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摆不了烂了

“奶怎么还不醒。”

“奶,奶她,不会是……呜呜”

“哭什么哭!奶不会有事的。”

“就是就是,三丫你别哭了。”

是啊!你奶不会有事的!不过是刚才摔了一跤摔了脑袋,然后驾鹤西去了,把这一堆烂摊子留给她了!唐糖儿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的躺尸了,她现在有点承受不住现实的打击,想逃离怎么办!

本来以为自己好不容易退役可以摆烂的唐糖儿,谁知道一个大雷好巧不巧的劈在她脑袋上,这不就,到这里来了。

唐糖儿欲哭无泪,她好几个0的存款啊!她的豪华四层大别墅啊!她的限量款兰博基尼跑车啊!她满别墅昂贵的珍品以及足足十个冰箱堆满的食材啊!高薪聘请的米其林厨师就有五个,唐糖儿正要享受她无与伦比美妙的人生,一个字壕,四个字,壕无人性。

只可惜,一睁眼,家徒四壁,四处漏风的茅草屋,还不得不接受自己一个忙的连恋爱都没让谈过的花季少女瞬间就成了个快四十岁的老太太,这反差,也难怪唐糖儿想要逃避现实呢!

“咕噜噜”害!这么快就感觉到饥寒交迫了,这茅草屋能挡个啥,也就能把四级北风挡成三级北风吧!这还十分的勉强。

饿了就带着一家子排排站,就连屋子都不用出去,喝喝西北风过活得了。

“奶,你醒了?”最是机灵的二牛看见她睁了下眼睛,立马叫了起来。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六个小脑袋齐刷刷的凑了过来,得!装不下去了。

两个小豆丁,四个小菜丫,都挨坐在一块取暖,个个黑头土脸身上脏兮兮的,面黄肌瘦一看就是平日里也吃不饱,穿不暖。

唐糖儿闷闷的嗯了一声从炕上起身,这一动弹脑袋就有点痛,但这点痛对比她心痛算的了什么呢!

“奶,喝水。”大丫快速的跑下去然后捧着一个碗口破了的碗小心翼翼的端过一碗水来,那水还不是透明的,有点微微发黄,唐糖儿有点嫌弃这水,但没办法,不喝就得渴着,而她的确又渴又饿,这闹了旱灾,地里颗粒无收,就这点水也都宝贝的跟命似的。

唐糖儿接过水,伸出手摸了摸大丫的小脑袋,让出身侧的位置来,“上来暖暖。”

大丫立马乖巧的爬上来,挨着唐糖儿坐下,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唐糖儿,似乎也想喝。

唐糖儿喝了一口便递给大丫,小家伙又十分的宝贝的递给了最大的大牛,大牛也学着唐糖儿喝了一口,这才一个一个递过去,一碗水每人喝了一口便没了。

小家伙们见唐糖儿醒了都很高兴,挨着她坐着,这让唐糖儿难得的母爱泛滥了。

来都来了,回也回不去了,这几个小家伙也着实有点可爱,她努努力把他们都养胖了,想想也挺有成就感的。

正在这个时候,屋外传来隐忍的哭声。

两个小豆丁还好,四个小菜丫个个都看向了唐糖儿,不过一会,眼中都带了雾气,那三丫更是哇的一声哭了,四丫也紧跟着哭了。

唐糖儿起身下地,安抚道,“都躺好,钻里面。”

这破小茅草屋就这一床被子,这晚上都不知道咋过,这外面两个人就不消停是吧!

四丫扁了扁嘴,伸出小胳膊把三丫抱住了,还拍了拍,“不哭不哭。”

“就是三丫,奶是不会不管你们的。”大牛特别有大哥的样子,虽然觉得动不动就哭的女孩子麻烦,但他年纪大,多多少少都会护着底下的弟弟妹妹。

唐糖儿快步走出去,正看见原身的好大儿正拉着原身女儿要往外拖。

刘二巧哭着不肯,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无声的控诉着。

“妹,你这样没用的,你嫁入夫家娘帮衬你多少你自己心里有数,如今你们娘五个若是不走,我和娘还有大牛二牛会饿死在这儿的,你都嫁出去了,你回来也不合适。”刘大狗说着话手也没停,似乎铁了心非要把人赶出去。

“哥,你行行好,我死了不要紧,但你是大丫她们的亲舅舅,你救救她们吧!我走我走就是了。”刘二巧哭着求道,她也是没办法,夫家一家逃荒去了,她醒来时人都走远了,把她们娘五个扔下了,她孤立无援,周围的邻居走的走,留下的几个也打算要逃荒去了,她没法只能投奔娘家。

若是有法子,她怎么会厚着脸皮回来呢!

刘大狗脸上漏出一丝不忍,随即坚定的摇头,“不行,娘不能跟爹和离,不然我们都活不成。”

“我也不想娘和离,只要你们带上大丫她们,我,我给你们银子。”刘二巧豁出去了,这银子本来是打算逃荒时用在大丫她们身上的,如今交出来若是能替她照顾她们四姐妹,她就算死了也放心了。

刘二巧摸了很久,摸出一吊钱来,应该是有个二百文左右,她颤抖着双手递给刘大狗。

刘大狗见了钱有点犹豫,但还是摇头,“这点钱哪够?你收回去,带着大丫她们走,说不定还能让她们吃顿饱饭再走。”

这个“走”说的就很巧妙了。

刘二巧瞬间崩溃了,她顿时趴在地上呜呜的哭着,再也不是压抑隐忍的哭,倒是想要宣泄不公。

唐糖儿叹了一口气,这古代没钱没粮还真是难活啊!

等唐糖儿走上前,刘大狗脸上一喜,“娘你醒了,咱们赶快去找爹吧!这逃荒走晚了,怕是什么都不剩了。”

唐糖儿无视了刘大狗,弯下腰伸手把刘二巧拽了起来,把钱好好的放在她的手里拍了拍,“放心吧!不会丢下你们的。”

唐糖儿有点别扭,毕竟刘二巧跟昨天的唐糖儿是同岁,冷不丁的有个这么大的女儿她怪怪的。

“娘,可是爹那边……”刘二巧咬着唇,她也不想拖累自己娘,但她真的没法子,她现在无依无靠,只有娘家这一条路,为了自己的女儿,她什么都豁的出去。

“没事。”唐糖儿宽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赶紧进屋看着她们。”

“娘你去哪?”刘二巧看着她像是要出门的架势。

唐糖儿也没瞒着,“我去一趟老刘家。”

“娘,你这是啥意思?”刘大狗见她理都不理自己,走的很快,没多会就走到门口了,连忙跟了上去,“娘,爹说了,只能带上我们和大牛二牛。”

唐糖儿最是看不惯的就是刘大狗这样的,没点子男子汉气概,越看越不顺眼,伸手便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娘,你干啥!”刘大狗直接被打懵了,从小到大娘可从来没打过他,这咋回事,怎么突然眼神犀利的他不敢直视了,他娘咋有点不一样了呢!

“干啥?干啥!”唐糖儿冷呵了一声,“早知道你这样对待自己亲妹妹,老娘还不如一巴掌拍死你。”唐糖儿扬了扬手到底没打下去,也不是不想打,就是没那体力。

唐糖儿适应身份很快,没办法,不适应能咋办?

百般不情愿能咋办?还不是成了这刘丫子?占了人家的身子,那原身的儿子她可没啥感情,他要能好好的她就护着,他要不能好好的抽不死他丫的!

“娘,你咋回事?你咋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刘大狗捂着脸又跟上了,他喋喋不休地说着,“娘你不想活了我还想活着呢!”

“行啊!那你以后跟着那臭老头子。”唐糖儿毫不客气道。

“娘你胡说什么呢!爹是秀才,要名声的。”刘大狗很不悦的纠正道,哪能张口闭口的臭老头子,好吧!虽然他爹确实有点臭,但这时候喝的水都没有,哪有不臭的。

“要啥名声,就他那命都埋半截的人?就他那之乎者也的学问?光是个老秀才有个屁用?天天在那只会摇头晃脑没点子学问一点苦都吃不得就会做春秋大梦,还以为真能考举当官?别搞笑了!他这辈子就不是那当官的命。”唐糖儿不屑的说道,随即也毫不客气的拆穿了刘大狗,“你还不是怕老娘不回去,你受你爹那小贱人的气,才这样的?刘大狗啊刘大狗,你这老娘和你妹,你那两儿子四个外甥女都比不上你这条贱命是吧!”

刘大狗被说的哑口无言,他还想要继续忽悠,毕竟他娘挺好忽悠的,他要是说先假装跟爹一块走,到时候安顿下来再回来接刘二巧跟她孩子,他娘应该会信的吧!

唐糖儿是不知道他现在心里的小九九,要知道保证打的他满地找牙。

唐糖儿可不是原身,可不兴听他那胡言乱语,当即抬了抬手,“我也不怕告诉你刘大狗,老娘是去跟那臭老头子和离的,你要是想跟着他你就巴巴的求上去,可别攀上我。”

笑话!她一个花季少女会被迫跟个臭老头子一块生活,可别恶心死了。

唐糖儿脚步很快,压根没管刘大狗,就这么一脚踹在了老刘家的门上,那破旧的木门应声倒下了,唐糖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三月芝初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