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最后

《灯花笑》到这里,正文和小裴番外就完结啦。后面还有几个番外,关于萧二和裴姐姐、严胥和妈妈的前缘,芸娘的过去,不定时更新。

医女职业的文其实早几年就想写了,但一直犹豫,没有重生宅斗的新题材对我来说有点陌生,连载之前和朋友讨论过许多次要不要先开这个,最后还是开了,因为自己很喜欢,当然途中还是存在许多不足,也算是一种新尝试。

这是一个纯粹的复仇故事,没有太多支线,草根小人物复仇。在全文开头,陆曈下山后整个精神状态其实是崩溃的,就是准备创死所有仇人再送自己下去与家人团聚。她是一个渴望温暖但又克制自己去靠近温暖的人,整个故事其实是一个她慢慢修补崩溃的心的过程。小裴、杜长卿、银筝、丹青、老苗、常进、纪珣这些人都慢慢让她和这个世界重新建立羁绊。

当然最后她也开始努力自救了。

她最后被什么救赎了呢?

被杜长卿塞给她的二百两银子,被银筝给她做的一朵朵漂亮绢花、被阿城买的豆糖、被老苗的医卷,被仁心医馆除夕夜的那一声百事吉,被裴云暎一次又一次伸来的手……被很多个这样的瞬间,被她自己救赎了。

小裴是一个内核很坚定的人,因为有姐姐的存在,他是很能共情与爱人的一个人,冷漠是他的伪装。木塔是他的外在具象,“我的规则会因你被打破”。他本质上和陆曈是一样的人。

芸娘是一个贯穿全文但又没有出现的人,她对陆曈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当然,这世上能救赎自己的永远只有自己。

不过,我还是希望陆三姑娘有朋友,有知己,有爱人,有情有义有梦。

人生的苦头和眼泪已经吃完了,从今往后,灯花报喜,一路安宁。

这个故事很沉,即使在其中添了很多温情线但还是改变不了那种沉闷的感觉,比起从前的文来说,写起来其实并不爽文。

以往都是重逢式结局,这次换成了“离别”式结局。

但是,不要害怕离别,离别是重逢的开始。

番外见!

千山茶客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