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有些事情我不想知道

金丝雀?

沈沉渊给剥橘子的手微颤一瞬,余光见她脸上没什么别的情绪,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几分。

若是以前的时瑶,断然不会说出金丝雀这样的话。

想着医生说,刚生完孩子的产妇情绪上会出现多样情况,沈沉渊便以为是这个样子。

“我想了想,等你出了月子,正好带你和孩子们出去玩玩。”

“到时候这边也是冬天了,带你去意国那边走走看看,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去一个风景区,正好我也约上了。”

听着沈沉渊说起这件事,时瑶眸色晦暗不明。

她记得,那个景区的事情,只不过是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而已。

没有想到,眼前的人会记到现在。

“不着急,等出了院以后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忙去玩儿,什么时候都可以。”

她语气淡淡,让人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沈沉渊见状,也笑着点了点头,“只要你想去,我随时都会带你去。”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气氛显然有些尴尬。

时瑶拿着平板整理最近收到的文件,头忽然一疼。

一些很是陌生的记忆在脑海里快速闪现,让她抓不住。

沈沉渊注意到她的动作,紧张的将手中拿着的东西放下,“怎么了?是头忽然又疼了吗?”

男人的声音,在时瑶耳边传来,有些模糊不清。

她摇了摇头,耳边传来一阵耳鸣声。

“我没什么事情,沈沉渊,你帮我倒一杯水吧。”

随着耳鸣感消失,时瑶头也不似方才那般疼痛,她揉了揉太阳穴缓了缓。

面前递过来一杯温水,她正要伸手去拿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一个场景!

震惊之下,时瑶下意识的将面前的手甩开,“滚开,不要碰我!”

忽如其来的呵斥声,以及杯子碎裂在地上发出的声音,都让沈沉渊有短暂的失神。

他视线紧紧盯着病床上的时瑶,眼里充满小心翼翼,“瑶瑶,你怎么了?”

时瑶回过神,也注意到了地上打碎的茶杯,眼底闪过一丝懊恼。

“抱歉,刚才我有一些难受,所以才那个样子,你不要放在心上。”

她叹了一口气,眉眼间不经历露出的烦躁,却让沈沉渊的心很是不安了起来。

“瑶瑶,要不要让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

沈沉渊说着,就要拿出手机让程安安过来。

却没有看见,病床上的人在听到他的声音后,眼底烦躁更深了几分。

“沈沉渊,我这里有护工,要不你还是先走吧。”

时瑶的声音,将沈沉渊正准备拨打电话的手,也给打断在那。

见女人紧皱着眉头,像是在极力忍着情绪的模样。

沈沉渊眸底满是受伤,他缓缓点了点头,“好,那你要是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发消息,我让李凉送过来。”

“嗯。”

时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如今听到沈沉渊的声音,心里就升起来一股焦躁。

随着病房的门被关闭,她躺在床上缓了好一会,这才感觉那股烦躁感逐渐消散。

“咔嚓。”

听着房门被开启的声音,时瑶转头望去。

在看清楚是顾勉青后,有些意外,“顾医生,你怎么来了。”

她这才注意到,顾勉青身上穿得不是常服,而是白大褂。

“我受到医院的邀请,最近会在这边看病号,正好现在没事就想着来看看你的情况。”

顾勉青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身上挂着名牌。

“顾医生果然厉害。”

时瑶笑着夸赞两句,鼻尖嗅到一股很清新的药草香,原本还有些焦躁的心,瞬间平复。

“顾医生刚从中药房过来?”

想着之前顾勉青给自己的香包,回国的时候也忘记带着。

顾勉青看出她眼底闪过的烦躁之色,心里划过一抹了然。

“对,我想着时小姐之前的香包,肯定是放在了国外没带回来,所以就专门又给你弄了一个。”

顾勉青将东西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了过去。

随着香包拿出来,那股气息更加浓重,时瑶焦躁的心也越发平静,看着手中香包的眼神里也满是惊喜。

“真不愧是顾医生,给的东西就是好用。”

时瑶很是珍视的,将香包放在了床边。

“就是三天一还,不过我隔着三天就会来看看时小姐的。”

顾勉青笑了笑,并没有将女人的话放在心上。

见时瑶这么开心,他眸色一暗,故意压低了声音提及之前的事情。

“不知道时小姐有没有想明白,那件事还需要我告诉你吗。”

时瑶脸上笑容瞬间消失,脑海里不由的想起了,方才沈沉渊在的时候,闪过的那一道场景。

她呼吸一重,有意回避这个话题。

“还是等等再说吧,我现在身体也没有养好,有些消息还是不想听的。”

见她还在拒绝,顾勉青眼底上过几分烦躁,总是这样不告诉再长了,这俩要是真的冰释前嫌了。

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不都白费了吗!

“时小姐,有些事情还是早知道早好,况且这件事情,跟你的终身大事也是有关系的。”

“作为你的主治医生以及你的朋友,我并不想你被人随意蒙蔽。”

见男人情绪这么激动,像是想要让她迫切的知道什么事。

时瑶心里起了疑虑,只是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顾医生,既然你说这件事情和我有关,那我也有权知道和不知道。”

“我现在身体没好,实在是不想去管那么多的事情,估计上要是没什么事还是赶紧回去,别让慕名而来的病患找不到你。”

察觉到面前的女人有些警惕,顾勉青也只能放弃,等到下一次再找别的机会说。

“既然时小姐不想知道的话,那我就等着石小姐想知道的时候。”

顾勉青淡然一笑,没有再多说别的,转身离开了病房。

心里却想着,要找个机会,搞出来别的事情才行。

不然总是这样,可得不到他想要的结果!

目送着男人离开,时瑶眼底划过一抹怀疑。

不知为何,心里总觉得这个顾勉青越来越越不对劲。

若存儿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