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为你着想你选择通奸吧

腊月里,刚刚下过一场大雪,侯府内院已经打扫妥当。树枝上的积雪,偶尔在风中洒落。

淮安侯府的正厅,一众主子集聚一堂。管家、管事嬷嬷等几个有头脸的苏姨娘的心腹奴仆们守在厅外。

几个炭盆烘得厅内温暖如春。然而,众人的目光却似冰刀雪剑,刺向立于厅中的冀家姐妹,令人遍体生寒。

贵姨娘的手隐在衣袖中,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另一只手,方能不令人看出来她在不能自抑地颤抖。

袁姨娘和卓姨娘等没有儿子的觉得这个事情与己无关,但是面上还是恰当地显出一丝丝的困惑和担忧。

孙姨娘则没甚表情,但是双手绞着的帕子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现在侯府的嫡长子生死未卜,庶长子如果……那么她的儿子,是不是能…….

而苏姨娘则一脸的胜券在握,嘴角压抑不住地上扬,无论怎么掩饰,也能看出她内心的狂喜。

可不是嘛,这一关过去了,就可以折断侯夫人杨氏的一个臂膀。杨氏的父亲,长乐伯杨俊,与礼国公交情匪浅。当初,淮安候洪培菊请求接冀家姐妹来府中,冀忞的外祖礼国公和父亲镇远将军能够比较放心,长乐伯与礼国公的交情深厚也是原因之一。

何况,杨氏作为长乐伯的嫡长女,家教甚好,对庶子庶女及一干妾室也甚是和善,颇有贤名。即使淮安候洪培菊阴险狡诈,但杨氏毕竟是内宅之主,也能心安一些。

冀鋆作为冀忞的堂姐,与冀忞一起来到侯府的时候,杨氏的儿子洪逑仁已经失踪一年余,淮安候、长乐伯用尽法子也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杨氏整日以泪洗面,终于一病不起,已经彻底绝望。

但不知冀鋆跟杨氏说了什么,且用了什么法子,杨氏竟然振奋精神重新充满希望地开始寻找洪逑仁,而且,杨氏的身体也逐渐好转!

这让苏姨娘如何甘心!本来燃起的希望又要落空,她如何不恨!

但如今,她得到了这个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冀鋆!等收拾了冀鋆之后,冀鋆将不能再帮着杨氏找儿子,一旦杨氏的儿子,也就是侯府的嫡长子洪逑仁彻底找不到,那么她苏瑾的儿子,侯府的庶长子洪相林,就是侯府世子!为了的淮安候爷!她苏瑾,就是侯府的太夫人!

冀忞的眼睛红红的,短短数月时间,因外祖重病,有术士说她命格怪异,撞克亲人。为了外祖的身体,不得已离开了礼国公府。

而父亲的镇远将军府没有人主事,父亲本来从家乡接来了堂姐冀鋆,并安排了心腹管家。但是,不知道为何,一道圣旨,她和堂姐就奉旨被淮安候接近府中。

冀鋆如今刚刚十三岁,冀忞才十岁。离开父母亲人,虽然奉旨居住在淮安候府,但是有家不能归,也是寄人篱下。

冀鋆从穿越过来的时候,就认清了这个现实。

姐妹二人如今寄居在淮安候府,尽管不知道即将面临的结局是什么,但是众人如此的表现,却也知苏姨娘必定不会放过冀鋆。

不说旁的,国丧期间,洪相林不仅跟丫鬟白日宣淫,更是同时让两个丫鬟有了身孕!

这个事情一旦传出去,淮安候府就将面临被抄家削爵!

当今圣上在做十一皇子的时候,最出名的不是才学,不是人缘,不是武功,而是“孝顺”。当今圣上的母妃贞妃娘娘身体不好,生下十一皇子之后,就由兰妃娘娘抚养长大。

而当今太后是十一皇子的嫡母,也偶有照拂,因此,十一皇子对太后,亲生母亲贞妃和养母兰妃非常孝顺。

如今去世的是兰妃娘娘,皇上悲恸不已,辍朝三日,举国致哀。追封贞太妃为贵太妃,一年内,七品以上百官不得婚丧嫁娶。民间喜事不得大肆操办,禁止鼓乐歌舞。

此时,贞贵太妃离世不足百日,洪相林就弄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行径,淮安候府一些知情的主子们俱都惶惶不可终日。

万幸的是,苏姨娘发现的早,先下手处置了一个丫鬟,一碗打胎药下去,然后,把人堵上嘴远远地卖到了山里!

可是,另一个丫鬟冬香,她却失了手!她的人扑了个空!

冬香从侯府逃了!

苏姨娘并没有怕,一个逃奴抓住了也是个死!她谅冬香不敢在外面声张,如果冬香敢声张,就等于告诉淮安候府她自己的下落,到时候,就是苏姨娘不出手,洪培菊也得派人把冬香料理得干干净净!

如果冬香聪明,就安安分分找个地方把孩子处理了!

或者即使她偷偷摸摸生下来孩子,以后,等着国丧过去,她苏瑾心情好的话,给她几个钱,权当给儿子多留个骨血。不高兴,就慢慢等找到冬香。找人把冬香和孩子弄死。

她苏瑾的儿子是侯府的世子,未来的侯爷,只要想,有的是女人给生孩子!何必留这么个贱种碍眼!

可是,谁能想到,这个冬香是个如此狡诈、不安分的!

就在前几日,冬香的哥哥刘毕胜竟然拿着洪相林的里衣和亵裤找上门来,扬言,冬香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

亵裤是府里的绣娘做的,可是里衣,却是她苏瑾亲手缝制的!

何况,刘毕胜还清楚地说出了洪相林身上的胎记位置!

洪相林的乳娘刘嬷嬷出主意,实在不行,就把胎记剜掉,或者用烫伤覆盖上去!

可是她如何舍得!如何下得去手!

何况,剜掉或者烫坏的伤疤,亦无法不令人怀疑!深究起来,也终将是个祸患!

除非,苏姨娘扫过刘嬷嬷,一道寒光让刘嬷嬷背后冷气嗖嗖,苏姨娘对她动了杀机!

刘嬷嬷此时万般后悔!苏姨娘心狠手辣,别人不知,她焉能不知!自己献媚献别人的性命不迟疑,可是自己的命搭进去有多不值得!

转瞬之间,千百个念头转过去,刘嬷嬷“扑通”跪倒在地:

“姨娘,老奴对姨娘忠心耿耿,断不会坏了姨娘和公子的事儿!老奴再让我家那小子去找冬香,一定把那个贱婢找到,给姨娘出气!”

苏瑾缓缓收回满是杀机的目光,刘嬷嬷知道她太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刘嬷嬷的儿子宝生如今在外院跟着洪培菊,她就算处置了刘嬷嬷,但是,宝生那小子不容易打发,她的手还没办法伸那么长!

更何况,如果,费力气处置了宝生,一旦被洪培菊发现,势必会影响洪相林的地位。得不偿失!

而且,刘嬷嬷如今还有用!比如,陷害冀鋆!

苏姨娘拿出五千两白银收买刘毕胜,刘毕胜嗤之以鼻!他当年为了还赌债,逼着爹娘把妹妹宝绳卖进了侯府!如今,守着侯府这个聚宝盆,区区五千两白银如何能入了他的眼!

刘毕胜要做淮安候的女婿!那才是一步登天的买卖!

如果侯府不答应,他就把洪相林在国丧期间与丫鬟淫乱有孕一事告到官府!反正他妹妹现在有碗药就能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滴血验亲,洪相林想不承认都不行!

苏姨娘不答应他,他就把整个淮安侯府拉到尘埃里面!到时候,什么侯爷,什么世子,洪相林那小子就得跟他一样,都是下贱的不能再下贱的贱民!

这可着实令苏瑾为难,她自己生的女儿玉颜她自然舍不得,她的女儿,人如其名,容颜如玉,她想的是她的女儿不是嫁进皇家也得嫁进王府,岂是刘毕胜这么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地痞无赖肖想的!

可是孙姨娘和袁姨娘的女儿,她也不怎么敢打主意,一是孙姨娘有个表哥杜柏城,是大内官王清书的亲信,王清书掌管着西厂,做事狠辣,而且特别护短!动了孙姨娘的女儿,孙姨娘发起狠来,一旦求动了王清书出面,她苏瑾就是有十层皮也不够扒的!

袁姨娘虽出身小商户,仅有一个女儿雨珗,但听洪培菊的意思,雨珗尽管容貌不是侯府小姐中最出挑的,却是与容安郡王妃有七、八分相似,荣安郡王妃前年病故,荣安郡王很是思念亡妻,有个八品的下属把自己的表妹献给了郡王,这个表妹只有三、四分象已故的郡王妃,但是荣安郡王非常欢喜,马上把这个下属提为六品。

荣安郡王在所有郡王里,最得圣心!坊间传闻,攀上了荣安郡王,比攀上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还管用!

如果,雨珗及笄后,说不定依着与郡王妃相似的容貌,成为下任郡王妃也不是不可能,即使因为雨珗是庶女,不能成为正妃,就算是荣安郡王的侧妃,也将会使淮安候府身价倍增!

因此,袁姨娘的雨珗,苏瑾也不敢动。

还有就是卓姨娘的宝茳,祝姨娘的美琳,她们,苏瑾摸不清洪培菊有什么后招,因此,能不动还是不动。

洪培菊,苏瑾从心里是怕的。

她原本是洪培菊的通房丫头,因此,是所有姨娘里,跟随洪培菊时间最久。

她亲眼见过洪培菊处置一个小厮,那个小厮因为醉酒泄露了洪培菊的一个大事,洪培菊震怒,她记得,那个夜晚,她悄悄去后花园,只见那个小厮周身赤裸,被洪培菊用皮鞭打的浑身鲜血淋漓!

而后,小厮被高高吊起,鲜血一滴滴低落…..

第二日,那棵树下,却什么都没有,只是在很久之后的一个雨天,苏瑾走过那里,从那个树下,流出了鲜红的血水!

打死苏瑾她也不敢去招惹洪培菊。

可是,冀鋆就不一样了!她不过是镇远将军的侄女,就是拿去堵了窟窿,只要做得天衣无缝,只有让她有苦难言,待生米做成了熟饭,镇远将军难道还能兴师问罪不成!

冀忞虽是重生的,但是,今时今日的场景却是前生不曾经历。

她只记得,在前世,堂姐冀鋆并没有来到侯府。她只是听说过有这样一位堂姐,据说,这位堂姐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二婶娘,颇为神秘,具体情况,她却不知。

难道是自己的重生,让许多事情发生了偏移?

如今的冀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苏瑾要害死堂姐!

她一定要救堂姐!思及此,冀忞缓缓吐出一口气,在她的另一只手里,悄悄捏住一个瓷瓶,她相信,里面的东西可让堂姐脱身!

只要堂姐逃离侯府,苏瑾决不敢声张!而侯府的人也不敢动自己!

冀忞紧紧地握住堂姐的手,冀鋆感到了她的紧张,转过头看向冀忞,微微摇头,眼中尽是安抚。

如今的局,是专门为她设的!苏瑾,真是蛇蝎心肠,害人不择手段!

苏瑾竟然“贴心”地跟她说:“冀大小姐,为了你着想,你就承认与刘毕胜通奸吧!我给你们一笔钱,让你风风光光地嫁给刘毕胜!”

她竟然能把如此龌龊的事情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冀鋆冷笑不已,知道苏瑾卑鄙,但还是低估了她!

自己一旦承认了与刘毕胜通奸,就是伯父想救自己,也会因为自己德行有亏,不能插手!

在大周朝,女子与男子通奸,如果双方愿意息事宁人,男婚女嫁,官府也不追究。但如果真的闹到官府,男子面临流放,女子基本死路一条!冀夔到时候只能选择保全冀鋆的性命和名声,生生吞下这个苦果!

而冀鋆是为了冀忞才来到的淮安候府,冀夔必将心存愧疚,以后,冀夔还不是任苏瑾和刘毕胜拿捏!

松江水暖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