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重生,未婚先孕

“大姑娘体质特殊,如果强行落胎,往后怕是不能再生育。”

“可她还没出阁……”

“老夫人,大姑娘是遭人算计,才会在婚前和睿王有了夫妻之实。老夫人你饶了大姑娘吧!”

迷迷糊糊间,顾卿洛听到大夫和祖母的声音。

她怔了怔。

她明明已经死了啊!

情况不对……

顾卿洛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躺在顾家的闺阁中。

窗外雪花飘飞,窗内暖香融融。一切,都是她未出嫁前的景象。

慈祥地祖母坐在她的床畔,苍老的脸上有悲伤,更多的是坚毅。

“祖母……”

顾卿洛动了动唇,眼泪哗哗地从眼角溢出。

祖母死在她生孩子那一天。

顾家儿郎铁骨铮铮,率领顾家军征战沙场,保家卫国。却被睿王慕锦琛偷走布防图送给敌军,导致顾家军有去无还。

那日,顾家最后一个儿郎血染盔甲,碾于马蹄之下,死无全尸。

祖母承受不住打击,吐血而亡……

她受刺激早产,血崩产房,堪堪捡回了一条命,却没有来得及送祖母最后一程,抱憾终身。

“洛洛不怕,一切有祖母在呢!”顾老夫人慈祥地笑笑,为顾卿洛拭去泪水。

祖母的手温暖真实,顾卿洛终于相信,她重生了!

失传几百年的顾家禁术,是真实的存在!她死后执念难平的亡魂,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她,可以复仇了!

“洛洛啊,你也太傻了!再喜欢睿王也不能未婚先孕啊!你让世人怎么看你?”大夫人的眼睛已经肿得像核桃,还在不断的掉眼泪。

顾卿洛看着自己的哭包娘,心脏撕裂地痛:“娘……”

顾老夫人示意大夫先出去后,才温和的问:“洛洛,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祖母,我要取消婚约。”顾卿洛哑声说,滚烫的泪水洇湿枕巾。

大夫人惊得忘了哭:“孩子都有了,你要取消婚约?”

“这不是睿王的孩子。”顾卿洛痛苦地闭了闭眼睛,轻轻抚向腹部的手颤抖个不停。

此时她怀孕三个月,即将显怀。虽然晚了点儿,但此时的顾家还在!她还未嫁!

一切,还来得及!

“什么?”顾老夫人也惊到了,“不是睿王的?”

“不是!”

“那……是谁的?”

顾老夫人凌厉的目光扫向翠儿。

翠儿跪下去,一脸茫然:“奴婢只看到睿王在船上,没有别的男人。睿王也亲口承认了。”

“洛洛你说!”大夫人急切地拉着顾卿洛的手,“不是睿王,还能是谁啊?”

宸王两个字,差点儿就脱口而出。

顾卿洛硬生生忍住。

东州异姓王轩辕极,封号宸。

他是神一样的存在,也是魔一样的存在。

他为东州立下赫赫战功,就连帝王也忌讳他三分。

传说他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又传说他心狠手辣,不近女色。

若非她重活一世,也绝对想不到宸王会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

亦是,爱她爱到痴狂的人!

亡魂飘荡人间的时候,她看到他抱着她的遗体悲恸万分。看到他率兵推翻东州,把刚刚称帝的睿王千刀万剐……

他的从不靠近,只因她记恨他小时侯的一剑穿骨,更因她说她喜欢的是睿王。

身为顾家的嫡长女,她为情所迷,甘愿和师父决裂也要倾尽整个顾家帮助睿王夺储夺帝,最后却被睿王万箭穿身,钉死在城墙。

顾家儿郎全部死在边关,顾家女眷卖入牙行,终身为妓。

就连她那刚学会走路的双胞胎儿女也没能逃脱。他们被扔进狼群,尸骨无存……

咽气的时候,睿王才告诉她,她腹中的孩子是宸王的。

从花市初见,到湖船里的一夜春宵……都是他刻意安排。

他需要顾家的支持,还需要她为他挡住宸王的剑!

即使重生了,顾卿洛还是觉得通体生寒,心痛如刀绞。

悲愤的泪水溢出眼眶,便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无法控制。

“好了,你不想说就不说了。”顾老夫人拍拍顾卿洛的手,极尽宠溺,“祖母只问你,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留下!”顾卿洛坚定地说。

这是轩辕极的孩子!前世她猪油蒙了心,错失他的深情。

这一世,她要擦亮眼睛,她要嫁给轩辕极!

“洛洛……”大夫人慌得不知所措。

虽然顾家对孩子宽容,但未婚生子,以后女儿还嫁得出去吗?

“刚才大夫说了,洛洛若放弃这一胎,这辈子便不能再当母亲。洛洛想生就生!绝不能因为这意外,剥夺她当母亲的权利!”顾老夫人沉下脸,一锤定音。

大夫人性格懦弱,是顾家有名的哭包。此时也拿定主意,只好说:“媳妇听母亲的。”

“谢祖母!谢母亲!”

顾卿洛缓缓笑开,带着泪珠的倾城容颜有几分惨淡。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决心!

“你高烧才退,好好歇着。”顾老夫人安慰了孙女一番,便起身要走。

和睿王退婚上大事,她得好好想想。

既要保全皇家颜面,又给自家孙女留足活路。不容易啊!

“祖母,我怀孕的事暂且不要宣扬。”顾卿洛道。

顾老夫人迟疑了一下,问:“睿王知道吗?”

“他知道。他还会主动登门,逼顾家尽快履行婚约。”顾卿洛眼中闪过强烈地恨意,“所以我,要主动出击!”

“你想怎么做?”顾老夫人眉心跳了跳。

“祖母放心,我有办法。您且去休息,不出三日,取消婚约的圣旨就会到家。”顾卿洛十指紧缩,把床单都揪皱了。

苍白的小脸上有恨、有不甘,还有坚定的复仇之态。

顾老夫人觉得孙女和从前很不一样了。

以前她痴恋慕锦琛,盲目到慕锦琛说什么都对的。即使家里反对,还是坚持和慕锦琛订婚。

若不是眼下边关战事紧,顾家儿郎都在前线作战,他们早就成亲了。

“洛洛啊,你行不行?”大夫人担忧地问。

“洛洛,高烧才退,且多休养。退婚的事不急,祖母会再想办法。”顾老夫人安慰道。

“我可以的!”顾卿洛用力咬紧了后槽牙。

“那好吧!”

顾老夫人和大夫人带着满腔疑惑走了。

房间门关上,翠儿扑到床边哭得不能自已:“大姑娘,你吓死翠儿了,好好地怎么发起烧来?”

顾卿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烧到昏迷,前世是没有这一出的。

难道,这是她使用禁术重生的后遗症?

不管了,能带着她的孩儿活下来就好。

按照前世的进展,三天后慕锦琛就会登门,以她怀孕为由逼婚。

她得解决掉这桩婚事!

顾卿洛拍拍翠儿:“去把我藏在暗格里的匣子拿来。”

“是。”

翠儿打开暗格,拿出一只十分精致的金丝楠木匣子。

顾卿洛抱着匣子深深地吸了口气,才把它打开:里面是一块白玉雕刻的梅花形令牌。

“大姑娘,这是什么?”翠儿惊讶地睁大眼。

“白梅山庄的令牌。”

顾卿洛把玉牌拿出来轻轻摩挲着,眼中浮起愧疚之情。

师父,洛洛知错了……

卿云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