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重生

夜色浓重,高楼直插夜幕,绚丽的灯光交错变幻,映照着“NIGHT”酒吧的名字,透过大门缝隙,能看到里面众人奇装异服,迎着激烈的音乐扭动狂欢,开怀畅饮。

舒婉站在门口,心神恍惚,她是在做梦吗?

明明睡前,她还在丞相府北苑,再一睁眼,却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脑海里多了一段陌生的记忆,被一群陌生的人带到了这里。

“少夫人,小少爷就在里面。”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中年人走过来,这是傅家的管家。

舒婉还没有弄清楚现在究竟是梦还是幻境,她掩住万千思绪,淡定的点了点头,“带路吧。”

看着舒婉淡然清丽的侧脸,管家愣了一下。

舒婉还是那副熟悉的容貌,皓齿蛾眉,辰星牙月,可气质却完全不一样了。

此时的舒婉,只要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如天上明月,仿佛应该理所应当的接受众人的仰望。

在某一个瞬间,管家甚至想到了他们家大少爷,两人之间,竟有种莫名的相似。

半晌,管家终于反应过来,试探的喊了一声,“舒小姐?”

“不走吗?”舒婉微微蹙眉,眼中有着长期居于高位的威势,轻轻扫过来,看的人心中一颤。

她身为丞相嫡女,皇朝未来的太子妃、一国之母,地位尊贵无比,早已经习惯了作为上位者的身份。

然而她这动作落在众人眼中,就跟彗星撞地球一样离谱了。

毕竟两个月前众人才见过舒婉,那时候她唯唯诺诺,话都说不完整,跟现在截然相反。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舒婉离开的方向。

她身形袅娜,脚步沉稳,行走间,仿佛一副流动的水墨画,尽显高贵雅致的气度。

管家在傅家呆了这么久,见过无数达官权贵,然而此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这舒婉身上浑然天成的贵雅,是那些皇室公主身上都没有的。

众人还在怔愣间,舒婉的背影已经快要消失在门口,管家连忙冲众人使了个眼色,“跟上。”

舒婉进了酒吧,震天的音乐吵得她耳朵都在疼,场内灯光变幻,根本看不清人脸,舒婉站在拐角处扫了一遍,并没有看到傅家的小少爷在哪里。

“真怪,酒吧打电话说的是小少爷在这里打架,但他看起来没什么事啊。”管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舒婉偏过头,“哪个是傅扬?”

管家指了指贵宾卡座上的一个背影,“那个银色头发的就是小少爷。”

顺着管家的手指的方向,舒婉果然看到了一个银发少年,正翘着二郎腿歪坐在沙发上,那边灯光暗,看不分明少年的样貌。

“你们去,直接把他绑了带回家。”嘈杂的音乐吵的舒婉有点头疼,对付这种顽劣少爷,她选择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

“是,少夫人。”

下属得了舒婉的命令,直接朝着傅扬走过去。

这时,傅扬那边的人也已经发现了舒婉,毕竟她这张显眼的脸放在这里,不发现都说不过去。

“林扬,你后妈果然来找你了,真别说,你后妈长得真漂亮。”

傅扬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是傅家人,因而在同学好友面前都是化名“林扬”。

“有多漂亮,让我也看看,今天还是我跟小妈第一次见面呢。”少年懒洋洋的抬起头,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

他有一张极其精致的脸,那头扎眼的银发,在这张脸下也沦为了最不起眼的衬托。

他手腕和手指上戴着金属饰物,右耳戴着十字架的钻石耳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再加上那随意慵懒的坐姿。

明明每一项都将“桀骜轻佻”发挥到了极致,可他却并不让人心生反感,究其根本,大概是因为他那双相当清澈的眼睛。

尚才14岁的少年,即使极力的想要彰显个性和叛逆,却掩不住如夏日清泉一般的眸光。

不过,此时让舒婉愣神的却不是这个。

而是,少年跟她前世的恩人,居然有五分相似。

但跟前世那个温文儒雅的恩人不一样,少年十分轻佻的冲着舒婉挑了下眉,“小妈怎么跑出来买醉了?要不一起喝一杯?”

傅扬这是明摆着在挑衅舒婉了,管家示意保镖将傅扬带走,舒婉却微微抬手,“你们去外面等着吧。”

管家不太放心,毕竟他比舒婉更了解傅扬的性格,“少夫人,不如”

“没事,你们出去。”

“好吧。”

既然舒婉都这么说了,管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带着保镖离开。

“你不走,是要留下来跟我们一起玩吗?”傅扬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目光扫过舒婉,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惊艳。

嗤,他爹还挺会找美女。

“玩什么?”舒婉顺势在傅扬身边坐下,偏过头去看他。

傅扬微扬起下巴,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骰子,“会玩这个吗?”

“我赢了,你就跟我回去。”舒婉说着话,注意到傅扬面前的鸡尾酒,有点好奇,“好喝吗?”

听到舒婉前面那句,傅扬下意识的就要嘲讽,但舒婉后面来那么一句,让傅扬有点措手不及。

“你想的挺多。”

听到舒婉这话,众人一阵哄笑,因为傅扬就没输过。

不管别人的嘲笑,舒婉拿起骰子,“三局两胜,比大比小?”

“比小。”

“好。”

看热闹的人早已经把两个骰盒都摆好,舒婉拿过骰盒,随手摇了一下,然后直接扣在了桌上,“好了。”

“小妈这海口夸的挺大,但”傅扬嘲讽的话都还没说完,就看到舒婉打开了盒子,里面三个骰子叠成一个,最上面的骰子面正好是“1”。

傅扬眸光顿住,有些意外的看了舒婉一眼。

他身边的人还想说些什么,傅扬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安静,然后他拿过盒子,如舒婉一样轻摇了一下,然后打开放在桌上,也是一个“1”。

舒婉盖上盒子,重新摇了一下,然后再打开,依然是个“1”。

傅扬随之跟上,两人打成平局。

“真是怪了,林扬,你小妈这么牛吗?”傅扬还很淡定,他的朋友已经按捺不住兴奋了,“看来你们要打平手了。”

“没劲。”傅扬随手一晃,三个摞在一起的骰子便出现在桌上,他冲着舒婉摆了摆手,“行了,你走吧。”

“不会平局。”舒婉肯定的接过话,依然跟刚才一样摇了一下盒子。

但要是有人注意看的话就会发现,虽然动作一样,但在最后落盒的时候,舒婉的手腕动了一下。

其他人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只有傅扬,在骰子落下的瞬间,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

但他也没当回事,端着酒杯抿了一口,“最小的就是1,你说不会平局,看来你对自己不是很自信嘛。”

“我对自己挺自信的。”舒婉揭开盒子,里面原本的三个骰子,已经化成了一堆粉末。

傅扬一口酒卡在嗓子口,上不来下不去,憋的脸都通红,他咳嗽了两声,嗓子口的气依然顺不下去,整个人像是被捏住了喉咙,众人吓得连忙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叫救护车。

眼看傅扬的脸都快憋紫了,舒婉走上前,一掌拍在他胸前。

“给你胆子了,你敢打我?”傅扬瞪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舒婉。

舒婉指了指他的喉咙,“你就这么跟你的救命恩人说话啊?”

傅扬这才反应过来,正是舒婉刚才那一掌,让他缓过气了。

傅扬神色不自然的咳了一声,“那是我身体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舒婉也不跟他计较这个,“我赢了,回家。”

“我又没说要说话算话。”傅扬缓过气了,重新嚣张起来,他胳膊搭在沙发上,懒散的翘起二郎腿,一副我就不走,看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此时时间已经很晚,虽说换了个时代,但舒婉的生物钟还是挺准的。

困意上涌,舒婉少了些耐心,她走到傅扬面前,最后问了一遍,“真不跟我走?”

舒婉本身就是偏清冷的长相,她严肃了神情看着人的时候,莫名有种压迫的威严。

但傅扬显然是不想承认他会被舒婉压制住的,他重新换了个更嚣张的姿势,鞋尖高高的对准舒婉。

他就不信了,就舒婉这小胳膊小腿的,还能镇压得了他?

他冲着舒婉挑了挑眉,“小妈你”

话没说完,舒婉突然伸手在他肩骨处点了一下,傅扬想说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然后,他就被舒婉,当着他众多小弟的面,像拎小鸡崽一样的,把他拎出了酒吧。

!!他的面子丢没了!他跟舒婉不共戴天!!

木林森焱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