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退亲

京城,忠勇伯府苏家。

开春之后,天气暖和,丫鬟们将被褥都拿出来晒晒太阳,去去霉气。

丫鬟青玉抱着被褥出来,交给了小丫鬟。

她余光瞄见红玉从外头回来,一路要进主子的屋子里,她连忙走过去,拉住了红玉,“姑娘还在睡呢,昨夜哭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睡下的,你别进去,而且老夫人也说让姑娘多睡一会的。”

红玉穿着红色比甲,脸上还涂了一层薄薄的胭脂,她笑道:“老夫人那里可有热闹看呢,姑娘家里那位妹妹,正在老夫人的院子里跪着呢。”

青玉惊讶了一瞬,随即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她还有脸过来呢!要不是因为她!罗家会来退亲吗!”

青玉越想越觉得委屈。

罗公子是苏老夫人千挑万选,为沈云娇挑选出来的夫婿,都已经定亲了,婚期定在今年下半年,结果被沈云娇同父异母的妹妹沈云雪横插一脚。

沈云娇不是忠勇侯府苏家的小姐,是苏老夫人收留的姑娘,在婚约上本来就艰难。

如今,罗公子为了沈云雪,让罗夫人来退亲了。

红玉抱着看好戏的想法,想去屋子里和沈云娇说一声。

青玉慢了一步追上去,压低声音说:“等姑娘醒了再说吧……”

青玉追着红玉进了屋子里,才发现沈云娇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发呆。

看到两个丫鬟进来,沈云娇才看了过去。

红玉嘻嘻地笑了两声,喊了一声姑娘就要过去。

她是和沈云娇一起长大的,沈云娇把她当成亲妹子一样,在私底下,从来就不要求她行礼的。

红玉笑着走到床边,被沈云娇清清冷冷的眸子一看,看得她心里毛毛的,连忙停了下来。

沈云娇的视线移到红玉的发髻上,正戴在红玉头上的红宝石簪子,还是苏老夫人特意赏赐给她的。

沈云娇想不明白,她对红玉这么好,为什么上一世红玉还要害她?一杯毒茶送她见了阎王!

可惜,她没有去阎王那边报到,而是回到了十五岁这年。

蓦地,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上一世最后的记忆,是萧时敬看着自己时温柔的眼神。

她抿了抿唇,心中泛起异样的情绪来。

一向高高在上如神祇一样的定北侯世子爷,对苏家的小姐们都是不苟言笑,全身散发着寒气不让人亲近的,竟然把只剩最后一口气的她抱在了怀里。

原来,冷冰冰的萧时敬,他的怀抱是温暖的。

“小姐?”青玉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她总觉得,自家小姐怪怪的。

沈云娇回过神来,一说话,声音嘶哑得厉害:“我要起来。”

哭了大半夜,声音不哑才怪。

青玉连忙去拿架子上的衣裳。

红玉回过神来,就在床沿坐了下来,带着一丝兴奋说:“姑娘,沈家那位姑娘正在老夫人的院子里跪着呢,等一下您见了她,先给她一巴掌!这样不知廉耻,抢自己姐姐的姻缘的人,就该痛打一顿!”

沈云娇的眉毛都不曾动一下。

重生之后,她以为再见到红玉,会恨不得立刻杀了红玉。

可现在,她很平静,平静得让红玉坐如针毡。

“姑娘,您到底怎么了呀?”红玉只觉得一拳打到了棉花里,生出浓浓的无力感来。

沈云娇把她当成亲妹子一样,何曾对她这样冰冷过。

为了讨好沈云娇,红玉试探地道:“那不如等一下,奴婢打沈二姑娘一顿,给您解气?”

沈云娇心里发冷,上辈子她怎么会认为红玉忠心为主,为了她不惜和苏家上下都撕破脸,她要报答红玉,就要对红玉更加的好。

现在她冷眼瞧着,就是红玉的擅自主张为她出头,让她在伯府里树敌无数。

恐怕除了苏老夫人,没人待见她。

上一世,若不是红玉送上来的一杯毒茶,恐怕其他的苏家人,还不知道要怎么奚落踩她。

沈云娇垂着眼帘,语气冰冷,“起来。”

红玉啊了一下,茫然不解。

沈云娇抬起眸子,眸子里戾气横生,“你弄脏了我的床。”

红玉一下子弹跳了起来,瞪大着眸子盯着沈云娇。

从前的时候,她还和沈云娇一张床上睡过呢,怎么现在就嫌弃她了?

她想刺两句,可瞧着沈云娇的脸色,又把话咽了下去,抿了抿唇站在一边。

青玉取了衣裳过来,服侍沈云娇穿上,又给沈云娇简单地盘了一个发髻。

瞧着镜子里才十五岁,鲜活的少女,沈云娇眼眶湿润。

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那她一定好护好苏老夫人!

不让苏老夫人和上辈子一样,死得不明不白的。

沈云娇沉默地站起来,往外走去。

青玉跟着走了几步,又飞快地跑回来,“你杵着做什么?”

红玉傲娇地哼了一声,因为沈云娇对她突然的冰冷,正一肚子的气呢。

她赌气地道:“姑娘看不上我,我跟着去做什么?”

青玉叹道:“你呀!”

青玉没再说什么,赶紧出去追赶沈云娇去了。

*

苏老夫人所居住的平康院里,丫鬟们进进出出、来来往往有条不紊的,除了脚步声不发出任何一丝嘈杂。

她们似乎都没瞧见,跪在院子里的女子。

饶是已经开春了,地上依旧是冷冰冰的。

沈云雪跪了快一个时辰了,跪得膝盖又冷又痛。

可是来的时候,她娘交过她了,一定要用苦肉计打动苏老夫人和沈云娇。

沈云娇最容易心软了,到时候不仅把罗家的亲事让出来,还会将苏老夫人为她准备的嫁妆拿出一部分来给沈云雪,到时候沈云雪就能风风光光地出嫁了!

沈云雪越想越激动,连膝盖上的疼痛都顾不得了。

她低下头,掩盖住面上的笑。

不知又跪了多久,只听院子门口的丫鬟在喊着沈姑娘,然后由远及近的丫鬟都停下来喊沈姑娘。

沈云雪猛地抬起头来,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只见一少女正自外走来,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沈云娇。

沈云娇穿一件丁香色的蝴蝶戏花褙子,看面料又软和又精致,肯定是上等的。

她的腰间一条绯色的腰封,勾勒出芊芊细腰,腰间挂着的双鱼玉佩,在阳光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沈云雪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宁宁安安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