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想死也死不了

“别拦我,让我去死!”

只见南笙脚下踩着红漆圆凳,双手抓着悬挂在房梁上,打了死结的白绫,准备上吊。

丫头小璃见状,急急抱住了她的腿,泪流满面的劝说:“娘娘,使不得啊。”

“死…才是我最好的归宿。”

南笙强势挣脱开了小璃抱着她的腿,迅速将脑袋套进白绫里,踢倒了脚下的圆凳。

“娘娘你胡说什么啊!”

小璃摔倒在了地上,顾不上喊疼,一骨碌爬起来,再次抱住了南笙在空中乱晃的腿。

就在这时,“咔嚓”一声,悬挂在房梁上的白绫断了。

小璃忙用自己的身体垫着南笙,尤其护着南笙的肚子,所以南笙哪都没有伤到。

只是奇怪,白绫这么轻易就断了?

南笙愣了愣。

“小璃,去给我找根粗麻绳来?”南笙不死不罢休。

“娘娘,奴婢知道你遭遇了那样的事心里委屈,可蝼蚁尚且有偷生之志,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话不是这样说的,我现在只能死。”

说完,南笙深深叹了口气,想起了一个月前的那一晚。

她堂堂现代玄门门主,做完一场法事后睡了一觉,醒来就莫名穿越了,还穿成了冷宫弃妃,笙妃。

原身因为偷溜出冷宫去湖边散心,结果落水死了。

南笙拼了命才从水里爬出来,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给轻薄了。

当时天很黑,看不清男人长什么样,只记得那男人理智全无,很是强势。

她是会点武功,遇上这种事可以反抗。但原身这个身体太弱了,没有任何武功底子,又没了半条命,浑身都软趴趴的,她完全没力气反抗,也不敢喊人。

实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最后她只能趁机拽下男人身上的一个盘扣留作证据,好伺机调查此人身份。

可事后,她一边养身体一边暗中查,却什么都没查出来。

这两日还开始恶心、呕吐,嗜睡,给自己摸脉后,才发现怀孕了。

可众人皆传皇上不举,六宫形同虚设。

她一个弃妃,入宫不到三天就被打入了冷宫,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但却……怀孕了?

这是在明晃晃的打皇帝的脸,满门抄斩的罪名啊。

南笙生无可恋,加上不喜欢后宫这个金丝笼,想回去继续操持老本行,给人算命,抓鬼,看风水,识面相,治病救人……所以就想自杀,死了就能回去了。

奈何白绫吊不死她。

南笙不服气,她亲自去找了一根粗麻绳,继续上吊,可头刚套进去,麻绳断了。

去撞墙,墙倒了。

去吞炭,炭碎了。

寻雷劈,雷根本不劈她。

去跳湖,湖边有好多金吾卫巡逻。

……

呵…想死都死不了。

“娘娘,天意让你活着,你就别折腾了吧?”

南笙摇了摇头,还想继续寻死。

就在这时,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叮!已激活功德系统!】

【请宿主做好事,积累功德,攒积分。攒够了,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系统啊?

南笙有听过这东西,沉默了一下,追问:“那我攒多少分才能回去?”

【一万分。】

“……”南笙觉得这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没啥可努力的,“我还是继续想办法自杀吧!”

【别啊!说不定宿主做一件好事,就能积攒一千分,做十件好事,就攒够了。】

【而且,宿主你也应该发现了,你想死也死不了!】

好一个想死也死不了,真戳人肺管子。

南笙听着唇角抖了抖。

不过狗系统说的好像也没错,一万分听起来也不是太难。

南笙答应了系统,做功德,攒积分。

下一刻,南笙突然看到不远处有团黑气,带着几分邪乎劲儿,不似一般的黑气,有古怪。

南笙当即就要追过去看看,可大白天的,她一个冷宫弃妃,就这样出门不好。

南笙换了身旧青衣,又将一头长发全都扎起,伪装成男子模样,还寻了一件防身武器,弹弓,循着黑气,从冷宫后院的狗洞钻了出去。

在冷宫后院的湖边竹林里,南笙看出了不对劲。

竹林某地,挂着三个白色灯笼,下面钉有七根生死柱,这是风水局中,在无声无息中,灭人三魂七魄的地狱十八杀啊!

只要有人在深夜踏入此风水阵内,便会不由自主的去投湖自尽。

原主那个倒霉蛋,想来就是不小心踏入,才会投湖自尽。

南笙摇了摇头,将那三个灯笼取下,又破坏了其中一根生死柱,解了阵法。

以后不会再有无辜之人丧命了。

至于枉死的原主。

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即便这身子废了点,根骨也不好,不适合练武,手脚都沉重,但她会帮忙报仇。

就是不知道什么人设下了这种缺德的风水大阵?

得好好查查。

【叮!做好事不留名,功德积分+250。】

“250?”南笙有些暴躁,想捶死这狗东西,“249也可以啊!为什么是250?你才250,你全家都是250。”

湖边。

一黑色的身影以睥睨天下的姿态静立着,他看着眼前湖水,目光深邃,身上散发着久居高位之人的浓浓的压迫感。

他身后跪着一堆人,其中,一位穿的花花绿绿的贵公子,最是显眼。

因为就他一个人在哭。

“哥,我错了。是我猪油蒙了心,你就饶了我吧!”

风吹夏木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