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偷人(2)

师玄璎的神识是一众修士中最强的一个,如果连她都扛不住“神罚”,其他人跟她差好几个大境界,恐怕一个照面便会神魂消散。

再者,假如只有拯救有春一族才能消除尘芥,巨鹰族长这个迫害羲女的头子,就是一个不得不解决的障碍。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似乎都值得拼一把。

“少主,有春氏大祭司送到了。”巨鹰护卫禀道。

师玄璎倏然抬眼,看见有人抬着一个被黑布罩住的笼子进来,十余名身着彩衣、头上戴羽冠之人护卫左右。

师玄璎起身迎上去恭敬行礼:“巫。”

这些彩衣冠羽之人正是巨鹰部落的巫,手段神鬼莫测,师玄璎对念力了解不多,不知道在幻境中用自身念力幻化的形象能否瞒过这些巫的眼睛,因此一直暗暗戒备。

“少主。”为首大巫还礼,“有春大祭司入住神殿,在此期间,我等皆会在此守卫。”

师玄璎心中暗暗叫苦:真是来的不是时候!

就在她生出这种念头之时,忽而感觉一道视线似水波荡开一圈涟漪,轻轻漫过,她不动声色地将神魂缩至云翎的记忆之中。

大巫漠然的声音中隐含疑惑:“少主有何异议?”

还好她刚才没想太多!

师玄璎从云翎的记忆中得知,巨鹰部落的大巫可以读心,他疑惑的并不是问题本身,而是察觉到了她的异常却又没有找到原因。

既然不确定对方有没有读取到刚才的想法,她便没有否认,只说了一句:“不敢”。

大巫的读心其实是升级版的“搜魂”,修士施展搜魂术,本质是强势入侵别人紫府,一旦对方有一丝抵抗,便会造成损伤,但巨鹰部落大巫的窥探就像是水波漫漫、微风轻拂,没有任何攻击性,也很难被人察觉。

这是什么好东西?!

师玄璎忍不住想,“读心”难道也一种血脉传承,能不能像羲女天赋那样被剥离呢?

正在看护卫把笼子放到墙边的大巫,忽觉背后一凉,回头正对上师玄璎炙热的目光,忍不住蹙眉。

那眼神过于冒犯,仿佛在她眼中自己与那些羲女没有两样!大巫心生厌恶,但云翎被神殿圣兽选中结契,掌管神殿,并不是一个无足轻重之人,他若是屡次读心,说不定会惹怒圣兽……

大巫看了一眼大殿扭曲的墙壁,选择忍下。

“巫,可否让我先看一眼有春大祭司?”师玄璎迫不及待道。

大巫心中微顿,眉头缓缓松开,原来那种目光是冲着笼中人,他心情略略好转,便点头应了。

两侧的巫念咒揭开黑布,露出一个金色笼子,笼中人身蛇尾的大祭司样貌瑰丽,他抬眼看来的瞬间,似神明威严漠然地注视,又似充满人间欲望。

大殿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师玄璎看见那张脸时,脑子里想的是:果然是他!

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黏在他身上时,师玄璎飞快绕在笼子走了一圈。

宴摧明白她的意图,蛇尾微动,似无意间碰到栏杆,上面霎时间亮起一圈圈咒文符咒,将蛇尾弹开。

他闷哼一声,血顺着唇角溢出,在颜色淡淡的唇上染了一抹殷红,眼角的红晕变得更深,一时间如同繁花绽放,那张面孔变得越发昳丽。

“嘶——”被绑在对面石柱上的庄期期突然发出蛇类嘶鸣之声。

师玄璎回头一看,却见她不知何时泪流满面,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滚滚掉落,而她目光中却无悲伤,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割裂。

眼泪应该是属于“泰望”的情感,至于庄期期本人,哈喇子都快要流出来了!

大祭司的血脉传承比一般羲女更加玄妙,祂似乎天生便能够牵动其他人的心绪,就连师玄璎也曾经差点着道。

当时他身上斩龙首的气息太逼真了,这谁能不动心呢!

“盖上吧。”

大巫低沉的声音像是什么咒语,众人从痴迷中惊醒。

两侧的巫催动秘法,黑布无风自起,缓缓将笼子罩住。

“巫还是去偏殿歇息吧。”师玄璎看向大殿墙壁,“圣兽不喜太多人久留神殿。”

大巫咽下拒绝的话,点点头,带着一群人呼啦啦地离开。

殿内只剩下师玄璎和被绑在石柱上的庄期期,以及被关在笼子里的宴摧。

捆住庄期期的触手早就被粉碎,师玄璎后来又用念力伪装了她的武器“红尘缠”,此时她只需心念一动,红尘缠便自动松开。

“啊,你看见没。那模样,真真是长在我的心坎上……就是长得有点眼熟,”她话语微顿,突然想起什么:“啊,是凛冬仙的宴先生!”

“是他。”师玄璎道。

庄期期凑到师玄璎身旁,小声道:“他化作大祭司样子比本人迷人多了。”

“什么迷人不迷人,回柱子上待着吧你!隔壁一群大巫,小心被揪住尾巴!”师玄璎没感觉出多大区别,私以为真大祭司模仿斩龙首的时候才是最迷人的,她一挥手将庄期期绑回柱子上,走近笼子检查上面的禁制。

今晚他们一队首次齐聚,必然要搞一波大的!她得在江垂星和东方振天赶到之前想办法破开禁制,把宴摧放出来。

师玄璎用神识问宴摧:“我听说大巫联手封住了大祭司的天赋,你现在感觉如何?”

宴摧声音微哑:“识海滞涩,无法施展大祭司的天赋,但是修为如常,并未受到太大影响,我现在浑身使不上力气,是因为他们给我喂了一种果实,我能感觉到药力在逐渐变弱,约莫再过一两个时辰就可以恢复。”

“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他们抓到?”师玄璎问。

宴摧道:“不知道,幻境破碎之后我就落到一片红树林中,我在那个幻境找到了天狼族地,不久后又莫名晕过去,再醒来就在笼子里。”

“唔。”师玄璎沉吟,“没有前因后果……极有可能不是经发生过的事。”

宴摧想了想:“你的意思是,我会被抓是尘芥意识所为?目的呢?”

师玄璎只是推测,也不是十分确定:“大概是为了拉我们入局,去阻止有春氏灭亡?”

她与宴摧说起大湖中的巨尸,以及分开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又问:“你既然找到天狼族族地,应该也看见他们异化了吧?可曾查到原因?”

袖唐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