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小红花奖惩制度

「欢迎各位比赛选手进入洲际赛地图-《天使优等生》,下面将宣读游戏规则」

「一、本游戏支持玩家间相互屠杀,战队队员清零则自动认输退赛」

「二、在规则范畴内,本游戏支持NPC与玩家间相互屠杀」

「三、本游戏以地图剧情完善度为成绩参考,先行打通剧情杀死Boss的队伍取胜」

「温馨提示:比赛不禁止任何取胜手段,允许使用任何技能、道具。队伍分散投放进入地图,比赛正式开始——」

游戏提示音结束。

传送光芒散去,权珩随手拍下外套上的灰尘,平静掀眸,看向面前精美的天使雕塑。

无暇纯白,线条柔和,手捧书卷面带微笑。

喷泉没有开启,脚下沉积的池水呈现一种腌臜的黑灰色。

权珩从喷泉旁走过,就站在教学楼这片开阔地带,听着教学楼内时隐时现的读书声,等待其余两个人过来。

毕竟这个地图早有预备,来前便和桑亭简单提过几句,在天使雕像下等他,宋旌云那更不用慌,洲际赛虽然对专烙有所禁锢,但起码不会再干扰方位推衍。

至于这次的对手【无极夜】那边……权珩倒是不怕单打独斗。

就算是以一敌三,她也有足够的把握撑到其余两个人来,以身做饵反将一军。

“织梦人……守夜人的学生。”

权珩翻找笔记,找到相关的记录。

或许是因为是自己的学生,守夜人的记录不多,只在名字旁边写了一行小字:

【年轻气盛,也意气用事,内里就一小孩儿】

这就是评语?

但织梦人的在外界的评价却是足够聪明,终究是老师看学生,和她看桑亭一样,带着点长辈的无奈与纵容。

“老大!”

教学楼上传来声音,权珩一抬头,只见桑亭穿了一身校服,手里还拿着什么。

跑动时风将敞开的白色夏季运动外套吹起,最干净的颜色透出最自在热烈的少年气,额前碎发被吹起,露出带着青涩的眉眼。

权珩一瞬间竟有点恍惚。

她确实很关心桑亭,但松弛有度,该有的有,但该放手的也就会放手,对这孩子最深的印象还是初见,后来最多的感触便是稚子娇憨,或是煞戾冷情,总归便是这两个极端,放在学校任由他如野草开拓与生长,现在才觉得……

好像确实,长大了些。

也担得起意气风发的“少年”二字。

“老大,您怎么了?”桑亭一口气跑到权珩面前,见状仔细打量她,“是不是进来的时候身体受到了影响?还是……”

“没有事,”权珩温声道,“不用担心。”

权家奔着早夭的念头去“养”她,身体原有的底子早就折腾坏了,这些年又在昼夜熬着心血,但凡有点神色变化,身边人必定察觉,闹得比她还要着急。

桑亭见自家老大面色还不错,又想起来游戏里不一样,这才勉强放了点心。

“手里拿的是什么?校服?”

“是。”桑亭抖了下手里的两套还没有拆封新校服,得意道,“老大您不是之前不就和我说过要进这个地图吗,我就想着进来就先搞几套校服,我校服经常报废,也不缺钱,教导主任直接把仓库密码给我说了。”

他将其中一套递给权珩:“这是高中校服,给您拿了男女两套……宋旌云就算了吧,他太老了,不像高中生,还长头发,除非穿女生的……”

“哎呦喂这谁啊,大清早就造口业?”

宋旌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人也从二楼翻过护栏跳下,施施然走来:“大老远就听见有人背后嘀咕道爷我,不是我说啊小同学,你真不怕我找你家长?”

“属狗的吧,耳朵这么灵?”

“承让,属兔的。”

宋旌云顺手拿过一套校服,撕开封口一翻:“女装我也不是没有穿过,你老大不想穿嫁衣,让我穿着凤冠霞帔嫁怪物,啧。”

“嫁衣?!”桑亭警惕,又松了口气,敷衍道,“那你穿最好,你……额,好看。”

“……”

宋旌云一噎,瞬间哭笑不得。

权珩只笑了下没说什么,余光看见有人靠近,转头看去。

“都说了要集体订购新校服!你们反了天敢不订,现在扣分了吧?这次因为你们丢了班里的流动红旗,那就按照规矩!你们这周的小红花直接清零!”

“不要啊老师,我们好不容易才拿到的小红花。”

“老师,我们一定按时交齐校服费用,请您不要……”

走在最前面的老师不耐烦地怒斥了那三个学生几句,这才往权珩三人这边走:“你们是新的转校生?”

权珩:“是。”

“既然是新来的学生,那就先了解下我们学校的历史,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你没钱没势,自然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跳过吧老师,您的时间宝贵,还是只说最重要的。”

权珩温声打断,有些不耐烦听这些官话、套话、屁话、废话。

“懂事啊。”那老师也乐得轻松,“我们学校实行【小红花奖惩制度】,每周五对学生小红花的数量进行排名,倒数后三名会有极其严厉的惩罚。具体的都写在校规里了,可以自己去教务处大堂看,行了,就这些,等会儿自己去教务处看看班。”

说完踩着高跟鞋离开。

“小红花奖惩制度……只要不违反校规就行了?居然有这么清晰明了的规则,直接在明面上摆着的吗?”宋旌云听完,啧道,“感觉洲际赛也就一般般啊,分分钟拿……”

“都怪你!我说了我们可以去那群富二代手里赚钱,不就是帮忙考试作弊吗?”

身后争吵打断交谈。

“现在被扣了小红花怎么办?我不是好学生了,我减分了!”

“怎么办,怎么办,没有小红花,天使会惩罚我的……”

三个学生精神有些崩溃,争吵完不欢而散。

一人从权珩身边路过,但只垂丧着头,失神喃喃道:

“如果没有小红花,我会死的……我会死的……”

桑亭一怔,想说“其实没有小红花也不会死,错过考试更不会死,扣分也更不是天塌下来的事情”,但他张了张嘴,难抑地想到那份必须签署的【自愿补课协议】【免责协议】,还有领导来时迅速换掉的课表,无数的腐朽肮脏的面子工程,再到以“班级荣誉”“加分”为高帽子逼迫人参加的运动会,因为一点扣分就被大肆责骂的特招生……

像一根刺狠狠卡在喉咙处,让人颓然生出股浸透骨缝的无力与刺痛。

权珩察觉不对,右手轻搭在少年人的肩膀:“慢慢来。”

桑亭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头。

权珩收回手:“先去看看校规,小亭,你带路。”

道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