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加载上一章

第一章 手可摘星辰

屋子正中央,摆着一台绣架,绣绷棍上装置着一块面料,面料顺纬线的两端缝合了适当的白色绷布。

蒲绣绣坐在绣架前,用压条将面料上的白色绷布嵌入轴上的条形槽中压平压紧。

“这是为了方便着针。”

压条嵌入之后,她再平稳地在横轴上滚卷面料到刚刚好的位置,然后用直档踩脚棍插入横轴上的榫眼中去。

“这个时候就可以踩紧绣绷了,刚开始不宜踩得太紧,以防面料破裂,放置两三天之后,再踩紧一次,我们俗称‘催紧’。”

蒲绣绣拿了一块白布,蒙在绣绷上,同时解释道:“绣绷必须保持清洁。”

她说着,用“插针”接在面料的两沿:“这叫‘护绷’。”

横向联合的两沿背面,也需要用三分宽的绸条齐边贴紧熨干,防止面料褶皱,蒲绣绣笑了笑:“我们管这叫‘贴欠条’,绣绷横轴直档的交接处,也就是这里,”她指了指交接处的位置,说,“需要‘纽扣’,为了让面料平整,以便装放纽扣的时候减少阻力,也需要‘绞竹’。”

“完成这些步骤之后,就可以正式开始刺绣了。”

蒲绣绣说到这里,坐直了看向前方,说:“现在我来回答上次大家问的问题……”

“湘绣和其他三大名绣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

她眼珠子转了转,嘴角已经不自觉地扬起来:“当然就是湘绣的‘湘’字了,地点,最大的区别就是地点,我们是在湖南,湖南简称‘湘’,所以叫湘绣。”

她说完,起身去关闭了三脚架上的照相机。

一旁等着她的小助理沈玥提着刚熨好的裙子,急得都要跳脚了:“怎么就偏要在这时候录视频呢,都快来不及了……赶紧换衣服呀。”

蒲绣绣不急不慢地走到里间去换衣服。

这次她穿的是一条改良版的旗袍裙,最外面的一层纱上绣着两只小白兔,刚好应中秋之景,这是蒲绣绣亲手绣的,才刚被缝制到衣服上去没多久。

沈玥把照相机和三脚架都收起来,又仔细去检查了一下绣绷上的白布蒙好了没有,刚收拾完,蒲绣绣就换好衣服出来了。

路上沈玥还一直在絮絮叨叨:“绣绣姐,你刚才那么说,真的不要紧吗?到时候发到网上去,肯定会有很多人骂你的。”

“骂我什么?我又没说错,”蒲绣绣耸耸肩,“原本四大名绣就是根据地域来命名的,刺绣的基本技法都差不多,是后来才慢慢形成的特色针法。”

“那你要把后面的话说完呀。”

“玥玥,你喜欢看小说吗?”

“啊?”

蒲绣绣换了个问法:“那你喜欢追剧吗?”

沈玥都被问懵了:“喜欢呀,怎么了呢?”

“就像小说啊,电视剧什么的,每到关键地方,一个章节或者一集就结束了,得留个悬念,吊住大家胃口,明白吗?”

沈玥“哦”了一声:“你就是故意留了个气口让大家骂你呗,然后下一期再仔细去解释。”

“我当初开这个频道,就是为了吸引更多人关注湘绣,但之前那些刺绣的vlog,效果也都很一般,”蒲绣绣说,“我想过了,还是得跟观众有互动,先把大家兴趣调动起来,哪怕是先有点争议呢,也是好事。”

沈玥听了,实在是有些发愁。

蒲绣绣从小学湘绣,有天赋,也肯努力,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而且她脑子活泛,很擅长举一反三,绣品的内容,也做了一些相当大胆的创新。

换句话说,就是有争议。

正因为如此,和她的湘绣大师亲爹蒲颂,关系就有些紧张了。

今天蒲绣绣要去参加的一个研讨会,蒲颂也去,在蒲颂的观念里,年轻人要有规矩,参加这种研讨会,肯定要提前到的,万一蒲绣绣还迟到了,父女俩肯定又要吵起来。

“幸好今天张老师也在,”沈玥心里感慨着,“不过还是千万别迟到啊!”

沈玥想着,就赶紧对司机说了一声:“师傅,麻烦你开快点!”

师傅还笑着跟她开玩笑:“再快就要起飞咯。”

紧赶慢赶,蒲绣绣她们踩点到达会议现场,人都已经来了很多了。

沈玥提醒蒲绣绣:“一会儿如果蒲老师说你,你就受着啊,是前辈又是长辈,说你两句又不会掉块肉,再说你不是一直想减肥吗?就是掉块肉你也得高兴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扯到减肥上去了。

蒲绣绣气定神闲地说:“研讨会嘛,就是来研讨的,我不会没事跟他吵架的,你快去你自己位置上坐好,马上就要开始了。”

其实蒲绣绣今天是特意踩点过来的,她才刚成立起来的那家湘绣公司,蒲颂从她筹备初期就开始各种反对。

他甚至反对她继续刺绣,父女俩没少因为这件事吵架。

所以如果来得早,肯定又会被抓住“上课”,在今天这样的场合里,又不能跟他吵起来,那惹不起就只能躲了。

研讨会的主席台上,只坐了两个人,除了蒲颂之外,另一个就是蒲绣绣的恩师张明泉。

张明泉论辈分还是蒲颂的师长辈,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湘绣代表性传承人,1962年起,就拜师开始学习鬅毛针法,开始独立绣制狮虎。

但偏偏是这样一位资历的老艺术家,对年轻人的创新性发展,包容度比蒲颂高得多。

研讨会开始没多久,张明泉就拿出几幅绣品来点评。

“季里这副绣品倒是深得蒲老师真传,”张明泉用放大镜看了好几一会儿,才笑着说,“还真有几分你年轻时候绣品的样子。”

季里是蒲颂的大弟子,从蒲绣绣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在跟着蒲颂学刺绣。

但怎么说呢,蒲绣绣总觉得他的刺绣全是技巧,毫无感情,而且他的针法真的在力求一比一复刻蒲颂的针法,又没到这个水平,看起来板板正正的,不能说不好,但也绝对说不上好。

蒲颂听了,罕见地露了笑脸:“季里还是很用功的,什么时候能让张老指点一二,也是他造化了。”

张明泉始终保持谦虚的态度:“不说指点,互相探讨学习,将来还是得靠他们年轻人继续传承下去嘛。”

然后他话锋一转:“绣绣这次的作品,就相当有意思。”

蒲绣绣最新那幅绣品已经被装裱起来,这时候由工作人员推出来,所有人一起看过去,只见旋转玻璃架在晃动间,双面绣的两面就这样展现出来。

一面中的女子正抬头望月,无尽哀愁无处诉。

另一面则迥然不同!

女子正轻抬皓腕,手摘星辰!

麦小冬 · 作家说

大家好~这次带来的是湘绣的故事~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