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自己送上门来

“嗯……就是一些,昏迷类型的药吧。”

要是让霍战霆知道,欧阳妍试图给自己下的是c药,怕是自己还等不到下场戏怎么演,欧阳妍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霍战霆剑眉一皱,似是有些不信。

“只是迷药吗?”

“差不多吧,反正那杯酒被欧阳妍喝下去,什么药都是她自己自讨苦吃。”安澜含糊不清的打哈哈。

霍战霆沉默了两秒,沉声道。

“等我。”接着便挂断了电话。

安澜收起手机,拉着已经在地面上,疯狂摇摆,摄取低温的欧阳妍,忍不住啧了一声,真是狼狈啊,刚要是自己大意,即使是门口有人守着,她清醒后,也会直接社死。

她半蹲下身,拍了拍欧阳妍潮红的脸。

欧阳妍的脸追着安澜手上的温度,贴了过来,安澜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有些嫌弃的向后挪动了一步,“欧阳妍,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脑子已经有些热糊涂的欧阳妍,哪里还顾得上回答安澜的问题,安澜耐着性子问了三遍,她才迷茫的睁开眼睛,磕磕绊绊道。

“带,带你去,6,603房间。”

603?欧阳妍果然有后手。

安澜站起身,扫视一圈,目光落在欧阳妍挂在一旁的大衣上,她随意的翻了翻,果然翻出一张印着玫瑰花的房卡。

以德报怨,从来不是她的性子。

安澜双眸一眯,将房卡攥在手里,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半蹲下身,将欧阳妍搀扶着,一点点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门,门刚刚打开,守卫门外的两个保镖,便上前一步。

“夫人,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安澜忍不住拍了自己一下。

她刚刚费这么大力气,把欧阳妍扶起来做什么,不是有保镖呢吗,在保镖不明所以的目光下,安澜将欧阳妍朝着两人中间一推,“扶着她,跟着我走。”

两个保镖领命,他们规矩的一人搀扶着欧阳妍的一侧,作为一名优秀的保镖,他们只需要按吩咐做事就行,至于别的,不需要多嘴。

几人乘着电梯,直达六楼。

603在六楼的尽头,安澜刷开房卡,一打开603的房门,被里面大红色的装修风格吓了一跳,而且这还是一间情趣房,大床是红色桃心形状,床头挂着露骨暧昧的画。

床头放着一座昏黄色的落地灯,连浴缸都是双人的,而且还是在落地窗旁边,地上还散落着花瓣,安澜看了,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会玩还是欧阳妍会玩。

真不愧是从港城来的大小姐。

她在滨海市待了二三十年,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安澜饶有兴趣的扫视一圈,接着让人将欧阳妍放在床上,让另外一个保镖,开了603隔壁的房间。

做完这一切已经差不多六点了。

而这个时候,欧阳妍的药效已经差不多发挥到顶点,安澜拍了拍手,离开了603,刷卡去了隔壁,结果她和保镖刚关上门,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安澜好奇的趴在猫眼上,朝着外面看,可当她看到背对着自己的那个男人时,脸色一变,就算是只能看到这个男人的背影,她也是一眼认出,这人是萧以何。

他穿着深灰色定制西装,刚开始敲了两声门,一直没有回应,他有些不耐的转过身,给欧阳妍打电话,在萧以何转过身时,安澜下意识屏住呼吸,随机反应过来自己是透过猫眼在看。

萧以何看不到自己。

电话那边的铃声,响了一声又一声,一直没有人接,就在萧以何怀疑,是不是欧阳妍在戏耍自己的时候,身后传来咔嚓一声,他挂断手机,神色不善的转过身。

“欧阳小姐,你耽误了我不少时间,你……”

他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眼前欧阳妍面色潮红,双眸迷离,香肩半露。

整个人蒙着一层粉色。

她看到萧以何时,咧嘴一笑,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伸出手,圈住他的脖颈,全身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贴到萧以何身上。

萧以何原本不为所动,可在欧阳妍要从他怀里滑出去时,下意识伸手扶了一把,接着欧阳妍踮起脚尖,倾身就要吻上萧以何的唇。

萧以何喉头滑动,欧阳妍身材火辣,长相也是御姐明艳类型的,而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守身如玉的君子,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夹杂着香水的味道,朝着他的鼻腔里钻,让他莫名觉得有些热。

他扯了扯领口,哑着嗓子问道,“欧阳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欧阳妍似乎有些不满他的避让。

她不高兴的哼唧两声,全身朝着萧以何贴的更紧了。

萧以何眸光幽深,他不是看不出欧阳妍现在的状态不对劲,可他不在意,是欧阳妍让她六点来这里谈生意的,也是她自己送上门的,就算是发生了什么。

他不仅可以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还可以反坑欧阳妍一笔,指不定,她手中的那块地皮,用不了那么贵就能买下来。

萧以何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他即使理由冠冕堂皇,可还是否认不了,这样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主动送上门来,他把持不住,萧以何最后给她一次机会。

“欧阳妍,你清醒一下,我是萧以何。”

“萧以何?你,你是萧以何,对我就要你,萧以何,我好热,我心里好空虚,你抱抱我好不好。”她全凭借着本能撒娇。

萧以何喉头一紧,一把将她公主抱起,走了进去,进门的时候他还不忘记用脚勾上门,在猫眼里,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安澜惊呼一声,直接爆粗口。

“我去!萧以何!”她千算万算,没算到欧阳妍的下一步是萧以何。

安澜想到欧阳妍现在神志不清,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可在手机刚刚拿出来的时候,她猛地想起一件事。

欧阳妍喝的那杯酒,原本是给自己准备的。

连着这个603的房间也是给她准备的。

萧以何应该也是她提前叫来的。

至于目的,也是非常的明确,无非就是因为自己。

靳然然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