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偷人(1)

师玄璎此时正用念力化作云翎的外貌,围观人群看见她,纷纷退向两侧,让出一条路。

花丛之中,两具尸体还维持巨鹰族的样貌,双目大睁,七窍流血,透过涣散的瞳孔似乎都还能看见生前最后一刻的惊惧。

师玄璎嘴唇微动,飞快念出两句咒文,双目之中金色符文闪现,她俯身凝视尸体双目,从那两双大睁的眼睛里看见一段影像。

一个高大的黑袍人双手化爪,抓住两人的天灵,两根锋利的爪子从他们太阳穴刺入,两人挣扎抬眼,将杀害自己的凶手面容深深刻入瞳孔。

褐发黑袍,面容俊朗深邃,金眸微冷,额上白色竖线泛着银光。

——竟是失踪的云翎!

师玄璎直起身,凝眉思索,这个人分明是云翎的相貌,但无论是神情还是行为习惯都像是另外一个人。巨鹰部落尚白恶黑,云翎一直都穿白袍,即使偶尔穿着其他颜色,也多是蓝、金、红,绝不会碰黑色。

云翎被人夺舍了!

师玄璎很快便做出了判断,随后,她又检查两具尸体的紫府,发现确如护卫所说,神魂被摄,紫府碎裂。

尸体身上已无神魂,只有眼里存留了死前短暂的画面。

她摩挲着食指上的红色宝石戒指,看向九章道君:“你,说说怎么回事?”

九章道君目光微闪,垂眸答道:“属下刚刚赶到,尚不知发生何事。”

撒谎!

他闪躲的姿态,以及方才面上一闪而过的恨意,都证明他极有可能亲眼看见云翎杀人,而师玄璎现在是云翎的样子,他把她当做敌人了。

“啧。”师玄璎有点烦,怎么偏偏彤宵宗几个人!

即使她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未必能换来九章道君等人的信任,反而可能会引起他们警觉,况且彤宵宗拉拢江垂星不成,指不准还要用什么阴险招数,她更不会信任对方。

原本便互相防备,师玄璎也就懒得费劲与他沟通。

她抬手点出几个人,命令道:“你们几个跟我走。”

九章道君面上平静,心中却惊骇不已,因为被点出的几个人全部都修士!

师玄璎觉得这件事不是偶然,云翎被夺舍之后,精准的在一群巨鹰族中杀了两名修士,她怀疑对方还会继续动手。

主峰上有个拥有神罚天赋的巨鹰首领,她不能时时刻刻放出神识关注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人带在身边。

师玄璎带着几人回到神殿,让他们替换掉守卫羲女的护卫,才掏出通讯符联系江垂星。

双方同处于一个幻像中,通讯符终于派上一点用场。

“!”

那边,江垂星和东方振天正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垛里,听见师玄璎的声音,一个激灵站起来,甩动马耳朵。

“今晚来巨鹰部落主峰。”她言简意赅,说完便掐断了联络。

两人脑海中凭空多出了去往巨鹰部落的路线图,江垂星打了个响鼻,与东方振天对视一眼,看见彼此狼狈的样子,不禁一阵沉默。

他们被天狼族追赶,一路奔逃,几次逼到绝境,求生欲激发出潜能,生死一线之间,想到那日在凛冬仙面对宴摧凝成实质的杀意,心有所悟,终于逼出金丹期应有的实力。

东极门的心法以控制为主,必须得把敌人困住再一个一个动手除掉,不适合群攻,于是东方振天一边跑一边用意念疯狂埋缚魂锁,待缚住一群飞狼,江垂星再以刀气斩杀。

本来应该很合适的配合,但架不住两个人天生没有默契,脑回路根本对不到一起去。

一开始,东方振天觉得自己脑子好使,便主动争取话语权,江垂星也愿意配合,奈何他总是手比脑子快三步。

江垂星凭着战斗本能判断天狼族的动线,结果东方振天心里安排好缜密计划,引着天狼族跑向另外一边埋了缚魂锁的地方,导致他一刀劈了个空。

几次之后,东方振天终于忍不住用神识怒吼:“叫你听劳资指飞!听劳资指飞!!!瞎刀果撒子!”

江垂星次次劈空比她还气,当即怒怼:“那你倒是指挥啊!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要往哪里跑!我又看不见缚魂锁。”

不是东方振天不说话,她要思考,还要把自己的意图传达给江垂星,哪有他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快!

两人恨不能立马拆伙,但是看看屁股后一群飞狼,只得憋着一口气继续合作。

然而,不出一刻又闹腾起来。

“往辣里跑!你又劈!劳资喊你动手了吗?!”

“跑跑跑!就知道跑!你打架是用跑的吗?你满地乱蹿,谁知道往哪里跑!”

“劳资喊你等信号!”

“你刚刚甩尾巴不是信号?”

“有神识对话劳资为撒子要甩尾巴当信号!”她只是想到等会儿斩杀一片的画面,有点兴奋而已!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东方振天终于发现,只要当自己的脑子不存在,不要多想,完全凭本能感知危险去放缚魂锁,竟然刚刚好能与江垂星配合上。

摸到诀窍之后,两个人的逃命之路才开始顺利起来。

东方振天刚开始满心的憋屈,明明如果用心布局,他们能更快更省力的干掉那些丑东西,根本不需要吃这么多苦头,但是后来渐渐体会到了凭本能战斗的爽快,甚至开始嫌弃江垂星反应太慢不够果断。

两人好不容易脱离危险,才倒在草垛里休息片刻,又立刻被师玄璎叫起。

东方振天“看”到路线,震惊道:“辣么远!你师叔当我们会飞吗?”

她欲哭无泪,刀修都是魔鬼吧?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和疲累一样。

江垂星无情戳穿:“咱们现在速度比飞还快。”

角马本就擅长奔跑,后来他们两个激发潜能,终于懂得把修为注于四肢之上之后,跑起来更是只余残影,若非如此,也不可能有机会遛着会飞的天狼族跑。

“走吧!师叔喊我们过去肯定有要紧事。”江垂星道。

师玄璎确实有要紧事。

巨鹰族长根本扛不住使用神罚的代价,所以每次使用之后,得吸食少年祭司的血液才行。神罚太逆天了,师玄璎不确定自己能抗住几回。

现在因为神罚,她行动处处受限,根本不敢乱放自己的神识,处境很被动。

巨鹰族长只要拥有少年祭司的血液,就可以不断使用神罚,她怎么可能让他留着这个“充能体”呢?

所以,她决定今晚就去把人偷走。

此事可谓极险,说九死一生都不为过,她都知道少年祭司的重要性,巨鹰族长必然看的更紧。

更何况之前她窥探之时露了行迹,对方定然会愈发严加防守。

袖唐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