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了,要养活宗门的老弱病残

“痛,痛。”

被兽潮撕碎的剧痛将曲卉紫从梦中惊醒,擦了擦头上斗大的汗珠,她叹了口气,又做梦了。

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她已经连续几天都被噩梦惊醒了。

“紫儿,你怎么啦?”门外传来大师姐温柔又有些着急的声音,曲卉紫赶忙咳嗽两声清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平静一些,“大师姐没事,就是刚才想起来上厕所,不小心撞到墙角了。”

“没事就好。”大师姐安了心,一步步的慢慢走回了她的小屋。

曲卉紫不敢再睡,生怕再做噩梦惊动大师姐。大师姐身子一直很弱,大半夜的顶着寒气跑过来关心她,明天肯定又要感冒了。

依偎在床边,曲卉紫茫然的睁着眼睛,一点一点的陷入回忆。

刚才梦中的被兽潮撕碎的痛感,并不是她有被迫害妄想症,而是是真实经历过的,发生在二十岁的时候,她为了赚钱参加佣兵小队,结果被害卷入兽潮,受妖兽撕裂而亡。

而现在的曲卉紫虽然面露愁容,但白嫩的小脸肉嘟嘟的,婴儿肥的脸上带着这样的表情,显得格外喜感。

现在的曲卉紫只有五岁,而二十岁的事情应该是在未来。

是的,她重生了。

她的灵魂来自于21世纪的异世,由于心脏病从小就待在医院长大,没有亲人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每天就是对着各种仪器,终于脱离了病痛的折磨穿越过来,上辈子刚穿越过来就被师父被捡了回去。

宗门破败,一共就师父、大师姐、二师兄、她四人,后来又捡了小师弟,五个人相互扶持,虽然贫穷了些,倒也过得开心。

她冒着风险年纪轻轻加入佣兵队,就是为了赚钱让宗门里的大家生活好一些,可惜直到带着悔恨死去,她甚至连宗门的护宗大阵都没攒出来。

宗门里的五个人,除了她是个正常人,另外四人算是把老弱病残集齐了,四个人把四个字分的整整齐齐的,一个都没留给她。

上辈子临死前的最后一秒,她就想,她这么走了,那么一大家子没了她可怎么办啊。

还好上天眷顾,她竟然重生了。一定是上天给她机会弥补遗憾,一定要带着宗门富起来,逃脱死亡的悲催命运。

想到未来的雄心大志,曲卉紫小小的拳头紧紧握住,肥嘟嘟的脸蛋上全是坚毅。

“喔~喔~喔~”

听到外面鸡叫,曲卉紫也就从床上起来了。说起来这只公鸡真的不错,是二师兄抓来的,根本不用吃饲料就能活着,多亏省饲料这个优点,曲卉紫才一直没把大公鸡抓去炖鸡汤。

饭堂,足足有一个曲卉紫大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只有曲卉紫两个巴掌大的盘子,而这个小盘子上又放着两根可怜巴巴的菜叶。

就这么几根菜叶,师兄师姐推来推去,最后一直决定她先吃,曲卉紫实在不忍心看着这样的可怜情景,哀怨的看着师父,“师父,就不能弄来几个辟谷丹吗?”

师父老脸一红,“吃丹药不好,容易有丹毒,来,紫儿吃菜,吃菜对身体好。”

什么怕有丹毒,说的比唱的都好听,明明是觉得辟谷丹太贵了好不好,曲卉紫实在不忍心跟这一家子老弱病残抢吃的,无力摇了摇头,背上她的小箩筐。

说她宗门老弱病残真不是夸张。

老年人师父胡子白花花的每天一句我这身老骨头,却撑到上辈子她死了也没死。

弱鸡大师姐走两步路都会大喘气,平日的真是油瓶倒了都不敢让她扶,她最喜欢就是待在宗门里不出去。

病号二师兄没事就咳点血,曲卉紫怀疑他的血够不够咳的,怎么咳那么久还没咳完。

至于每天坐轮椅的残疾人小师弟,这几天说找到一个好大夫,要上门求人家看病,不过想起出门时也没带几块灵石,人家大夫是大概率不会给她看的。

家里有这么堆老弱病残,重生的曲卉紫就自觉地把养活宗门的压力扛到了自己身上。

大师姐印羽心细如发,发现今天的紫儿有点不对,“紫儿,你背着箩筐干什么,之前不是嫌编箩筐的竹子会硌到你吗,快放下来,等小师弟回来让他给你磨舒服点再出门。”

小师弟由于入门晚所以排行最小,其实还是比她年长的,大家也习惯了让小师弟照顾他。

来不及等小师弟回来了,她这几天还想吃顿饱饭呢,“没事,现在好像背着不疼了,我去山上采点草药,看能不能去集市换点钱。”

一听要出宗门,大师姐马上就不吭声了,好像外面有老虎等着一样。

怀阙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