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逃荒

“苏苏,你醒了,身子感觉好些了没,娘熬好药喂你喝了。”一张担忧的脸庞映入黄紫苏眼中。

黄紫苏浑身无力、饥肠辘辘的被那妇人抱着怀中,脑海传来一阵阵不属于她本身的画面。

等她理清这些画面、记忆,黄紫苏也清楚了她现在的处境。

现在她的处境十分的堪忧,而且还是药不能够停的那种。

她本身是二十一世纪享誉中外的外科圣手、国医大师,连续三天三夜给多人做手术,自己直接猝死穿越在这具同名同姓的古代十一岁少女身上。

如今她所在的朝代是一个她从未听说过的朝代。

瑞安十年七月,庆安府干旱,又逢旱极必蝗,导致田地颗粒无收,百姓民不聊生,大批的难民往庆安府外逃荒,寻求能够活下去的机会。

而他们一家子就在逃荒的路上,走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

抱着自己,要喂自己喝药的妇人则是这具身体的娘亲。

“娘,我....,女儿身子好多了。”黄紫苏声音有些嘶哑的安慰这具身体的娘亲黄赵氏不用担心。

“让我瞧瞧。嗯,再发一身汗,我再开一副怯邪解表加以扶正药下去,苏苏不出两日就能够好全了。”黄药子从三媳妇怀中接过黄紫苏,黄药子摸了摸黄紫苏的额头,再给她号了号脉象之后,黄药子开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道。

自家孙女一下子得了风寒,还一度高热不退、陷入昏睡当中,如今他们又在逃荒之中,吃不饱肚子,其他的主食、营养跟不上去,就算有药物治疗,黄药子之前还担心、伤心,自己最疼爱的孙女熬不过这一关。

在逃荒的路上,他就见到不少人因为染上伤寒,没有治疗又吃不饱肚子,而死在逃荒的路上,他孙女能够熬过来,是个福大命大的。

“娘,咱家还有多时余粮呢?”黄家三子黄柏见自己闺女醒过来,好起来了,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省着吃,还能够吃个十天半个月了。”黄张氏摸了摸自己背着那些‘口粮’,她叹了一口气道。

黄紫苏嫌药苦,没让赵氏一勺勺喂,她一口气直接闷了那碗药。

入口苦涩、反胃,一度让黄紫苏给吐了出来,但是听到她阿奶说,他们家仅存的余粮只能够吃上十天半个月之后,黄紫苏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苦笑。

那些口粮,并不是什么米面、野菜之类的。

而全是各种药材。

这些药材还是他们一家子逃荒以来,每日填饱肚子的口粮。

黄家原本在之前的小镇上,小日子过得不错。

因为黄老爷子和黄家老大是大夫,家中又开了间药铺,黄家老爷子医术高明,在附近村镇都是有名的,凭借自身的医术,黄家小日子也过得滋润,不用开荒种田,全部租借出去给人种。

逃荒时,一家子四体不勤,看到野菜也抢不过其他难民,这个时候就算再有高明的医术,这个时候别人也不会拿粮食请人看病。

黄紫苏她爹黄柏有先见之明,在旱灾闹起来的时候,米面等粮食疯长之后,黄柏见这个灾也不是短时间能够熬过去,花大价钱又买不到多少米面吃。

他另辟蹊径,花了家里头大半的银钱,购买了一批药材回来。

如:薏苡仁、莲子、黄精、熟地、肉苁蓉、生地、党参、当归、枸杞等等能够药食同源的药材以及一些能够吃,又不会太苦太涩又可以填饱的药材回来。

还别说,有这批药材打底,他们硬生生的拖到最后一批人才逃离家乡。

并且,这批药材给他们在逃荒的路上吃,这一个月下来,药不能停,他们老黄家的人硬生生又挺了一个多月。

人是瘦了,但是是精瘦,有药材填饱肚子,加上药材的滋补,他们一家子面色红润、气血充盈,要不是身上穿的衣服脏、乱,各自身上背着大包小包的,他们一家子是看不出是逃荒的,反而像是出游般。

“相公,咱还要走多久,才能够走出庆安府呢?

再不寻到落脚点,‘余粮’吃完了之后,到时候这可不好整。”黄赵氏朝自己当家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够走出庆安府,打听的人说,只要朝着这条官路走,就能够逃出庆安府的。”

“老三,我看着官道上除了咱一家子,就没别人了,咱会不会走错了路了。”黄张氏皱巴巴的脸上露出担忧之色的问道。

“这......,应该不会,刚刚路过的那条干枯的河还有些水流动,河岸边也见到稀碎的翠绿之色,与之咱走过荒芜和干枯地界还是不同的。”

“爷爷,爹,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要逃去哪里定居下来呢?

要是没定下来的话,我看我们还是沿着河边走了,不走官道了。”黄紫苏窝在她娘怀中,听这她爹和娘、阿奶的谈话,他们一家子只知道逃出庆安府,没有目的,也没有想过去那座府城安家落户,黄紫苏顿时出声建议道。

黄紫苏这话一出,黄家众人齐齐的望向她。

黄家女眷都是嫁鸡随鸡,跟着男人们逃荒,他们说去哪里就去哪里,黄家小辈没经历过这些,没见识插不上话,也不敢乱说,黄家男人们则是有些惊讶小辈提出意见和建议。

还是小一辈第二小的一人提出来的。

“苏苏,为何要咱一家子沿着河边走,不走官道呢?”黄老爷子看了半响黄紫苏问道。

黄老爷子之前就觉得小孙女不仅仅聪明伶俐,随着自己学医,那速度飞快不说,还举一反三,是他们黄家小字辈医理、药理、医术学的最好的一个。

没想到她胆子大,也有主见,他们几个老爷们说这么大的事情,她不慌不忙提出意见和建议。

“爷爷让我说话,孙女就说道说道几句,希望给爷爷和爹爹你们提供一些意见了。”黄紫苏见一家子十几口人望向自己,她在她娘怀中坐直了身子,郑重的道。

黄紫苏融合了原身的记忆,知道原身之前也就是有主见、有自己的想法的妹子。

不像是其他的农家女,什么听父母之言、唯唯诺诺、腼腆柔弱什么,根本不存在。

反而原身很有想法,情商又高,要是家中长辈说的话不对,她也不会明着指出反对,反而从旁敲击反驳,让人意识到错误,又保全了长辈的面子。

逃荒中,说出自己的意见,往哪走的大事,也不会令黄家人很是惊讶的。

“你直管说,说错了也不打紧,三个臭皮匠,也顶得了一个诸葛亮。”黄药子示意孙女直言不讳。

天麻虫草花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