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时瑶情绪很不对

“具体你先调查,在没什么确凿的证据之前,先按兵不动。”沈沉渊思量后,才将话说出来。

忽然想到很久之前,他去楚家拜会的时候。

倒是听楚父提及过顾家的玉石,货色倒是很不错,但似乎不是在意国产出的。

但也不像是国内的货色,很有可能是北非那边。

“你暗中多查一下,看看顾家的产业在什么地区,到时候我抽空,我们一起去看看。”

这个顾家之前一直没听说过,可一出手,玉石的货色堪比国内几大家。

甚至跟夏家的不上向下。

“行。”

徐晔点头,将这点记了下来。

眼看时间也差不多,沈沉渊也没了继续喝下去酒的兴致,结了账后便回了别墅。

随着别墅灯光打开,客厅内的场景展现在眼前。

沈沉渊看着面前熟悉的摆设,脑海里忽然回想起之前,时瑶在这个家里时的画面。

那些画面在如今,都变成沈沉渊可望而不可即之物。

他疲倦的躺在沙发里,手机在此时传来震动声。

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一张图片。

图片上时瑶的神情,全不似跟他一起相处时的烦躁,望向男人的眼神也亮晶晶的。

让沈沉渊心口像是被锤子狠狠砸了无一下一般,疼的他都有些无法呼吸。

“瑶瑶,为什么你对别人就能漏出这样的笑容,偏偏对我不行呢?”

沈沉渊深深叹了一口气,方才注意到照片里的男人是谁。

居然是顾勉青,只是这个男人怎么穿着医院医生的衣服?

想到这点,沈沉渊当即将照片等等发给李凉,让他查查看看照片是谁发的,以及顾勉青现在的情况。

李凉很快就将男人要的信息发了过来。

“他怎么会被邀请。”沈沉渊眼底浓重之色更深几分,心里忽然涌现出不好的预感。

起身本想去医院,在注意到时间后又止住脚步。

更担心的是,时瑶看见自己烦躁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他还是将这件事告诉给程安安,让她尽快换一家医院。

顾勉青偏偏这个时候被医院邀请,实在是有点太巧合,巧合的就好像是在故意接近时瑶一样。

等到程安安那边回了消息,沈沉渊这才放心入睡。

只是这一晚上,梦中全是时瑶遭遇危险的模样,也让他在半夜中惊醒,久久无法再次入睡。

……

时瑶正吃着早餐,在听到程安安的话后,有些不明白。

“怎么好端端的忽然要换医院,这里不是挺好的吗?”

程安安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时瑶解释这件事,只能含糊其辞的将话说过去。

“这边疗养情况没有那边好,况且距离的还远,我们也是想让你换个环境,对你也有帮助。”

见好友眼神闪躲,时瑶眯了眯眼顿时明白绝对是因为别的事情。

“安安,应该不是你跟哥哥想要给我换地方吧?”

程安安一怔,没想到时瑶这么快就看了出来。

她尴尬的轻咳两声,“其实也不是,就是我们想着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有记忆的事情,想给你换一个新环境,真的只是这样。”

程安安自然不能告诉时瑶实情,要是说了,时瑶多想可就麻烦了!

盯着好友看了一会,见她脸上没别的神情,这才点了点头。

“也好,光住在一个地方也的确不是很舒服。”

主要是时瑶也很疑惑,自己现在的状态。

正好换个环境看看,到底是她自己的问题,还是说是医院环境的问题。

见她点了头,程安安立即就给沈沉渊发过去了消息。

不一会,沈沉渊就带着李凉等人过来,帮忙转到另外一家月子中心。

“你怎么来了。”

在看见沈沉渊的那一瞬间,时瑶语气都变得焦躁起来。

周围的人齐刷刷看向时瑶,就连时瑶自己都被刚才那烦躁的语气给惊到。

“我刚才,是怎么了?”

沈沉渊见她并不是有心,心里大致猜出点什么。

暗中跟程安安他们对视一眼,上前将时瑶拦腰抱起,“瑶瑶不用担心,没什么问题,我现在抱你下楼去车里。”

男人的触碰,让时瑶心里升起几分抗拒。

她极力的忍耐,可紧皱的眉头和烦躁的语气却不会骗人,“你不要碰我,我不喜欢你碰我。”

沈沉渊抿了抿唇,明白此刻的时瑶情绪很不对。

但仍旧是将人抱的牢牢的,脚步飞快生怕时瑶会吹着风。

傅之珩跟在两人身后,自然也将时瑶的反应尽收眼底,对着身侧的程安安开口:“瑶瑶之前还不是这个状态,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这么厌烦沈沉渊?”

“不知道,但是感觉很不对,她只厌烦沈沉渊一个人,而且是一看见半沈沉渊就这样,可他们两人最近也没吵架啊。”

程安安也是满脸疑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是因为楚馨的原因?不对,不应该,就算是因为楚馨,瑶瑶跟沈沉渊生气,也不该是这个反应才对。”

两人想不出头绪,只能看之后是什么情况。

时瑶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了,明明不想跟沈沉渊生气,可就是抑制不住心底的焦躁。

“沈沉渊,快走,我有点控制不住想要跟你发脾气了。”

时瑶只能死死咬着唇瓣,语气里满是忍耐

沈沉渊看着她将唇瓣都咬着血红的模样,心疼的难受。

脚步也更快了些,将人放到车里便立刻关上了门。

“三哥,让傅家的医疗团队去月子中心待命吧,我觉得必须要给瑶瑶做一个全面检查了。”

那样的反应,实在是不对劲。

就好像是吃了什么药物的影响。

“好。”

傅之珩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立刻给大哥打了电话。

几人正要上车的时候,夏安彤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

“你们离开怎么能不跟我说一声呢?”

夏安彤看着坐在车里的时瑶,心下一紧。

他们忽然换地方,难不成是察觉到什么了?

越想,夏安彤心里就越发的紧张半,“瑶瑶姐,你怎么都不跟我说,是不是心里在怪我那一次的事情。”

时瑶听到这话,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安彤,你先回家,我身边有人照顾,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去市场上看看,放心吧,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

若存儿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