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你好,是沈先生吗?”

“你太太时瑶小姐出了车祸,手术需要你签字,麻烦赶紧过来医院一趟!”

手术室里,时瑶躺在病床上,右腿钻心的疼让她意识模糊。

听到护士打电话,她费力睁开眼,眼底露出希冀的光。

“哪家医院?”

外放的手机里,传出男人冷漠寡淡的声音。

护士愣了一下:“人民医院。”

“正好,推到外科手术室顺便捐肝,我一起签!”

护士震惊了:“可是伤者她……”

电话被无情挂断。

嘟嘟的忙音如同催命符咒,声声落入时瑶的耳朵,砸的她的心一片血肉模糊。

她的丈夫,在得知她车祸的第一时间,不是担心她的安危,而是想着拿她的肝,去救他的心上人!

她苦笑一声,缓缓闭上眼睛。

有些人的心,真的捂不热。

是她自己天真,少女情怀时被他无意间救了一次,就对人家一见钟情。

追着他跑了七年,隐瞒身份,背弃亲人,放弃所有,把自己硬生生变成另外一个人。

到头来,却只是救他心上人的工具而已。

爱和不爱,区别明显。

泪水无声滴落,浸湿枕头。

死心吧,时瑶。沈沉渊不爱你,哪怕你死在他面前,他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或许,他还会庆幸,终于甩掉了你这个粘人精,转头就跟他的心上人双宿双栖。

你执着的深情,在他眼中,连笑话都不如!

心脏钝痛,时瑶强撑着支起身子,颤抖着从护士手里拿过手机,再次拨通沈沉渊的电话。

那头很快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冷漠嗓音:“我说了……”

“沈沉渊,我们离婚吧!”

外科手术室门口,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愣了一下。

皱眉:“时瑶,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一点肝而已,对你没什么影响。我会给你钱,五百万,够不够?!”

时瑶笑了。

眼泪大颗大颗滚落,右腿骨折的痛,及不上心底万一!

沈沉渊就像一个刽子手,轻而易举就能将她的心绞得粉碎。

“沈沉渊,我在你眼里,就是个为了钱什么都肯做,贪得无厌的女人,是吗?”

沈沉渊冷笑一声。

“难道不是?”

她当时不就是为了钱,才跟他协议结婚?

虽然婚后表现出一副爱他至深的样子,可不一样事事跟他谈钱?!

时瑶笑出了声:“好,好,好!”

她一连说了三个好,一个比一个更撕裂,叫人心情莫名沉重。

沈沉渊抿了下唇:“赶紧过来,如果觉得钱不够,你可以开价!”

时瑶闭上眼睛,强撑的意识似乎到了崩溃边缘。

她虚弱的落下一句:“不必了。”

“只要你离婚,我……”

意识被黑暗吞没,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

等时瑶再醒来,她已经躺在普通病房。

手背上挂着点滴,右腿打了厚厚石膏,吊在半空。

睁眼的时候,护士在给她调点滴的速度。

“我的孩子……”她急急坐起。

出车祸时,她刚从医院检查出来,确认怀孕。

而后接到苏芩发来的亲密照片,还有一张孕检单,这才失神之下撞上路边护栏,车头凹陷卡入,伤到了腿。

护士急忙安抚:“放心,你很幸运,孩子没事。”

“只是你右腿粉碎性骨折,手术用了十八颗钢钉聚合,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使用了麻药。”

“那孩子……”

护士叹了口气:“你如果还想要的话,建议后期密切监控孩子生长发育情况。如果不要的话,趁现在……”

时瑶垂眸打断她:“我能问问,我……先生来过吗?问过我的情况吗?”

护士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一言难尽:“他……在13楼vip病房。”

不用想都知道,那儿住的是苏芩。

时瑶本以为自己会难受,可她居然意外的心如止水。

“可以麻烦你替我叫他过来一趟吗?”她说,“你告诉他,不会耽误太久,几分钟。”

护士叹息一声,怜悯道:“好,我等会忙完就去。”

沈沉渊来,是一个小时以后。

男人推门进来,看了躺在床上苍白虚弱的时瑶一眼,皱眉。

开门见山:“什么事?”

他的嗓音冷沉凉薄,态度十分的不耐烦。

若是以前,时瑶肯定难过的要死。

可现在,她只是平静的看着沈沉渊:“我现在不方便,所以离婚协议书就麻烦你来拟吧。”

“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另外,结婚时,爸……沈伯伯给我那5%公司股份的彩礼,等我出院后就去公证转让给你。”

“如果你着急,也可以把公证人员叫来这里,我会配合。”

沈沉渊怔了一下,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

半晌后皱眉:“时瑶,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若存儿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