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带大的未婚夫跟小会计好了

一面青的大五间房子最右边一间,通常这是一家人中被分出来的老小住的。

李逆逆此时就躺在炕上虚弱地咳嗽着。

正是乍暖还寒时,她掉到村口的水库中,还好被好心人救上来。

但肺里好像进了水,此时还是很难受。

“三妮,你能不能跟别人说你是失足落水的,跟双喜没有关系,不然你让别人怎么看二娘和双喜?”

一个保养很好的中年妇女并没有帮她拍拍或者干什么让她更舒服,看她睁眼先呜呜哭起来说这些话。

刘二娘姐姐铁柱娘看妹妹软弱,不由得怒气上涌开始骂起刘二娘:“哪有你这么完蛋的玩意,你把她养大自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还跟她商量什么?谁敢毁双喜?我就这么一个出息外甥,那我可不答应!”

铁柱娘说着叉腰看着李逆逆道:“三妮不是我说你,你拍拍良心说说,屁大点事的事你至于跳河去祸害双喜名声吗?我告诉你,现在外人都说双喜发达了,不要糟糠之妻了,这都是你害的!”

“双喜没事还好,不然双喜工作被撸了,我就剥了你的皮!”

接着她又骂骂咧咧训斥妹妹,“怎么样,我就说,这养别人的孩子就是白眼狼啊,要祸害你们老何家!”

她连珠炮的说话,让她脸上的肥肉狰狞。

如今正是1982年3月,青黄不接。

这年头人们饭都吃不饱,她却长了一身肥肉,可想而知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

李逆逆被她骂得应接不暇,不知道说什么反驳,可她心里跟明镜一样,这两个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就是怕她不跟何双喜结婚,毁了何双喜的前途。

她是村里老李家的闺女,出生时是龙凤胎的女儿,亲生母亲说孩子太多养不起,把她扔在路边。

何二大是个好人,把她抱回了家。

二大当时刚刚退伍,在村里很有威信,李家人看是二大把她抱回来又开始纠缠二大要钱。

这样二大给了李家三十块钱算是把她买下来。

那个年代被人陷害买卖人口。

那时候李逆逆已经懂事了,她不能让人陷害二大,就听了二娘的计策,去生产队大闹一场,说她跟二大的二儿子双喜订了婚,那钱是彩礼钱。

何双喜比她小两岁,也算青梅竹马,起初对她都还好,他们一起下地种田挣工分,一起跟二大学手艺。

后来二大应召回部队执勤牺牲了,成了烈士。

上级抚恤烈士家属给了一个粮站的工作名额。

二大偏爱她,以为将来她跟双喜能结婚,临终遗言让领导战友照顾双喜,于是这工作不用想也是落在了双喜的头上。

起初双喜不过是个看库房的,回来经常跟她抱怨被没有读过书的大老粗欺负。

她立即带三弟双臣去山上猎了一个野猪给双喜领导送去——领导的老娘有摇头病,说要吃野猪心……

可随着双喜地位的提高,他觉得她这个山野村姑配不上他,就喜欢上了粮站的小会计。

之前她就看过他们两个人写的信,今天是她和双喜订婚的日子,那个小会计找来了。

他们在村口拥抱,被她抓个正着,小会计不仅不认错还讽刺李逆逆村姑没有学问配不上何双喜,狠狠地羞辱她的人格和性格。

最让人伤心的是何双喜没有帮她说一句话,在她要打王雪丽的时候,他倒是抱住她让王雪丽反手打了一巴掌。

然后他们跑了!

她自小被二大带大的,二大教会她要成人之美,她虽然挨打可也没有闹事,反而想成全何双喜和小会计,这时候何双喜和何家人却反对了。

订婚了悔婚会被人戳脊梁骨,他们怕她说出真相会毁了何双喜的前程。

刘二娘的意思是让她把婚结了,她说男人结婚后就会收心,若是不收心生两个孩子也收了。

她不知道怎么办,正好要春播,她去看水库往稻地放水,脚一滑掉到下去了。

现在何家人都以为她使小性想自杀,想坏何双喜的名声。

她欠二大一条命,不可能害了双喜。

但是道理要说清楚。

她反驳铁柱娘:“不是谁要毁了双喜,也不用我跟任何人说什么,双喜跟那女人写的情书还在我手里,他跟人家都已经发生关系了,他就是移情别恋了,你们劝我不如好好劝劝他!”

正骂人的铁柱娘像是听到了晴天霹雳,看一眼妹妹,咕噜一声把剩下的话噎回去了。

刘二娘神色紧张地攥了拳头又松开,过了好久,脸上才涌现出笑意道:“三妮,信在哪里?你拿着总归是不好,给我,我去收拾双喜这个败类!”

李逆逆一听,心顿时凉了半截。

看样子,刘二娘是早知道这件事的。

那她之前还信誓旦旦对她说双喜是冤枉的,是那个女人想倒贴双喜双喜没干。

她是二大喂养大的,二娘从来没有伸过一把手,不疼她可能还厌恶她,所以还是人家儿子重要。

李逆逆突然想二大要是活着会不会也跟双喜一起骗她?

不会!

二大是个爱憎分明十分严格的人。

他会打断双喜三条腿!

看她呆呆的不说话,铁柱娘深怕她要拿信出来找人评理,那样双喜的前程可能就没了,她忍不住提高嗓门道:“你本来就是农村妇女,怎么跟人家城里人比?双喜是见过世面的人,他喜欢人家城里姑娘有什么不对?”

“他不也没抛弃你吗?不也会跟你结婚吗?”

“你看你倒好,拿着信当把柄,来不来还想威胁谁了呢,你可别忘了,你长这么大是谁把你养大的,没有我这老实妹子你早就饿死了,做人要有良心。”

李逆逆:“……”

她提信的意思是让他们别骗她了,不是让他们紧张的。

信她不是不给,是她掉河里的时候信可能也跟着掉河里了。

铁柱娘拉着刘二娘的肩膀道:“我们去河边找找,看她是不是撒谎!”

刘二娘对上李逆逆哭得红肿的眼睛,一脸的不好意思道:“妮还得跟双喜结婚呢,怎么会撒谎?妮你休息,谁来问你就说你是无意间掉水里的,记住了吗?”

说是安慰,其实还是不信任!

李逆逆点头:“我就是不小心掉水里的,不是自杀!”

本来就不是呀!

念念舒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