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看不见的精神病患者

这座城市每天只有不到七个小时的光照,至于另外的十七个小时,太阳光线会被阻隔在高耸的壁垒之外,留给人们的只有墙下的阴影。

听负责城防的士兵说,壁垒顶端甚至能同时起落三架直升机,宽度超过了足球场。

禹秋从十年前穿越来这个世界,她就没见过墙壁外的样子。

从农货市场走出来许久,喧闹感逐渐被落在身后,她的左手拎着一桶最廉价的转基因大豆油,右手是一袋已经露天放置了三天半的打折猪排骨。

她住在城市边缘,靠近壁垒的一个废弃医院里。

“可算是......到家了。”

在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旁停下脚步,禹秋第一时间扔下手里的油和肉,揉着被勒的充血的手心和酸痛的手臂。

在她眼前,是一座荒废颓败的医院,或者叫它社区卫生所更合适。

低矮破旧的楼体甚至没有防盗门,却立了块废弃前就存在的“玉霖城精神病院”的牌子。

“麻婆婆!麻婆婆!”禹秋站在门口一边轻甩手臂一边轻声低喊。

几秒钟的功夫,铁栅栏像被人隔空推开似的,但禹秋眼前却没有任何生物的影子。

反倒是有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秋娃娃,你又去花钱了!”

禹秋看向身后的麻婆婆笑着道:“今天是弟弟生日嘛,吃点好的也不打紧。”

麻婆婆看着至少有八十岁,脸上皱纹叠着皱纹,一只枯槁的手总是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则攥着拐棍。

听了禹秋的话,麻婆婆佝偻着腰拿拐棍翻了翻袋子里的东西,露出心疼的模样,“咱院里还有不少米面呢,足够吃的,买啥肉呀!”

“就是乱花钱,年轻时候不懂节俭存钱,老了要吃苦的!”

麻婆婆嘴上念叨的厉害,可却伸出手里的拐棍钩住肉和油,轻飘飘的将两样东西挑在肩膀上,二十斤沉,却气都不见喘一下。

禹秋笑笑没说话,跟在麻婆婆身后走进医院。

这座医院里有四个病患,四个病患中,就属麻婆婆最疼她,知道她挣点钱不容易,所以经常刀子嘴豆腐心,她也不把那些话当回事,左耳进右耳出。

麻婆婆患有【共情症】,老人家因为太过关注别人的心理感受,导致看到什么事都要感同身受,这也是她总爱唠叨的原因。

走到医院大堂,这里被禹秋改造成了生活区,兼顾了做饭洗衣服和休息娱乐的功能。

“姐姐你回来啦!”

麻婆婆挑着肉走向灶台,一个小男孩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

小男孩看起来约摸七八岁的模样,剪了个三毛的发型,整个人透着股古灵精怪的劲头。

“童童生日快乐,看姐姐给你带了什么?”说着禹秋从随身的破背包里掏出一本书来。

童童兴奋的冲过来,一把将书抢了过去,“姐姐,这就是其他小朋友都看过的《七龙珠》漫画嘛?你真的给我带来了!”

童童拿着书上蹿下跳,然而他并不认识封皮上的《西游记》三个字。

“姐姐给你带的可是正版七龙珠,这本讲的也是一只猴子的成长史,姐姐知道你不识字,以后姐姐就拿这本书给你讲睡前故事好不好?”禹秋面不改色的的忽悠着。

“好耶!”童童开心的叫着,脚下一蹦,竟直接蹿到了大堂天花板上,倒吊在风扇上手舞足蹈,倒是比猴子更像猴子了。

小男孩七八岁正是淘气的时候,狗见了都要嫌弃,童童又患有【多动症】,格外喜欢上蹿下跳,但禹秋却丝毫没觉得不耐烦。

这已经是她第十次给童童过八岁生日了,童童好像永远长不大。

不,准确的说四位病患的年纪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长,他们并不受到这个世界时间的影响。

就在童童叽叽喳喳的叫唤时,拐角处走出一个巨大的身影。

接近两米五的身高,搭配上浑身紧绷的肌肉,让人轻易便能体会到他爆棚的武力值。

禹秋一般称呼他为“光头”,因为他是个秃子。

光头有【暴怒症】,情绪就没个稳定的时候。

“小屁孩闹唤什么,再吵吵老子拧断你脖子!”

光头怒气冲冲走过来,张开铁锅大的手掌,随便捏起一张单人沙发,下一刻沙发直对着童童飞了过去。

那沙发在光头手里似乎跟羽毛一样轻。

而前一刻还倒吊在风扇上手舞足蹈的童童,在沙发还没靠近时,就身形诡异的一扭,轻松躲开了沙发的攻击。

他双脚踩在天花板上,好像整个人被吸在那里似的,地心引力对他毫无作用。

躲开攻击的童童嘚瑟的对光头做了个鬼脸。

“臭小鬼,老子看你不爽很久了!”

说着光头又拎起餐桌扔向童童,原本尚算整洁的大厅顿时一团糟。

这次餐桌只在空中飞行到一半就倏地停了下来。

周遭一片静寂,仿佛时间也停止了流动,只有“哒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禹秋耳侧回响。

禹秋望向声音的来源,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女士”不耐烦的表情。

“女士”是这座医院的第四位病患,也是一位身材婀娜的年轻女性。

“女士”日常的穿着风格很是大胆前卫,每次亮相都跟走红毯的女明星似的,脸上还一定带着无比精致的妆容。

这也是她称呼她为“女士”的原因。

“聒噪!”女士蹙着眉头发表意见。

女士患有人格分裂症,每周一三五七性格高冷如冰山让人难以接近,周二四六却热情似火乐于助人。

看了眼手机,今天是周五,显然现在是高冷女士的主场。

随着高冷女士的靠近,周遭的时间仿佛逆流一般,整个大厅都恢复成了先前整洁的模样,一丝损伤也无。

这样的情景每天都会上演,禹秋早就见怪不怪。

这座医院里的人除了她以外都是精神病患,而她是唯一的正常人,于是自封了院长。

“晚上好,亲爱的女士。”

禹秋摊了摊手,高冷女士几乎不会参和光头和童童的打闹,今天估计是因为吵到她睡下午觉了所以才出面。

女士没有搭理禹秋,脸上写满了“离老娘远点”几个大字。

而原本暴躁的光头在看到女士时,脸上竟露出了一丝丝敬畏之色,火爆的脾气也收敛不少。

“年轻人之间打打闹闹正常,不过该吃饭的时候还是要吃饭,人是铁饭是钢,老太婆我就希望你们年轻人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到老了一身病,年轻人......”

麻婆婆又开始唠叨起来。

不过与此同时,前一分钟透着腥味儿的生排骨,现在却已经被炖的软烂咸香。

这种事也只有麻婆婆能办到,高压锅见了都得崇拜的五体投地。

麻婆婆是一位好厨师,或者说,她是一位擅用“火”的高手。

有麻婆婆和高冷女士镇场,光头与弟弟倒是不敢再胡闹。

香喷喷的排骨端上桌,五个人围着桌子排排坐。

禹秋坐在正中,先是给麻婆婆盛了一块排骨,不过那块排骨被老人家立刻夹到了童童碗里,嘴中还念叨着小寿星先吃第一口。

“怎么只是猪排骨啊?猪不好吃!”

其他人都吃的津津有味,就连一向不怎么有食欲的女士今晚都胃口大开,唯独光头抱着肩膀不下筷子,对排骨满脸嫌弃。

禹秋知道光头爱吃的肉是什么,光头为了解馋经常会自己一个人溜出病院,去河边打捞一些原本用两只脚行走的生物尸体。

她十年前穿越到这个世界时的地点就是这座病院,那时的她身无分文,又对这个世界毫无了解,因此只能住在这座病院中。

十年的朝夕相处和磨合,这里的一切,禹秋都已经适应了。

包括这四个病患的秉性,和他们身上所具备的超自然力量。

五人围着桌子温馨的吃着饭。

与此同时。

距离病院五百米开外的一座高层建筑里,不算大的办公室里挤了十几个人,目光统统锁定在病院的方向。

三架高精度望远镜正瞄准这座病院,站在最中间观察的是个中年男人。

他和在场其他人一样穿着制式服装,只是别人都穿一身黑,唯独他是全身白色,象征着他在这群人的特殊地位。

“韩总办,能确定了吗?”

韩汉听到身后下属的询问,这才把眼睛离开望远镜,酝酿了一口气后,才缓缓挺直身子,长时间保持弯腰状态让他后背有点酸。

“已经能确定了。”韩汉转过身,看向十几位下属,语气严厉又笃定,“废弃医院中只有一个女孩,根据观察她应该是觉醒了御能的御能者,具体能力尚不知晓。”

韩汉之所以这么判定,理由其实很简单。

因为自从禹秋站在门口喊第一声麻婆婆开始,她的身边就从未出现过任何人影!

而且韩汉还观察到,禹秋竟然能让食用油和一袋子排骨跟着自己漂浮飞行,更能让沙发和餐桌在她完全没触碰到的情况下原地起飞又复原,更过分的是,她居然一分钟就烹饪好了排骨。

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了她是一个觉醒了御能的御能者!

他们已经观察禹秋很久了,知道禹秋似乎认定自己身边还有四个人跟她一起生活。

但实际上他们趁禹秋不在时,去那座病院探查过,里面什么都没有。

据他们猜测,禹秋认定存在的那四人,恐怕根本就不存在,他们只是禹秋那无可比拟的精神力形成的超自然意念形体。

在禹秋的角度上,四位病患具备独立的人格和完全不相同的能力,但其实四位病患都是属于她精神力的一部分。

麻婆婆、童童、光头以及女士,都只是她精神力的分化产物。

“各位,接下来的任务可能会很麻烦,因为我们目前无法判定已经觉醒的目标是否与人类为敌,因此需要对她进行行为测试,如果她变成了嗜血如命的魈族,那么就要将其就地抹杀。”

人类觉醒后会走向两种完全不同的道路,第一种是成为具备正常人类思维同时拥有超自然能力的御能者。

第二种则是同时觉醒了内心深处的恶,使其变为与人类为敌的异种,这一类人被归类为“魈”。

魈族对人类社会的威胁极大,人们为了抵御外界魈族的入侵,这才围绕整座城市建立起高耸如云的壁垒。

城市壁垒之内,理论上是相对安全的。

若城市内部出现魈族,这绝对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情况。

韩汉板着脸,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金色徽章,对所有下属命令道:

“执灯人联盟,开始行动!”

赵康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