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纯爱战士

“醒了?”

顾朝朝努力地睁开漂亮的杏眸,在对上男人剑眉星眸的瞬间,一串儿不属于她的记忆纷纷涌入而来。

原来顾朝朝穿书了,成了不久前追得娱乐文里同名作死女配。

面前的男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小说的男主厉辞暮。

顾朝朝记得故事的主线——

女主王雪琪在夺得大满贯后,和男主携手将原主送进了精神病医院,然后任由原主抱着未成型孩子的骨灰盒,凄惨地度过余生。

简单代入后,顾朝朝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警惕地观察了下周围,那些由地面上凌乱的衣衫烘托出粉红色的气氛,若没猜错,自己应该刚好穿到了与男主的新婚夜。

也就是这一晚,王雪琪就会作为真千金就会回到王家,而男主对原主的好感也会慢慢流失。

眼下正是改变自己悲惨命运的时刻。

似乎被顾朝朝醒来后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厉辞暮英挺的俊眉染上了一丝寒霜。

今天都是家族的人才来参加的低奢婚礼,但他能感受到朝朝对自己厌恶到了极点。

方才在酒精的作用下,厉辞暮想着把夫妻名分落实到位,但完全没预料顾朝朝因为反应过激直接晕了过去。

厉辞暮瞬间酒醒了大半,他匆忙叫来家庭医生,在确保顾朝朝的身体无样后,才坐在床沿静静地守着她。

“有水吗?”

顾朝朝抿了抿干涩的唇瓣,她在短时间内接收了太多的信息,需要喝口水压压惊。

厉辞暮虽然模样清冷,但是听到顾朝朝说要水的时候,办事效率也很快。

顾朝朝接水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厉辞暮的胸肌,水杯里的水很争气地溅了出来。

“对不起。”顾朝朝连忙道歉,她的小手本能地抓住厉辞暮结实有力的胳膊。

方才忙着消化小说中的情节,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面前的男人。

妈耶。

不愧是男主,极佳精致的骨相,恰似长在顾朝朝的心巴上。

水墨色真丝的睡袍因为沾了水,那些珠子隐约可见的随着他的胸蹚慢慢坠落。

一块……

两块……

不多不少,正好八块腹肌。

顾朝朝没出息地咽了下口水,她的脸颊不自然地泛起粉红的云朵:“阿辞。你要不要……去处理一下?”

“不碍事。”厉辞暮虽然好奇顾朝朝醒来后没有与自己大吵大闹,但他并没有多问,重新接好水后,为避免尴尬,还特地换了个话题:“婚礼期间,你一点东西也没吃——”

顾朝朝闻言差点儿没被水呛着。

她想今晚过后男主要与原主的发生史上最大的矛盾,为了能够在未来保住小命,便主动拉起厉辞暮的手。

“阿辞。我不吃东西,是因为前段时间上综艺的时候,被观众隔着屏幕取笑身材,所以才减肥的。”

厉辞暮喉咙像是被什么糊住了,他的余光无意撞上小姑娘锁骨下的玫红,竟一时语塞。

“好啦。你该不会是觉得我因为生气才不吃饭的吧?”顾朝朝见厉辞暮没有回应,抽出小手勾了勾他高挺的鼻梁骨。

“没。”厉辞暮的俊脸腾地一下就红了,然后轻声道:“我们朝朝一点儿都不胖,根本不需要减肥。”

原本厉辞暮还担心按照朝朝以前的性子,醒来肯定是要闹离婚的,现在他的心里却因为她这份莫名的改变感到十分愉悦。

“上镜都会显胖的!”顾朝朝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轻微的动作,就能让厉辞暮忽略了她的变化,“人家也想美美的在镜头下呀~这样就算以后有人提到厉家的媳妇儿,阿辞也会因为有个漂亮的媳妇儿,脸上有光不是吗?”

男主竟还是纯爱战士!

顾朝朝不由地在心里感慨:原主是有多瞎啊,居然连如此绝色老公都不要QAQ

为了进一步打消男主对自己的疑虑,在所有都恰到好处的氛围里,顾朝朝做出了没有赔本的生意。

翌日清晨。

顾朝朝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

她抬起有些酸胀的胳膊,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改变厉辞暮对自己的看法。

“我的小祖奶奶,你那金主亲妈怎么认为的王雪琪?《全爱豆爱心公益运动会》第二期还能看见她吗?”

电话那头的女人是原主的经纪人夏真真,若不是她的这通电话,忙着抱着厉辞暮大腿的顾朝朝几乎快要漏掉原著埋下的伏笔。

由于原主性格过于盛气凌人,在录制第一期的时候就利用家庭去打压同期的队友王雪琪,尽管主办也觉得原主做得太过分,可架不住原主背后的王家。

不过天道好轮回,若非原主让王家人去打压王雪琪,也不会让王夫人发现王雪琪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今日录制节目的时候,王家就要借势为自己的亲女儿反过来打压顾朝朝了。

“她不是我亲妈。”顾朝朝将嘴角的泡沫用水冲洗干净后,自己简单地画了个妆:“她是王雪琪的亲妈。”

电话那头的夏真真听得是一头雾水。

她知道顾朝朝一直倾慕陆家的二公子,现在被迫与厉家低调联姻让顾朝朝多少有些怨气,但也不至于说连亲妈都不认识的程度了吧?

夏真真只当顾朝朝在发疯文学,并没有当回事,只说:“就算你想同陆二公子私奔到月球,至少也要等录完节目吧?省得下次人家又拿咱们没什么职业道德说事!”

顾朝朝因为在洗漱,手机是外放的状态,她从池中抬起刚洗过的脸时,看到了镜中厉辞暮阴郁的目光。

厉辞暮什么时候进的房间?

顾朝朝只觉得背后一阵恶寒,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厉辞暮应该是听到了夏真的对话吧?

她哪里还能等着夏真真继续吐槽,赶忙挂断了电话。

“私奔?”

厉辞暮将这两个字特地咬得很重。

他本以为经历过昨晚朝朝是想着和自己好好过日子,但无意听到通话才明白朝朝一直是委曲求全,刚建好的信任也随之瓦解。

“啊。老公。”顾朝朝转身,精致的小脸堆满笑容,她白皙纤细的藕臂环挂在厉辞暮的脖子上,立刻讨好道:“你清早去哪里了?”

厉辞暮始终冷着脸,他并没有回应顾朝朝的问题,兴许是在看她还能用什么拙劣的演技糊弄自己。

朝朝暮欢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