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宋斯年,我们结婚吧?

深夜,空旷的别墅内响起了一抹声响。

“人搞定了吗?”

“东西她已经吃了,药效应该快发作了,你记得利落一点,到时候她想后悔都没机会!”

躺在卧室沙发上的陆昭昭皱了皱眉,她迷迷糊糊的坐起身。

怀里还抱着宋斯年的相框。

男人的眉眼极为好看,明明是斯斯文文的一副金丝边眼镜,却戴出了几分冷淡矜贵的味道。

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已经死了,可笑的是,他死在了他们离婚的第二天。

身上的燥热感让她整颗胸膛都像被火灼烧了一般,迫切的想要寻求纾解。

她踉跄着爬起来,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让她紧紧抓着领口。

忽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站在门口的肖莫看到还醒着的陆昭昭明显一愣。

“你……怎么会在我家?”陆昭昭的眉头一拧,小手狠狠掐着掌心,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

这人算是宋斯年的熟人之一,却算不上朋友,他为人斯文,性格也很热络,但宋斯年好像不怎么喜欢他。

从宋斯年的葬礼回来之后,她就一个人待在家里,并没给任何人开过门。

有这栋别墅钥匙的人除了她就只有宋斯年。

“哈!妈的!”肖莫烦躁的用手搓了搓头发,“本来不想用强的,没想到你竟然还醒着?”

他猥琐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呼吸沉重的陆昭昭,视线落在她散乱的上衣上。

他恶劣的模样,完全看不出之前那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陆昭昭后退了一步,把手里的相框握的更紧了,“趁我还没报警,马上从我家滚出去!”

肖莫冷笑了起来,狭长的眼睛带着一抹阴毒,缓缓像她逼近,“你觉得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我劝你最好乖乖的从了……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额头上就被陆昭昭拿着相框狠狠的砸了一下。

趁着肖莫没反应过来,她立刻像楼梯拐角处跑去。

却在走廊尽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是萧景兰,宋斯年的继母。

之前在宋家对她最好的人。

她是因为担心她才来这里的吗?

“萧姨,快……快跑!肖莫他……”陆昭昭的话还没说完,冰凉的匕首就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的眸子倏地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萧景兰,这才意识到她和肖莫是一伙的。

萧景兰冲着黑暗中缓缓走来的肖莫低斥道:“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竟然还让她跑了?要不是我还没走,事情就败露了!”

肖莫捂着被砸的满脸是血的脑袋,眉头紧锁,“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说药效很快见效,可她现在为什么还醒着?!”

“为什么……”陆昭昭略显绝望的声音在空旷又安静的长廊里格外鲜明。

萧景兰看着她的模样,却嗤笑了一声,“为什么?就因为宋斯年他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你这个前妻!”

“怎么会……”陆昭昭的眸子微微颤了颤。

那个男人跟她结婚三年,连碰都没碰过她,最后还莫名其妙的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

他为什么要把财产都留给她呢?

萧景兰看着她的模样,嘴角得意的勾了勾,“你不知道他有多爱你吧?也对,那种连基本表情都控制不了的怪物,怎么可能会让他有人爱呢?哈哈哈……”

陆昭昭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是你……一直是你……”

她在宋家对她的好,对她的叮嘱全都是针对宋斯年的!

“唔,还算聪明嘛,”萧景兰的表情忽然阴森了起来,“多亏了你,才能让那个孩子感受到被最爱的人讨厌的感觉……”

她忽然轻轻的靠近陆昭昭,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应该还不知道吧,那孩子之前就有很严重的抑郁症。”

“轰!”陆昭昭脑子里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在顷刻间土崩瓦解。

是她,是她……害死了宋斯年?!

无法原谅!这三年那个男人到底受了多少苦!

窒息的感觉席卷而来,蔓延至身体四肢百骸的剧痛把她拖入无尽绝望的深渊。

她猛地扑向萧景兰,抱着她冲着楼梯狠狠摔了下去。

宋斯年,对不起。

这辈子恐怕没有机会偿还了。

如果有下辈子……下辈子一定会好好爱你……

……

“陆小姐?”

“陆小姐醒醒?”

陆昭昭隐隐的听到有人在唤她。

她还活着吗?

她缓缓睁开眼,温暖的阳光有点刺眼,她下意识抬手遮住了额头,却在看到对面的男人时,愣住了。

是,宋斯年。

清冷俊秀的五官亦如记忆中的那般疏离淡漠,一身冷色系西装衬得他肤色极白。

不知道是不是被阳光照着的缘故,他本就清松冷峻的气息竟然多了几分暖意。

看来她是真的死了。

要不然怎么会见到宋斯年呢?

陆昭昭这么一想,委屈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眼眶就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宋斯年和站在他身后的赵熙似乎没想到陆昭昭是这个反应。

“你若是不喜欢,不用勉强。”宋斯年的嗓音低低的,像是笼了一层雾。

他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在窗外的余晖下闪过几缕清冷的暗光。

他说着,冲着陆昭昭点了点头,站起身就要离开。

“别走!”陆昭昭猛地起身,就撞在了桌子上。

桌上原本放着的餐刀滑落下去,锋利的锯齿不偏不倚擦伤了她的手背。

“嘶……”

竟然……有痛感?

陆昭昭看着手背上出现的一颗颗血珠,彻底愣住了。

她不是在做梦?

这是真实的世界!

她下意识瞥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机,日历上的日期分明就是三年前!

是她和宋斯年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上一世,宋斯年因为嗜血变态的恶名在外,根本没有女人敢近身,更别说是和他成婚了。

而她是因为陆家需要资金周转,被迫来相亲的。

所以他们第一次见面算不上愉快,宋斯年也是这样匆匆的离开了。

之后再见面就是两个月之后了!

不行,绝对不行!

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陆昭昭这么想着,更是死死的抓住了宋斯年的袖口。

“你受伤了。”一道清冷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陆昭昭眨了眨眼,望着站在原地的宋斯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可能是第一次见她,可她已经嫁给他三年了……

还被离婚了。

忽然,修长的大手落在了她的脸颊上,拇指轻蹭了一下她眼底的泪珠。

温热的触感让陆昭昭有点恍惚。

“别哭了,我带你去包扎。”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可却躬下身尽量跟她的视线平齐。

是她的错觉吗?

她竟然觉得宋斯年对她跟前世有点不一样。

似乎……对她很温柔。

她脑袋晕乎乎的,被宋斯年直接带去了车后座。

车上放着应急用的医药箱,她手上的伤口很快就被他妥善处理了。

陆昭昭看着手上贴着的纱布,又看了看在边上正在收拾医药箱的宋斯年,果断道:“宋斯年,我们结婚吧?”

早晚得火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