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被召回国

西班牙白色海岸,霍执徐刚热完身脱掉上衣,沟壑分明的六块腹肌,人鱼线往令人遐想的地方隐去。小麦色肌肤因为细汗在阳光下泛着性感的光泽。

他过来勘察了一周,正准备挑战无保护自由攀岩。

是一条5.10线路,对于专业攀岩爱好者来说是入门级别,但对于业余爱好者几乎是最高境界。

更何况,霍执徐选择的是无保护自由攀岩。

意味着仅靠双手攀登,不用任何工具,甚至没有绳索保护。

实在是不要命的行为。

G市四大豪门之一霍家大房的二公子,千亿资产的继承人。稍有任何闪失,对于霍家而言都是重创。

霍家二公子不要命的称呼在响彻圈内,什么运动极限就玩什么。可即便这样,这个挑战着实没必要。

在英朋友跟着来到西班牙,因知晓霍执徐说一不二的性子,不敢出言相劝,只是偷偷给霍家大公子霍执臻通风报信。

于是,霍执徐刚欲开启挑战,旁边好友举着手机跑了过来。

霍执徐眉头一皱,看都看没手机一眼,仿佛知道对方是谁。

“李二。”

声音很沉,是发火的预兆。

李贽不管不顾塞到男人手里。

“霍大哥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说不定是家里有急事。你快接啊,徐阿姨半个月前不是还做了个小手术吗?”

搬出了母亲,霍执徐没办法置之不理,伸手拿过手机。

李贽暗自松了口气。

只见霍执徐眉头拧得越紧,应了几声,开始往回走。

“你安排机票。”

李贽瞪大了双眼,没有想到这一通电话不仅成功阻止了霍执徐,竟然还能够让他立马回国。

还得是霍大哥。

霍执徐跟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歉意,一边穿上衣服一边对李贽说。

“开车去机场。”

其他好友见霍执徐突然离开,围过来想问什么情况,却被李贽挥手示意散开。

霍执徐的表情不太好看。

路上,李贽小心翼翼地问。

“真是徐姨身体的事?”

除了这个,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理由。

“我倒希望是诓我。”

霍执徐这人格外不羁爱自由,好在有霍执臻顶着,这才没有毕业就被要求回国。要说国内有什么留恋的,就只有家人了。

无论是真是假,霍执臻用上了母亲,霍执徐没有理由不回去。

飞了将近十八个小时,到G市是下午两点,霍家的司机早在机场等着。

车子却没有直接往霍家庄园开去,而是就近去了霍家名下酒店。

“二少爷,夫人让您先行洗漱一番。”

霍太太出身名门,极其讲究。以往霍执徐从国外回来进家门之前都需要换身衣服,这一次直接让他在酒店洗漱后再回去。

看来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霍执徐脑中那根紧绷的弦松开。

“张叔,最近我妈在忙些什么?”

“夫人在为二少爷准备惊喜。”

霍执徐眉头一挑。

快速洗了澡,看着床上准备着的衣服,嘴角有些抽搐。

一整套黑色西服,还有一个领结。

他妈虽然讲究,但还没有古板到这程度。

霍执徐边穿衣服边给霍执臻打过去电话。

不等对面出声。

“说吧,费尽心思把我骗回来,到底有什么阴谋。”

霍执臻站在露台往屋里看了一眼,两家人其乐融融交流着,被他母亲亲切握着双手的女孩脸上是得体的笑。

“当然是...给我最亲爱的弟弟一个惊喜。”

霍执臻的性子稳重,极少开玩笑,也就只有在霍执徐面前稍显活泛。

但最亲爱这三个字还是让霍执徐有些恶心。

“公司、股份还是哪块地皮?”

“原来你喜欢这些?”

霍执徐系扣子的动作顿住,转过头盯着床上的领结,嘴角沉了下去,太阳穴开始发胀发痛。

他冷笑。

“跟我玩这一出?”

以母亲的名义让他马不停蹄回来,还让他回家之前在酒店洗漱,准备了这么一套能参加晚宴的衣服。

霍执徐要是还想不出他们动的是什么心思,就白长这么大了。

他来了气,手上一用力,刚穿好的衬衫被他撕开,纽扣蹦跶在地上。

听到声音,霍执臻轻笑。

“温馨提示,医生说妈妈不能够动气,你也知道的,她最讲究礼仪,你还有三十分钟。”

霍执徐猛地将手机往床上扔,床垫很软,直接弹到了地上。

啪嗒一声。

霍执臻挂断电话进了屋子。

霍太太徐臻茵看向他。

“执徐还有半个小时到。”

黎鹿岑略微低头,垂下双眼。

在外人看来俨然是害羞了。

霍执徐啊,上次见还是在英国的聚会上。

是她精心挑选的一见钟情的地点。

霍太太显然对他们在英国的相遇很感兴趣,打探着那天聚会的事情。

黎鹿岑已经极限发挥她的能力将她与霍执徐之间几乎没有的交流丰富得很真实,再多一点,那就是说谎了。

她良心不安。

也担心被戳穿。

好在霍太太没问得很细致。

三十分钟后,门口传来动静。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霍执徐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了进来。

他没有戴领结,衬衫换成了黑色的休闲T,很服帖,走路间印出胸肌轮廓,头发像是随意地抓了几下。

不凌乱,反而有几分肆意的帅气。

很符合霍执徐这个人。

他穿着西装,也不会拘束他如烈阳般的不羁。

黎鹿岑抬眸,就这么看着走进来的男人。

母亲问,为什么在霍家中放弃霍执臻而是选择了霍执徐。

她回答得很肤浅。

相比较于霍执臻,她更喜欢霍执徐这样张扬炙热的长相与个性。

霍执徐在看到穿着一身白色小香风套装的女孩时,脚步一顿。

毫无疑问,他认出了黎鹿岑。

男人眼里头一次出现了震惊,看向双手抱胸站着的霍执臻。

霍黎两家关系不错他是知道,也明白很有可能两家联姻。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前些年说的是霍执臻与黎家大小姐的婚约吧?

他甚至还记得当年霍执臻被安排过去接黎大小姐放学。

很好,移花接木。

他成了那个倒霉鬼。

熟悉霍执徐的人已经知道他心情不愉了,在常规的寒暄后,霍执臻提议让两个年轻人单独待一会。

两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在后花园踱步。

等远离了众人的视线,霍执徐终究是失了风度。

抬手用指背顶了一下额角,烦躁的表情很明显。

“我记得黎小姐是与我大哥有婚约?”

肆媚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