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这个婚早就该离了

从浴室里走出来,沈兮的目光正对上那人的后背,蜜色的肌理,流畅的线条,让她忍不住想起前几天看到的热搜,那张和林悦在酒店门口相拥的照片。

沈兮想,这个婚怕是早该离了。

当初顾西州会和她结婚,本就是被逼无奈,现在他的初恋回国了,她该让位了。

“临时要去公司开个会,走了。”

顾西州对着穿衣镜检查了自己的着装,只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今天是周末,沈兮收拾好自己,开车回了娘家。

梁婉女士昨天打电话给她,让她今天回去一趟,根据以往无数次的经验来看,八成又是催生。

只是沈兮没想到,一推开家门,最先迎上来的不是梁女士,而是她许久未见的父亲。

“回来了?”

“爸。”

沈粤刮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坐进了客厅的沙发里,身前的茶几上放着几份报纸,摊开的那页是娱乐版新闻。

“你和盛言是怎么回事?”

坐在沈粤旁的梁女士扣了扣桌面,质问的意思很明显。

沈兮瞥了眼报纸上被放大处理的照片,淡淡道:“照片又不是我拍的,问我干嘛。”

“沈兮!”

梁女士的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你怎么说话的?盛言这种身份的男人,身边有多少女人扑上来,你不牢牢抓住他,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说来好笑,与其说是丈母娘,梁女士更像顾西州的亲妈,顾西州在酒店里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她却反来质问沈兮。

不过她一向如此,沈兮就像是送进顾家的礼物,包装精美,里外都透着讨好的意味。

连她的亲人都觉得是她高攀了顾西州,更不用说其他人。

“妈,”沈兮把桌上的报纸卷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神色平静,“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

“遇到问题就会逃避,这些年,梁婉就是这么教你的?”

沈粤瞪了梁女士一眼,沈兮提着包的手顿了顿。

“你妈都跟我说了,是不是你不愿意给盛言生孩子,所以盛言才对你冷淡的?你这个逆女,真是不识好歹!早就跟你说了要顺从一点,不然,凭你这张脸,盛言能看得上外面的女人……”

“这您就说错了,”沈兮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看向自己的双亲,“那不是什么外面的女人,那是顾西州的初恋。”

“沈家送上门的女儿,拿什么跟人林家比?”

她才是外面的女人,是被挤不进上流社会的暴发户沈粤,送给顾家的。

所以顾西州除了在床上有那么点热情外,对她一直都是淡漠的。

梁婉外强中干,表面对女儿格外强势,处处要沈兮掐尖,但实际却是,沈粤常年不回家,外面不知道养了几个私生子,梁婉连追究都不敢。

她只会一次又一次拿自己失败的婚姻来教育沈兮:这就是看不住丈夫的后果,你要生两个孩子套住盛言,顾家一向最在意声名,有了孩子,盛言就不会和你离婚。

沈兮一边往外走,一边念叨着这几天一直盘算的事,看吧,这个婚早该离了。

从沈家出来后,沈兮开车去了工作的展厅接艾晴。

艾晴坐进副驾驶,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看你丧着一张脸,婚离成了?”

“没有。”

沈兮抿了抿唇,“还没提。”

话落,衣领被拉了下来。

“啧啧啧,”艾晴瞄了一眼,满脸嫌弃,“昨晚,还是今早?这还离得了吗?”

“听你瞎说!”沈兮脸一红,把她的手拍开,抿唇道,“要离的,早该离了。”

艾晴侧眸看着她,好半天突然悠悠道:“话说回来,顾西州的脸和身材简直极品,离婚前再睡几回,就当是回本了。”

“嗤——”

银色轿车滑了个S弯,被后面的司机按了几声喇叭。

沈兮后怕地拍了拍胸口,扭头瞪了副驾驶一眼,害她差点撞护栏的女人正哈哈大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既然不是离婚,那就是回沈家了。”

艾晴和沈兮认识很多年了,沈兮的事她都门清,能让沈兮这样的,顾西州算一个,沈父沈母也糟心得很。

沈兮抿了抿唇,默认了。

“三年前我就跟你说了,你要是不想被他们摆布,让我表哥帮你挡枪嘛,至于之后你们是假戏真做还是别的,不都是你说了算……就怪你太轴了,一心要嫁给顾西州。”

“魏学长人挺好的,我不想以后连朋友都没的做。”沈兮知道梁女士和沈粤是什么性子,魏家家世不差,如果被沈家的女儿钓上,怕是脱不了钩了。

沈粤不会让。

况且,三年前,或者更早之前,她也曾相信过,她能焐热顾西州的心。

“你呀,就是认死理。”

艾晴白了她一眼,暗叹了口气,似不经意道:“对了,忘了告诉你,表哥回国了,这段时间在医院规培,忙得抽不开身。”

沈兮愣了愣,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那等展厅这批新人画家的作品处理完,给他摆桌接风宴。”

“行。”艾晴掏出手机开始发消息,“就这么说定了,今天要是能把浩文谈下来,表哥可以少等半个月。”

晚上有个商业酒会,以前沈兮是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的。

但自从她打定主意要离婚后,就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了,毕竟离了婚后,沈家可能也回不去了。

南那个瓜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