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木番外

我出身魏国柳家,在族中排行第七。

九州四大家族中,南高北崔,文皇柳武。柳家是唯一的武将。

八岁那年,父亲带来一个女孩。

女孩将将六岁,却已长得明眸如水,皎若秋月。

她主动上前牵住我的手,用稚嫩的声音道:“七哥,你教我习武。”

黑亮的眼睛就这样定定的瞧着我,目光中星芒流转,拒绝的话,不忍说出口。

于是,她成了我的师妹。

师妹生于太傅之家,从小博览群书,偏爱舞枪弄棍,故拜师于柳家。

偏她身子柔弱,手无缚鸡之力。父亲严而教之,吃了不少苦。

柳家儿郎众多,然她独独黏我,常送我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或一块刚出炉的点心,或一方绣帕,或几支刚折下的梅条……

我不知该如何回礼,只有将她宠溺。

魏人从不设男大女防。那年春末,我与她泛舟湖上,鼓足勇气将一把刻了名字的匕首,送于她。

匕首是魏国男子的贴身之物,唯有心爱之人,才有资格将它收起。

她随即解下脖中玉佩,塞于我手中。玉佩带着她的体温,温热的如同这春末的风,吹拂在我的心间。

“七哥,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我说不出那样动听的话,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主动牵住她的手,“师妹,七哥必不负你。”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我与她互定终身。

我曾坚定的以为,能这样看着她眼中闪烁的深情,给她所有的宠溺,直至天荒地老,白发苍苍。

然而,这终究只是我和她奢望的一场梦。青梅竹马有时尽,天道无情空含恨。

一场宫中夜宴,让师妹入了帝王之眼。帝以江山为聘,求娶倾城佳人。

祖席离歌,长亭别宴。

那一夜,月色如洗,她穿着红色长裙,从背后抱住我,泪水浸透了我的衣裳。

“七哥,咱们逃吧,天涯海角,我都跟着你。”

我堂堂七尺男儿,哽咽难语。我与她尚可一走了之,可身后数百族人,以何为生?

我不作声,她慢慢松开了手,走到我面前,脸上已没有了泪,莞尔一笑,只道了一声:“七哥,保重!”

她转身离去的刹那,我似胸口中箭,痛的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

一道厚重的宫门,挡住了宫里,宫外两个世界。

她在宫中步步为营,恩宠无边,怀孕生子,一路风光无比。

我在军中南征北战,立下赫赫军功。然午夜梦回,缠绕我的,从来都是那抹倩影。

一个得宠的妃子,一个手握兵权的将军,再加上皇帝酒后的戏言,有人坐不住了。

一连串的阴谋算计向我与她袭来,终于,她被禁冷宫,而我只能浪迹江湖,化名二木。恩怨,家族,情仇,被我远远抛开。

世人只知道柳柏安这三个字中,带有两个木,却无人知道她姓林,双木为林。

……

世家公子,行走江湖,刀光剑影如梦。

那日大雨阻却了我往南疆的行程,于破庙中避雨,还未入庙,便有异样声音传来。

我敛了脚步靠近,却见两个猥琐的男人,正在扒小叫花的裤子,欲行不轨。

路剑不平,怎能不拔刀相助,不过是两个凡夫俗子,我甚至连刀都不用拔,就能让人痛不欲生。

小叫花怯生生的看着我,脸上全是泥,只一双眼睛干净而明亮,脏兮兮的小手,因羞愧而绞在一起。

我轻吁一口气,终于明白为什么小叫花会被人扒裤子,因为她原本就是个女的。

我最不耐烦和女人打交待,抱着大刀往墙边一靠,闭上了眼睛。小叫花慢慢的挪了过来,就在我脚下躺下。

天亮,雨停,继续赶路,走出百里后,夜晚在一枯树下休整。夜半,有兮兮索索的声音传来,我欲拔刀,却见那小叫花颤着两条腿,向我走来。

我行走的速度极快,她一弱小女子,无半点功夫,如何能追上。

未及深想,小叫花一头栽下去,我脱下她的鞋子一看,竟已血肉模糊。

当夜,她发起高烧,我无能为力,只冷眼旁观。

命由天定,且看她熬不熬得过去。

清晨,她仍烧得糊里糊涂,我却要赶路,硬着心肠奔出十里,到底敌不过良知,返身折了回去。

“我……叫姚婉,你也可以叫我婉儿,我想跟着你,为奴为婢都行。”小叫花伏在我背上,不知何醒来。

“婉儿……”

我喃喃自语,真是个不错的名字。

她哑着声讲起了她的过往。

从小被弃,养父贪图她的颜色,一朝化身禽兽,几度以下手未果,便心生歹意,逼她嫁入老头子为妾。

好在养母良知尚在,偷偷放她远走,从此乔装打扮,做了要饭花子,无家可归。

既是同病相怜,那便作个伴吧。

我为她劫了一家奸商,用银子开了两间房,寻医问药,添置衣裳。

直到她洗净面庞,穿回女装,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方才明白,为什么她要打扮成叫花子了。

这样的美貌,独身一人在这世间闯荡,实在是件非常危险的事。

……

相伴的日子,我们走过许多地方。

闲时我剑舞柳下,她花绣窗边;我小酒微熏,她细心照料。这满腹的心酸,渐渐倒也平复。

我从不会走远,半年必有归期,因为有一个地方,是心中牵挂的。

那里一母一子,凄苦度日,而我是害他们的罪魁祸手。

每每时此,我都会把小婉一人扔下,或在客栈,或在民居,给她足够的银两。

给银两,我暗藏私心。皇宫暗卫森森,或许哪一天我就被发现了,她也不至于流落街头。

令我惊讶的是,既便我这一去有数月之久,她都翘首等待。

她不问,不怨,安静的如一弯温泉,一抹阳光,慢慢融化了我这个如枯木般的男子。

两年后,我决定娶她。

新婚之夜,她抚着我眉,道:“我知道你心里有一个人,你做梦都叫着她的名字。我不会介意的,只求你好好待我。”

无言以对,只有重重的点下了头。

我性子粗旷豪放,却有一样很细。

娶她,是因为她跟了我两年,两年来风里雨里,不离不弃,做为男人,必须负责,也应该负责。

然而,我对她只有同情,没有其他。即便她眼中,深深浅浅的都是情意,我只能装作不知。

……

婚后,琴瑟合鸣,夫妻恩爱。

她从来都是个好妻子,我也努力做个好丈夫,日子平淡却舒心。我甚至常常不经意的,就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那年冬日,她怀孕三月。

我想为她做一件虎皮大氅,在莘魏交界处山上,盖了一处简易的草屋,静等老虎出没。

那一日下山,我在匪徒手中,救下一人。这人我认得,是崔家老三,莘国最负盛名的大儒之一。

他从魏国游学回来,闲聊中无意间道了一句令我心惊胆寒的话。

“未曾想堂堂魏帝,御案边放的竟然是一本《诗经》?”

诗经,是师妹的最爱。皇上翻经诗,必是想到了什么,师妹危矣。

我连夜带着小婉下山,思来想去,将她安置在莘国的京郊,那里离魏国甚远,绝不会有丁点的危险。。

分别前夜。

她伏在我怀中,抚着已经隆起的肚子,一脸期待的问。

“木大哥,你说这肚里是男娃还是女娃。”

“不论男女,我都喜欢。”

“这一趟……你要去多久?”

我想了想,认真道:“生产时,我一定赶回来。”

“一言为定?”她眼中闪出光亮。

“一言为定!”

“木大哥,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吗?”

我犹豫片刻后,到底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婉言拒绝。

她也不恼,只紧紧的抱着我,道:“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男人,这辈子休想甩开我。”

夜半,我悄然离去,望着她的睡颜,我暗暗发誓,此事一了,日后更要好好待她,决不辜负她的一片情意。

……

果不出我所料。

当年捉奸的事情,本来就经不起推敲,皇帝平静下来,多少会发现这其中的微妙之处。

于是,有人便等不及了。等我看到师妹母子时,他们已双双中毒。

师妹,到底是决绝的。

她在得知自己已无生还可能时,把八皇子托付给我,然后一把火烧了冷宫。

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在火中倒地,浑身燃起烈焰,心痛如烈。

心中抑制不住的大怒,我趁着宫人救火,乱作一团时,跑到御书房,将传国玉玺狠狠摔在地上。

师妹,这是皇帝欠你的。

……

八皇子的毒还未清除,我却必须回去,算算日子,小婉快要生产了。

我把他扔给了齐进和吕布。

齐进是我军中的一员大将,而吕布则是我的军师。这两人跟了我很多年,最是忠心耿耿。

谁知,我马不停蹄的赶回去时,婉儿仅吊着一口气。她看到我来,淡淡一笑后,闭上了眼睛,没有留下一句话。

没有人知道,我此时的心情。

窗外的太阳,斜照进进来,只是那阳光,再也照不进我的心中。

原来,这几年的陪伴,竟然让她一步步的走到了我心里,没有山盟海誓,没有花前月下,有的只是一粥,一饭,一针,一线。

我抱着她冰冷的身子,心中没有悔意。堂堂男人,有什么可悔的。她走了,我跟着走,就如同从前,她总跟着我一样。

就在这时,一声猫儿似的哭声,让我放下了刀。

……

我和小婉的女儿,叫林西,但细论起来,她并不是我的女儿。

因为她的背后有三颗梅花型的痣,而且,她的身上挂着一块玉佩。世家出身的我,一眼就看出来,那玉佩绝非俗物。

小婉跟我时,一贫如洗,所以我很肯定,这件东西绝不是她的。看来,在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一定是发生了些什么。

我和小婉真正的女儿去了哪里?

余生已无指望,那就寻一寻真相吧,日后到了阴间见到了她,我也有交待。

似水流年。

我一边带着女儿寻遍名医,一边打探她的身世。

令我未曾想到的时,当年那个小叫花子的身世,并非如她所说般简直。

我动用了江湖上的人脉,一点点寻,一点点查,竟然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小婉她,竟然是皇后李氏之女。

那一夜,我来到小婉的墓前,把她和自己的真实身份,一一说了出来。

枯坐一夜,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世间一定,冥冥之中皆有定数。

再后来,我又在歧国听到了歧皇室的秘密,能确定的是,我的女儿小西,一定与歧皇室有关。

南来北往,四处飘零的日子,我收了林南为徒弟,又把八皇子接到了身边。家里四口人,一条狗,日子才算有了点味道。

三个孩子中,我最看中的是小北。因为他是师妹的孩子,小小年纪,沉稳的像个大人。

最聪明的,是小西,这个孩子眼珠子只需一转,鬼点子就涌上来。

最让我感到放心的,是小南,她把小西当亲妹妹疼。

孩子们渐渐长大,而我亦慢慢老去。

而此时,我已查到歧国的前朝公主,竟然在相府,成了一名小妾。

我甚至找到了我与小婉的女儿,她是相府的三小姐,锦衣玉食,过得很好

这一刻,我犹豫了。

让我犹豫的原因是,除了林西已经是我身体里的一部份外,更主要的是,这个秘密一旦揭开,便是天翻地覆。

我说过,世间的一切,人与人的相遇,皆有定数,我不能逆天而行,只有顺势而为。

于是,我在大限将至前,使了一个小计,把林西送进了相府为奴。

我把事情透给了林北,并交待林南,万万不能让林西进宫。有这两人为她保驾护航,我才放心。

五年为期,一切只看老天爷的安排。

老天爷让我在这世间,多停留了九年,这九年,我活得很痛快,也很不痛快。

我躺在床上,看着黑白无常走到跟前,心中说不出的舒畅。

孩子们有孩子们天地,我陪着他们走了九年,剩下的路,得他们自己去走。

我如今想去的,只有那个地方。

我不知道,我的师妹是否笑颜依旧;也不知道小婉她,是不是等了我很久……

包子才有馅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