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神秘雕像

“白茶,你……能帮我个忙吗?”

白茶正在宿舍改论文,闻言看向了自己的室友于贞贞。

于贞贞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帮什么?”白茶温声问道。

“我这几天有点不舒服,你能不能帮我去拿个快递啊?”

于贞贞说完后又慌乱的说:“算了算了,还是我自己去拿吧……”

“没事,正好我去超市买点东西,你把取件码发给我就行了。”白茶笑了笑。

于贞贞这几天状态看着确实不太对,脸色苍白的吓人,还整夜整夜的不睡觉。

白茶身体原因,睡眠质量一直很糟糕,昨晚半夜还看到于贞贞坐在那直勾勾的盯着墙,也不知道怎么了。

“不过你不舒服的话,最好还是早点去医院,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了。”

白茶摸摸她的头发,温柔的说着,拿着手机离开了宿舍。

于贞贞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嗫嚅了两下嘴唇,眼眶发红。

她低头看着手机,好半晌,她颤抖着手把取件码发给了白茶,然后闭上双眼,埋进被子里哭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于贞贞在心中疯狂的道歉。

她不知道当白茶知道真相之后会怎么看待,可白茶那么温柔,应该不会怪罪她吧?

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白茶打着伞,不紧不慢的朝着超市走去。

今天是阴天,下了丝丝的小雨,非常非常的小,路人很少有打伞的,毕竟是盛夏。

可惜她不行。

就算是这么小的雨,她也很可能在回到寝室后病倒。

她先天不足,后天又没有条件被好好照顾,底子早就空了,和行将就木的老人相比,也就只有年纪才20不是80了。

于贞贞有点奇怪,不过她也不在意。

帮个忙罢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刨根问底。

她心里有些淡漠的想,爱怎样怎样。

起码还能彰显一下自己能走能动。

超市里人还挺多的,来来往往拿快递的学生不少。

轮到白茶,她报了取件码。

一个有些沉重的快递盒到了她手上。

她给于贞贞拍了个照。

“我现在要回去了,有什么东西要带的吗?”

礼貌性的问了一句,白茶觉得,人要是识趣的话就应该拒绝。

于贞贞是识趣的,但她说:“能帮我把那个快递打开看看里面的东西吗?”

啧。

白茶不想,但同意了。

她二十多年来的生活准则就是这样的,从小她就知道,她身体孱弱,家里又只剩她,周围很多人都会因为同情而生出善意的帮助。

但不代表这些帮助是没有代价的。

前提是她要表现出来,温和的,无害的,值得的。

绝对不能因为身体的疼痛和折磨而歇斯底里的,敏感的,自尊的。

更不能因为别人帮了她,她就能理直气壮,反而还要回馈回去。

哪怕,从来没人问过她想不想要同情的帮助,她是不能拒绝的。

否则,这些看起来美好的善意可能就会变成:“果然没有了父母之后,心里有点问题吧,太孤僻了,别人也是一片好意,怎么还不领情呢?”、“大家也是一片好心,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敏感。”、“唉,也不要跟她计较,她也就是身体不好所以脾气才差。”

那就是她不识好歹了。

偏偏这些人的善意也的确是真的善意。

白茶借了把刀,划开了快递。

里头是一尊雕像。

白茶略有些惊讶。

因为这个雕像,看起来非常的邪门。

像是一尊佛像,坐在莲花台上,手掐着佛印,可是表情却并没有佛像该有的慈悲。

反而,透露着说不出的恶意,阴冷冷的注视着她。

白茶下意识打了个冷战,感觉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很多,声音也似乎消失了。

面前只剩下了这尊佛像。

佛像的眼珠子似乎动了动,她感受到了一种窒息的压迫感,像是被什么东西锁定标记。

那种如同潮水一般扑面而来的森冷,几乎让她瞬间脸色变得惨白,心脏在疯狂的跳动着,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她本能的想要去捂住自己的胸口,压制住那几乎要从胸口里跳出来的心脏,可是她却动弹不得。

耳边也响起了一些诡异的呢喃,像佛号,可仔细听去又不是。

那声音分明是在低声唤她。

“白茶白茶,白茶白茶……”

声音越来越大,白茶心脏也跳动到了一种恐怖的速度,心口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

白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恢复的意识,她只觉得自己好像坠入到了一个冰湖里一样,又湿又冷。

这种冷意让她的意识逐渐清醒。

“嗤,终于醒了?就差你了,快点起来跟上!”一个略带烦躁的女声在她耳边响起。

白茶动了动,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女人离开的背影。

她看了一眼房间,这不是她的宿舍,也不是医院。

这有点像是个小宾馆。

白茶坐起身,身体比平常更僵硬疲累,头也很疼,摸了摸额头,果然发烧了,但应该不高,大概37度5左右。

她基本上一个月都会发烧2~3次,不用温度计都能准确估量出体温。

她也没在意,比起经常生病的身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可能更重要。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行字忽然飘了过去。

【哟,这个新人长得挺好看的,就是看着活不长】

白茶不动声色的看了过去。

是一个……挺高科技感的面板?

她心有所觉,碰了一下。

【姓名:白茶。

年龄:20。

性别:女。

正在为您量身生成专属技能,请耐心等待。】

游戏?

她还没有来得及琢磨清楚,门就被狠狠推开。

刚刚已经走出去的那个女人,面色不善的站在那。

“都说了让你出来跟上你干什么呢?新人啊?”

白茶抬眸,因为发烧,脸上的病态非常明显。

在刚刚那匆匆一瞥的界面之后,她心中已经有了无数猜测。

所以她露出一个温柔怯弱的笑容,道:“请问这里是哪?”

女人顿时黑脸,打量了她一下。

“草,A级的本里头居然真来了个新人。”

她十分的不耐,转身想走,但是犹豫了一下又转了回来,语气冷硬。

“不想死就跟上来吧,少说话,外头有个光头,别让他知道你是新人。”

敖青明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