻,以及他们各自的孩子,外加和姜黎一胎所出,目前仍是单身的姜国安,齐齐目瞪口呆:“……”

妹妹(小姑子、小姑)疯了!

要说的是,姜国富今早到单位没多久,接到家里来的电话,说是小妹黎宝跌倒在小溪边昏迷,作为宠妹妹的好兄长,不回家看望是不可能的。

于是,姜国富骑车载着妻子和俩儿子,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村里。

说实话,原主姜黎在家里绝对是团宠般的存在。

缘由?

很简单,姜家在姜大队长这一辈,是兄弟仨,没有一个姐妹,而三兄弟相继娶妻生子,就如同是比赛似的,皆一生一个儿子,

直至姜大队长两口子在生下家里老四,时隔近十年,终于生下一对龙凤胎,整个姜家方有了一个香香软软的小女娃。

爷奶宠、父母宠、伯伯伯母宠、叔叔婶娘宠、家里哥哥和堂兄弟们宠,后面哥哥和堂哥们一个个结婚,

又全部生的都是儿子,这些小辈们,都无需长辈们说什么,同样宠着原主这个小姑姑。

其中有的侄儿比原主大二十来岁,连孩子都生了,却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有什么好吃的,就塞到原主手上。

譬如原主大伯家的大堂哥年四十三,膝下长子二十二,去年成婚,今年年初有生下一子。

总之,有整个姜家的人宠着,原主从小到大真真像是生活在福窝窝里,被家里人养得既娇气又单纯。

但原主由于有不足之症,打小体弱,可原主的模样出落得特别特别好,且越往大长越美,说是肤若凝脂、明眸善睐、唇若桃花一点都不为过。

加之原主嘴甜,家里人对其的宠爱,可以说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也就造成,原主长到现如今成年,是衣服没洗过一件,饭没做过一顿,哪怕是喂鸡鸭、扫地这样的轻松家务,都不曾动手过。

村里人私底下扯闲话,说姜家把闺女宠得过于娇气,这显然是一种比较好听的说词,难听点的,直接说姜家把闺女惯得又懒又馋,娶这样的媳妇到家里,家里的日子别想过下去。

况且那还是个病秧子难生娃娃,即便美得像天仙,有用?

“你现在没啥话说了吧?嫁给洛晏清同志,咱黎宝是没有半点意见。”

姜大队长这时出声,打破了堂屋里的静寂气氛,也将聚在姜黎身上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他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如同奖状一般的结婚证,将子打开展平,给家人看:

“这是黎宝的结婚证,今中午我去公社,吴主任说他那位老领导针对咱家黎宝和洛晏清同志的婚事有批复特事特办,就和我前往民政部门,帮着把俩孩子的结婚证给领了。”

“姜来根!我看你是吃了猪油蒙了心,昨个你在吴主任面前拍板,给黎宝定下那么个亲事,今个你更是一声招呼都不打,便代替黎宝去领了结婚证,你说你咋这么能啊?!”

蔡秀芬要气炸了,起身就欲扑向姜大队长给其两爪子。

见状,姜黎就近抓住老娘的胳膊:“娘,你信我成吗?我的的确确没有和哪个赌气,现如今,我爹都将结婚证拿回来了,

事情肯定没有反悔的余地,而且我也根本没想过反悔,你就放心吧,等我去了北城,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你要娘如何放心?从小到大你啥都没做过,到了北城你咋生活?而且你自个都是个孩子,如何去照顾三个小娃娃?”

一想到宝贝闺女前往北城后会面临什么,蔡秀芬心里就一阵阵揪疼。

她怕啊,怕她的黎宝会饿着,怕她的黎宝没几天便憔悴不堪,饿着肚子的同时,连件干净衣服都穿不上,怕她的闺女受了委屈没家人在身边,躲在被子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可以学的。娘,我很聪明,这可是咱家人都知道的。何况做饭洗衣什么的,一点都不难,

平日里看到你和嫂嫂们做这些家务活,其实我全记在了心里,不如今晚便由我炒俩菜上桌,大家尝尝,看我做的如何。”

暖心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