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今天开始不忍了

霍家别墅里,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其乐融融。

啪!

霍佳佳手里的筷子狠狠拍在了桌子上。

“说了多少次了,我只吃进口的牛排!这是什么东西?”

她伸手指着盘子里的牛排,恶狠狠质问,“这是给人吃的吗?”

“因为今早出门的时候,妈没给我钱……”

啪!

孙岚芳狠狠甩了安澜一个巴掌,“你还有脸要钱?当初要不是你不要脸的给我儿子下药,你能嫁进我们家?”

“就是!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还敢顶嘴?真是下贱!”

“呸!”

不堪入耳的话和着口水砸在安澜脸上,像是一把把刀子,捅进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那天,她父亲要她去酒店送文件,谁知打开门却撞上了被下药的霍战霆。

他浑身滚烫,因为药物的原因丝毫不顾及她是第一次。

疼,那种撕心裂肺的疼让她怕极了霍战霆,可她父亲却以此要挟霍家,要霍战霆娶她,只为了霍太太的名头能让安家在滨海高人一等。

她知道,自己是被父亲卖了。

全滨海的人都以为她为了钱不择手段,她没哭,面对霍家人的嘲讽辱骂她也没哭,可当她在婚礼上,看到萧以何的时候,他眼中的厌弃,几乎要了她的命。

母亲还躺在病床上,ICU那么贵,她根本承担不起,只能忍。

但今天开始不一样了。

她母亲今早去世了。

她亲眼看到霍战霆的助理张铎进了母亲的病房,然后没多久母亲就去世了!

那是她最后一点念想了,母亲死了,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无牵无挂了,从今往后,她的人生里只有两个字,报仇!

她要让张铎付出代价!

安澜重新抬起了头,眼里没了往日麻木的逆来顺受,“你要吃的是牛排,我买的也是牛排,有什么不能吃的?”

“贱人还敢还嘴?”

霍佳佳推着安澜就要打人,这时候门开了,霍战霆回来了。

他里面是黑色西装,外面罩了一件大衣,此刻肩头还有雪花,只是站着不说话,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令人生畏。

霍战霆视线扫了屋里几个女人一圈,在安澜脸上没停留一秒,便不耐烦道,“又在闹什么?”

霍佳佳赶紧不吭声了,孙岚芳迎了上去,“儿子,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不回来吃吗?”

“工作结束的早。”

霍战霆迈步进了屋,视霍佳佳赶紧使唤安澜,“愣着干什么?添碗筷去啊!”

安澜站着没动。

霍战霆抬眼看了看她。

“我不去。”

安澜说的平静无波,但她微微颤抖的双肩,格外挺直的脊背暴露了她的恐惧和不安。

“你不去?好你个安澜,我看你是疯了!难不成真把自己当霍家少奶奶了?!”

孙岚芳气的够呛,伸手又要去打安澜,霍战霆开口了。

“家里是没有佣人吗?”

孙岚芳立马不敢吭气了,霍佳佳也跟着讪讪的坐下了。

霍战霆语气很不好,他眉间紧紧锁着,扫了一眼安澜,“坐下!吃饭!”

安澜坐在了霍战霆旁边的空位置上。

这是她嫁给霍战霆三年来,第一次和他们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霍佳佳看着安澜,心里不平衡极了。

这个贱女人也配跟她们在一桌上吃饭?

霍佳佳越看安澜,越不顺眼,故意道,“哥,我听说熙熙姐今天回来,你怎么没去接她?”

“忙。”

霍战霆只回了一个字。

“哎呀,说起来我也想熙熙了,”孙岚芳跟着阴阳怪气,“想当初要不是某些贱女人勾引我们战霆,现在说不定都是我儿媳妇了!”

“就是啊!这贱女人哪里能和顾熙姐比,人家长得漂亮又是大明星她要是当我嫂子,肯定被我那些朋友羡慕死!”

“哪像这个贱女人,就知道围着锅台转,废物一个!”

“真不知道爷爷当初犯了什么病,非要哥娶她!”

……

哒!

轻轻的,碗筷放在桌子上的声音响起,不大,但足以吸引饭桌上每个人的注意力。

“妈,我是您儿媳妇,您在不喜欢,我也是霍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当着我的面这么说,不合适吧?”

安澜的语气和平日里一样温柔,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带了刀子,所有人都惊呆了。

“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合适?”

孙岚芳气的脸都绿了,“我看你个贱人今天是要反了天了!真以为有老爷子的遗嘱不能离婚,我就拿你没法子了?”

“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安家破产!”

“从我嫁进霍家,安家早就不要我了,妈你就是毁了安家,我也不在乎。”

安澜一边说,一边吃了口饭,别说孙岚芳了,她连身侧的霍战霆都没多看一眼。

“你!你这个贱人!”

孙岚芳没想到平日里逆来顺受的安澜会这么说,气了个倒仰,半天没说出话来。

“哥!你看她把妈都气成什么样了!”

霍佳佳赶紧添油加醋,“好歹你也是霍家的媳妇,有你这么跟婆婆说话的吗?”

“那有你这么跟嫂子说话的吗?”

安澜放下碗筷,抬头直视着霍佳佳,“我嫁进来三年,替你背了多少黑锅你不知道吗?”

“打碎战霆古董花瓶的是谁?刮花妈车子的又是谁?用我说清楚吗?”

“你!”霍佳佳给气的够呛,“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

“够了!”

霍战霆冷冷道,“安澜!你给我滚出去!”

“可以,”安澜静静的站起来,“那就让记者去报道,霍氏夫人露宿街头吧。”

“混蛋!”

霍战霆一把抓住了安澜的后脖子,强迫她和自己对视,“你在找死。”

他咬牙切齿,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冷了几度,可安澜却仍旧是平静无畏的看着他。

“找死要是那么容易,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我就去死了。”

安澜唇角勾起笑了笑,“你以为我占了便宜,殊不知,我恶心的要死。”

“是吗?”

霍战霆眸子里仿佛酝酿着不可查觉得风暴,嘶吼着要把眼前的女人吞没。

“我倒是挺好奇的,你到底会不会被恶心死。”

话落,霍战霆不由分说的扛起安澜,任凭她伏在自己肩头拼命地挣扎捶打,也没半点反应。

“霍战霆!你放我下来!”

安澜终于没法平静了,“你这个混蛋王八蛋!”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霍战霆冷笑着把安澜丢在了卧室的床上,欺身而上,“可惜,现在怕,晚了!”

靳然然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