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完结章

顾西州听得心酸,却又不能在沈兮的面前表现出来。

他抱着沈兮,眼底满是温柔,“好,以后每一年,我们都一起来。”

沈兮垂眸,心中有些黯然,他们还有以后吗?

两人回到了酒店,沈兮疲惫地睡了过去,顾西州则疯狂联系着出去寻找解药的人。

“情况怎么样?还没有找到解药吗?那么克制方法呢?”

“让你们找的基因专家找到没有?”

“……”

一个个电话打出去,顾西州只希望能够挽救沈兮的生命。

可惜,有些事情,即便是有钱也无法办到。

不管顾西州花费了多少代价,沈兮的身体还是一天天地虚弱下来。

这一天,他们来到了沈兮最喜欢的海边。

沈兮忽然开口,“顾西州,说起来,我们都没怎么合照过,不如,我们来拍几张照片吧?”

顾西州自然欣然同意,“好啊,这里的风景不错,我让人帮忙拍几张。”

一边说着,顾西州找了几个学生模样的人,让他们帮忙拍摄照片。

对方也没有拒绝,让顾西州和沈兮摆拍了不少甜蜜的姿势。

“好的,就这样,帅哥和美女靠近一点……”

就在两人继续拍摄照片的时候,沈兮忽然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下一秒就彻底栽倒在地了。

晕倒之前,她看到了顾西州惊慌失措的脸。

沈兮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十分漫长的梦,这个梦杂乱且冗长,她独自一人行走在梦境里,显得格外孤独。

四周都是黑暗的,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走着,忽然,她看到了一道光。

沈兮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周围的一切都没有见到过,她有些茫然。

这是哪里?

脑海里一片空白,沈兮试图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格外僵硬,她费尽支撑着自己起来,却在下一秒因为肢体不协调而摔倒在地。

“碰!”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沈兮抬头,就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虽然憔悴了一些,但是沈兮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是顾西州。

她扯了扯嘴角,声音却格外嘶哑,“顾西州。”

顾西州震惊地站在原地,过了许久,才像是回过神来,冲到了沈兮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她,下一刻,沈兮感觉到有温热的泪水落了下来。

沈兮惊讶极了,她之前从来没有见到顾西州流过眼泪。

“顾西州,你怎么了?”

“兮兮,你醒了!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顾西州的声音有些颤抖。

沈兮一愣,下意识去看桌边的日历,随后,她才发现,现在离她昏迷的时候,竟然已经过了两年!

沈兮醒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两天之后,艾晴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一见面就抱着她哭了起来。

“兮宝,你可算是醒来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我以为你再也不要我们这些朋友了。”

顾西州见状有些吃味,伸手将她扯到了一边,“这是我老婆,你别乱抱!”

艾晴瞪了他一眼,“哼!看在你把兮宝救醒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看到两人和之前一样见面就斗嘴,沈兮忍不住浅笑起来,“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的,裴舒琏呢?”

“他在后面呢,他现在哪里还顾及到我啊,陪着他们家小公主呢。”艾晴语气酸酸的。

沈兮正要问怎么回事,就见到裴舒琏抱着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快步走了进来,“小晴,你怎么也不等等我?”

小女孩也冲艾晴撒娇道:“妈妈坏,不等妮妮。”

沈兮看着裴舒琏手中的萌宝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随即看了看艾晴,“这,这该不会是你女儿吧?”

艾晴抬了抬下巴,“是啊,怎么样?还行吧?”

妮妮也十分有礼貌地和沈兮打了个招呼,“兮兮阿姨好,我是妮妮。”

她从小就从爸爸妈妈那里知道兮兮阿姨了,只不过之前每一次过来,兮兮阿姨都在睡觉,现在可算是醒了。

沈兮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妮妮你好。”

送走这一家三口之后,沈兮忍不住感慨,“真是没有想到,我竟然睡了那么长时间,错过了好多事情啊,小晴的孩子都那么大了。”

顾西州走上前去,忽然冲她单膝下跪,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朵玫瑰花来,“兮兮,从前我们错过了许多,以后的人生,可不可以让我一直都陪着你?”

他的手上拿着一枚戒指,幽深的眼底带着几分忐忑。

沈兮的心忽然就软了,她主动握住了顾西州的手,“我愿意。”

老天让她能够再次醒来,她自然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她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所以这一次,她要牢牢抓住顾西州的手。

沈兮和顾西州当天下午就去重新领了证。

不过婚礼却推迟到了下个月。

一来沈兮这边还要进行一定的恢复训练,另外一边,顾家那边也要为婚礼做一些准备。

一个月后。

S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里,一场隆重的婚礼正在举行。

几乎整个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了场,一时间衣香鬓影,十分热闹。

当音乐声响起,沈兮穿着洁白的婚纱慢慢朝着顾西州走去,周围的宾客们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

这一刻,沈兮的眼里就只有顾西州。

顾西州的眼里也只有沈兮。

他们等待这一刻都等了很久。

之后的好几年里,这场被众人瞩目的婚礼还一直为所有人而津津乐道。

五年后——

顾家老宅。

一个粉雕玉琢的肉团子偷偷摸摸地从楼梯上下来,四处看了看,正准备往外跑的时候,忽然被揪住了后领。

“臭小子,你又做什么坏事了?”顾西州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调皮到不行的儿子顾念丞。

顾念丞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肉乎乎的小手捂住了嘴巴,“不是我,我没有偷吃妈妈的蛋糕,是妹妹吃的。”

“我才没有!哥哥坏!”一个和小肉团子长得一样的可爱小女孩噔噔噔地从楼上跑下来,一把抱着顾西州的腿,“爸爸,是哥哥偷吃,还赖我。”

“爸爸知道了,会好好教训他的!你妈妈呢?”顾西州将女儿顾念安抱了起来。

沈兮此时也气冲冲地从楼上下来,“顾西州,你真的要好好管管你儿子,他又偷吃蛋糕,这个周幼儿园体测,他又重了五斤!”

见到沈兮生气,顾西州连忙放下手中的两个孩子,先去哄老婆去了。

顾念丞和顾念安见状互相对视一眼,十分自觉地手拉着手跑到了沈兮的身边。

这个家里,沈兮的心情永远是最重要的。

阳光从窗外洒下来,将这一家四口的身影投射在一处,格外其乐融融。

南那个瓜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