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阿蛮

【是这个丫头吗?】

一张人面凑上前来,将跪在书案前抄书的女子上下打量。

【应该是吧?】

那人面的马身背后,一只狌狌正勾着自己的尾巴,神情疑惑。

【什么叫应该?你不是闻着味来的吗?】

人面疑惑着,扇了扇背后的翅膀,将脸几乎凑到了那书案女子的发丝上,而那女子丝毫不察地抄写着文章,俨然是看不见这两个家伙的。

【进这个院子前,味还在,可进来后,就什么都闻不到了……】

那狌狌也凑上前来,看向那人面。

【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反正这院里就只有她一个,先把她吃了再说!】

那人面当即冲着女子张开了大口,而就在此时,那女子突然开口道:“确定要吃我吗?妖兽犯浮华世可是要赔上性命的。”

俩妖物闻声一愣,狌狌登时呲牙。

【她居然看得见我们?一准是她!】

【吃!】

“三师兄!”女子轻唤的刹那,两道银光如梭从女子脚下窜出,从这人面和狌狌的胸口直接穿刺而过,两个家伙便晃悠着身子瘫软在地。

“下次你再出手这么慢,我可不给你当饵了!”女子抱怨着,手中的笔却未停,依旧乖乖的抄着书,而她的脚下黑影里一道银光如波纹般荡开,随即一个看似如玉君子的少年郎,带着谪仙般的气质从那影子里走出,继而立在了她的身后。

“闹什么脾气!出来早了,它们尚未对你施暴与加害,我一出手可就违了师命,岂不是要害我自己?”少年郎一开口,谪仙的气质荡然无存,只有吊儿郎当:“你呀,死不了就行了”。

“唉,师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派三师兄你随我回府,你这样不当回事,说不准一个措手不及,我就再也见不到师父他老人家了。”

“那敢情好,我也不必给你这个小废物当保镖。”

女子闻言终于停下抄书,放笔回身盯着那少年郎道:“废物?你见过像我这样被万妖稀罕的废物?”

“它们是都想吃了你。”

“那也是稀罕!”女子白了那少年郎一眼,扭头看向那倒地的两个妖物:“那个是狌狌,我认得,这个人面马身还长着翅膀的,是什么?”

“英招。”

“啊?”女子有些错愕:“给天帝看苗圃的英招不是有虎纹吗?这个没有啊,你是不是认错了?”

“这个还没升阶,升阶了就有虎纹了,还说自己不是个废物,天天抄书都抄到狗肚子里……”三师兄的话戛然而止,他一挥手将英招和狌狌的尸体收入芥子囊中,下一秒人已化作银光缩回了女子脚下的影中,而此时,院门外有了一些动静。

来的是冀州侯的老夫人苏李氏和她的儿媳苏赵氏,这两人一进院子就挥退了跟在身后的一众仆妇,只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女子身边。

“阿蛮,这是在抄书?”候老夫人一脸讨好的亲近之色,可阿蛮却面无表情地写着笔下的字,连眉眼都懒得抬:“日子没到,你俩来找我,何事?”

候老夫人嘴角抽了抽:“自然是大事,要事。”说罢她扭头看向身后的儿媳,苏赵氏赶紧上前几步站在了阿蛮的身侧,低声道:“阿蛮,你阿爹给你寻好了夫家,是琅琊王家的十……”

“什么?”阿蛮的表情陡然生动起来,抬起的眼眸里透着错愕与不解。

“老侯爷病榻缠绵数月,已然末路,你阿爹的意思,以冲喜之名,明日将你嫁了尚能……”

“我不嫁。”阿蛮没好气道:“二位,你们是不是糊涂了?十年前你们将我当做妖物弃于悬崖祭天之时,就说过我阿蛮已出苏家家谱,不再是冀州候府上的人。我被师父救下本已与你们再无瓜葛,是你们这一年来,以老侯爷缠绵病榻日日思我为由,非央我回来为他老人家送终。如今,我领师命回来送老人家最后一程,全了这孝也断了与你们的缘,左右就这三日的事了,你们竟然给我寻起夫家来了?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喝了海水咸的?”

“无礼!”候老夫人喝骂道:“你当真以为我们是要为你寻夫吗?还不是为了保下你!”

“阿蛮!”苏赵氏一把抓上阿蛮的胳膊:“你怎能对我们说这样的话?她是你的祖母,我是你的亲娘,是你自小异象,视妖物,招邪佞,开口断人死期,以至于冀州人人视你为不详之人!你想想老侯爷保你的那些年,被百姓唾骂成了何等模样?你阿爹也是承袭了冀州候,实在难为才……”

“才将我祭天的嘛。”阿蛮翻着白眼:“既然我们已经断了关系,就不劳你们管得宽了。”

“阿蛮!过往种种,就算我们真有亏于你,如今不也是赶紧想办法为你定了夫家来保住你……”“保什么?老侯爷还有三日命数,大后天他驾鹤西去,我便会离开,又需要你们保我什么?”

“你知道什么!”候老夫人苏李氏一脸忧色:“我们得到消息,大王已下诏宣你入京为陛下断寿数,若在后日诏书送达之时,你尚未出嫁,就没有借口搪塞,彼时你入了京,如何断王之寿数?”

阿蛮闻言愣了愣,笑了:“好一个保下我,是保你们冀州府的人吧!也是,大王的寿数若不长,我说了大实话,那就是我咒的,冀州侯府上下的命都得搭上,我若说了假话,那破谎之日,冀州候府欺君之罪必是要被清算的。可是,我寻了夫家就能搪塞了吗?”

“你若成亲了,便不会再是处子之身,到时推说失了这些异象之能,陛下也不能奈何。”候老夫人说着将婚书递向阿蛮:“对方可是琅琊王家,你不亏。”

阿蛮笑了笑,一把抓过婚书却是撕了一丢:“我的婚事就免了,至于冀州侯府的人命嘛……王诏来时,我自有办法保你们苟活!”

……

她二人离开后,藏身在影中的三师兄跑了出来:“我以为你不会管他们的死活呢!”

“我也不想管啊,可冀州候府百余人性命犯不着牵连,况且下山前师父说了,我得和冀州府断了生恩。这是个机会。”

“也是,你已在仙门为徒,不该还牵绊着人间事!不过,你这般臭名昭著的,竟还有人愿意娶你,居然还是个世家……”

“琅琊王家,庆国的四大世家之首,会答应这样的离奇要求,的确匪夷所思,只怕那个王家的是个病秧子,又或者有什么隐疾吧!”阿蛮说完抓起笔又开始抄书。

“别抄了,你反正都记不住。诶,要不我去王家帮你看看那个……”

“不必了,我和你呀,都和这浮华世上的人,不该有缘分的。”阿蛮说着抄书的笔一拐,写了几个书上没有的字:“盗山海,斩情缘。”

“行吧,那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死给他们看!”

粉笔琴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