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你弄疼我了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简宓就把邢峥骗上了床。

她是天生的妖精,坐在床上,赤着娇嫩的玉足顺着男人的小腿一路往上,动作勾人。

“大家都说,小叔是天生的凶神,年少时期就能捅自己亲爹一刀,被人绑架,还能砍了绑匪两根手指头自己回来,小叔现在这么看着我,我害怕。”

邢峥一把抓过她的脚踝,把人拖到自己身下,目光带着凶狠,“既然如此,还敢来招惹我?”

简宓笑了,伸手抓住了男人的领带一点一点地往自己这边拽,“我只是想试试,小叔是不是真如传闻中那样,让人……欲、罢、不、能。”

最后一个词,简宓一字一顿,妩媚撩人。

男人深戾的狭眸微微眯起,俯身咬住了那一张一合的红唇。

邢峥的吻没什么技巧可言,很快简宓的嘴里便出现一股铁锈味。

疼痛让简宓忍不住拧起了好看的眉,她缓缓睁开眼睛,推开身上的邢峥,伸手轻轻抹了一下红唇。

刚刚被咬破的唇角的血渍被她当作了口脂涂抹在了红唇上,竟然有种别样的风情。

“小叔是不是不会,要不要我教你?”

简宓的眼睛里带着攻击性的媚感,红唇妖冶,让人忍不住想要看到她哭着求饶的样子。

邢峥不耐地扯了扯领带,眸色深沉,夹带着岩浆般的烈火。

翻云覆雨间,两个人的衣服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男人山壑般的后背已经覆盖着一层薄汗,简宓呼吸微喘,明明刚刚还嫌弃男人的吻,此时却还想索吻。

突然间,床头传来一阵敲墙的声音。

“咚咚咚!”

伴随着一声男人的咒骂,“他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邢峥敛眸看她,眼底带着玩味,“挺会玩,开个房都要紧挨着你男友的房间。”

简宓脸上丝毫不带一丝畏惧,嫣然一笑,举手投足间万般风情绕眉梢,“他喜欢带人来这些隔音差的小酒店彰显自己的能力,我不过是迎合他的喜好罢了。”

邢峥眸子里的冰冷一闪而逝,毫不客气地再次开始征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邢峥毫无留恋地才起身,丝毫没有多看简宓一眼。

提上裤子就不认人?

狗男人。

简宓撑起身体,朝着邢峥靠近,转瞬间低头,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锁骨上。

牙尖锋利。

邢峥的锁骨上登时出现一个深深的牙印,还泛着些许深红血珠。

简宓缓笑,唇瓣凑上去,轻轻地吻上那个牙印,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邢峥颈项间。

她用指尖稍稍拂上邢峥的心口,“小叔,疼么?”

男人沉默。

简宓撒娇,“可你刚刚弄疼我了呢。”

唇瓣下的牙印开始缓缓渗血,她稍稍探出舌尖,轻舔了一下,“我的男人,就得在身上留下我的印记。”

邢峥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毫不客气地推开她,起身,“我嫌脏。”

简宓轻嗤一声,“小叔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邢峥突然俯身,锁住她的双手,她的手腕纤细,仿佛轻轻一用力就能折断。

简宓,有着一张让人心跳加速的脸蛋,一双眼睛满是无辜,魅而自知。

可是邢峥知道,她不是简单的小白兔。

她虚伪,贪财,甚至狂妄,竟然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偏偏这种颇有手段的女人,正是邢峥最厌恶的。

“敢利用我,不怕我断了你的手脚?”

简宓眨了眨眸子,仿佛就像是一只极度被容易哄骗的漂亮羔羊,微微歪着脑袋,假装听不懂对方话里的威胁意味,“比起邢子胥,我更喜欢小叔,不可以吗?”

邢峥笑了,手上却坏心眼的用了力。

简宓皱起好看的眉,清冷而透彻的脸上因为发疼而带上了几分破碎感,可是这样并不能激起多少的怜惜,只想着将她更加彻底的摧毁。

“小叔,疼~”

女人娇滴滴的喊疼,可是眼波流转,天生魅骨,喊的人心痒痒。

邢峥的眸子又暗了几分,下一秒,简宓直接被丢到了床上,男人再次欺身而下,毫无温柔可言。

鹿闻笛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