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八二年

深秋时节,凤口社的田里已经没有多少农活了,只有零星几个村民还在翻地,琢磨着种点啥菜冬天好多挣几个钱,闲侃间一抬头,就发现村社的大路上来了一群人,这群人气势汹汹,面色不善,为首的女人更是早早撩起袖子。

这大冷天的还撸袖子,瞧着是准备大干一场啊。

几人交换了个眼神,农活也不做了,扛起锄头赶紧往村子里跑,这是奔着瞧热闹去了。

提起村里的热闹,首当其冲就是颜永福家那些破事,现如今谁不知道颜永福家的婆娘和小儿媳妇差点把三儿媳妇给逼死了。

这群人一看就是来给颜永福那三儿媳妇撑腰的。

这回事情闹得这么大,估计能捅破天去,他们可得仔细看着,到时候绝对能当饭后谈资说到过年。

被大家伙儿议论着的颜永福一家这会儿还不知道大事不妙,一群人聚在堂屋互相埋怨。

“妈,你说现在怎么办?本来就没多大点事,你非要折腾,现在好了,人倒了,我看你到时候怎么跟老三交待!”颜永福大儿子颜建军气不顺地吐槽道。

刘翠凤瞬间炸毛了,猛地拍桌站了起来,“她害得老四家的小产,我说她几句怎么了!就算老三回来我也占理!”

颜建军闻言气闷不已,“可问题是现在人出事了,你再怎么有理都没用!光是林家那边的人我们就招架不住.....”

话音刚落,门口的篱笆就被踹飞了,砰的一声把堂屋里的众人吓得一哆嗦。

颜建军瞬间白了脸,心下有了不好的预感,赶紧走出门去,却见一群人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颜建军心下一咯噔,赶紧换上一张讨好的笑脸迎了出去,“婶子,林家兄弟,你们来了!那个……三弟妹刚刚从卫生院回来,你们……”

林家大哥林国胜一把推开颜建军,板着一张脸喝道:“滚开!告诉颜老三,我妹子和孩子我们接走了,让他滚回来把婚离了!”

躲在堂屋里的刘翠凤听到这话彻底坐不住了,猛地冲了出来,仗着这是颜家的地盘,她还有大儿子撑腰,便大声嚷嚷道:“老三家的你们可以接走,我颜家的孙子你们不能碰!”

林国胜二话不说从后腰拔出杀猪刀,往门口的劈柴木墩上一砍。

刘翠凤吓了一跳,气势都弱了不少,惊恐地躲到颜建军身后,使劲儿拽拉颜建军的衣服让他说话。

颜建军却是直勾勾盯着那个砍柴墩子,连屁都不敢放。

林家老二林国安皱着眉头,同老娘陈美云说道:“妈,赶紧进去看看小妹和孩子,趁着天还没黑我们好赶回去。”

陈美云本来还想跟刘翠凤好好干架一场,听了老二的话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便狠狠剜了刘翠凤一眼,抬脚往女儿的房间走去。

农村人没那么多讲究。

陈美云一把推开房门,便看见女儿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两个小的就在床里侧躺着玩,似乎是被刚刚的动静给吵醒了,睁着惺忪的眼睛吮吸着小手,大的那个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她瞬间绷不住红了眼睛,三两下跑过去把女儿摇醒。

林丽清只觉得头晕脑胀,天旋地转,好像在坐过山车似的。

过山车这玩意儿她这辈子就坐了一回,还是陪雇主家的孩子去玩的,可差点没把她吓得哮喘病发,就那么一次,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碰那么危险的玩意儿。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陈美云那双焦急担忧的双眼。

“可算是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林丽清有那么一瞬间的懵,“妈?”

这人怎么长得跟她妈年轻时候那么像!

陈美云听到这一声“妈”顿时松了口气,“谢天谢地,看样子是缓过来了,能下地不?要是下不来娘替你收拾东西,这破颜家谁爱待谁待去,咱们不受这个罪。”

看林丽清一脸呆滞,陈美云以为她是被欺负惨了,一个没忍住,眼泪砸了下来,正好落到林丽清的手上,温热的触觉提醒她,这一切不是梦!

来不及整理思绪,林丽清反手紧紧抓着陈美云那只明显弹性十足的手臂,嘴唇哆嗦着追问道:“妈,发生什么事了?”

陈美云擦了擦眼泪,疼惜地摸了摸林丽清的脑袋,哽咽道:“娘信你说的,咱们绝对没有推颜老四的媳妇,更不可能害她小产,你婆婆本就偏心,这是拿你撒气呢!

放心,爸妈和你几个哥哥都站你这边,等建国回来我们就跟他好好解释,要是他不信你咱们就离婚,反正爸妈又不是养不起你和几个孩子,不过就是多几张嘴吃饭的事。”

林丽清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要是她没猜错的她这是重生到八二年了。

当初就是因为老四家的小产赖到她头上,她百口莫辩,气得哮喘病犯,病情来势汹汹,差点就挂了,幸好邻居喊了一嗓子,她才及时被送到卫生院抢救,过程凶险,好在最后平安无事。

但也因为这事她跟婆婆和老四家的李美华结了死仇,那个时候也是娘家人过来给她撑腰,不过她憋着一口气没跟他们回去,而是一直跟婆家人耗着,以哮喘病犯为由,硬是在床上躺了几个月,什么活也不干,一直躺到颜建国回来。

颜建国回来后,大家积攒的怨气全都爆发了,刘翠凤和李美华轮着诉苦,说她坏话,她自己也不遑多让,当着颜建国的面一直哭诉自己有多冤,顺带连颜建国也给埋怨上了。

最后颜建国在家实在待不下去了,竟然说要去粤省碰碰运气做点小买卖,没成想去了买卖没做成,还被抢了所有家当,最后又因为跟劫匪搏斗被打断一条腿,狼狈返乡。

从那之后他们家就一直乌云惨淡,反倒老四家靠着开货车倒是越过越好了。

上辈子她因为那些陈年往事一直无法释怀,即便年过半百还对那些事情耿耿于怀,是以现在陈美云一提便什么都想起来了。

回头看了一眼躺在身边的龙凤胎,他们还不满一周岁,林丽清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上辈子她一直活在怨气里,没怎么管过孩子,老大最后养废了,早早辍学,跟着社会上的人瞎混,老二因为婆婆刘翠凤的疏忽,小时候掉到村里的池塘没了,小女儿才上初中就知道谈朋友,还跟几个男同学不清不楚。

竹篱清茶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