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不是羽绒服买不起,军大衣更有性价比

G县一中。

卡册觉醒检验处。

“S级,绝对是S级,这冲天的红光简直能亮瞎我的眼!”

“到底是谁?孙少还是许大小姐,想不到咱们小小县城竟也能出现S级天赋的制卡师。”

“不是,都不是,好像是那个平民班的军大衣!”

“啥?”

听着四周的喧嚣,伊烛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实在是太困了,黑拳伤身,熬夜要命,更何况这两样还合在一起。

好在结果很不错,S级的卡册天赋,华国总共也就出现过那么十几位。

起码没辜负泥头车所创的业绩。

没错,自己胎穿到了这个以卡牌为主导力量的异世界。

比起前世,这个世界可就危险多了。

寂灭时代,天灾突起,灵气复苏,异兽割据。

为了应对世界各地出现了极多的深渊裂缝和秘境感染区,卡修便成了这个世界上的新贵。

卡修有分为两种,制卡师和御卡师。

顾名思义,制卡师就是觉醒卡册,能自己制作卡牌并使用的人。

御卡师则需要在契机之内寻找合适自己的卡牌,后天磨合并使用。

自此,高低立现。

不过这也并非绝对,毕竟制卡师只能使用自己的卡牌,若一个制卡师的卡册能量为生活用品,对上一个拥有攻击手段的御卡师,那也得跪。

说到这里,卡册能量的偏向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而此刻,伊烛看着自己的卡册偏向,面露古怪。

“军大衣咋了,你们懂个屁,我们班长说了,不是羽绒服买不起,而是军大衣更有性价比!”原本在外围的平民班,看到班长这绝佳的天赋后,一个个全都挤到了最前面,

“排队检测,无关人等全部退后。”

随着几句无用的秩序配合,清冷的短发检测者朝着人群扔出一张暗红的卡牌。

下一刻,一头三米高的棕熊自天而降,四周燃起熊熊烈火,不等棕熊有所动作,乱糟糟的人群自觉向后撤退,隔断了后方的嘈杂后,整个检测场刹时安静了下来。

“说了不要挤,按名单排序,一个个的都围过来做什么,来来来,我这位置让给你,你来测!”

现场一片寂静。

谁敢说话?这熊还在这里杵着呢,不要命了?

“检测者伊烛,卡册能量:S,卡册偏向:文化”

文化!

检测者的声音本来不大,但是架不住此刻现场实在太过安静,周围的学生更是竖着耳朵,随着文化一出,现场再一次的混乱了起来。

这一次纵是棕熊捶地啸天也没有让整个场面重新安静下来,毕竟检测者充其量也只能吓唬一下他们,总不能真的伤到他们。

“我没听错吧,文化是什么鬼?能制作什么样的卡牌?”

“诗词歌赋?还是?”

“当归属教育类卡牌,吧?”

“不管怎么归,总之应该和战斗没什么关系了。”

平民班出了个天才。

可惜没有战斗力。

...

上午检测卡册能量,下午没课。

伊烛将课桌上已经有些卷边的《三年制卡,五年卡神》搂入大衣,看了眼时间连公交都没等,直接朝家走。

“两份腊肠炒饭,带走。”

手机一扫便付了钱,伊烛看了看四周,选了个人流相对较小的地方,靠在摊侧,定了一个七分钟的计时器后,便开始了闭目养神。

......

827号裂缝深渊。

一道三米高的暗红色身影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扯丝的涎水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腐蚀出了丝丝白烟,宛若油脂的身体表面,像是活活被泼了热油,尖锐的双臂像是直插了两把尖刀,要是展开一定能超两米,灰白的复眼随时弥漫着嗜血的杀意。

下一刻,它急速暴掠而来,朝着人流最密集的方向便是狠狠一撞。

“嘭!”

“噗嗤,噗嗤!”

一道亮光从撞击位浮现出了出来,如一块几近透明的水状光幕,幕后,便是刚刚冲过被撞得有些七荤八素的嗜血异兽。

异兽虽然被光幕阻隔在里面,但是光幕显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一圈一圈的涟漪如同心圆一样朝着四面辐散而开。

随着涟漪外放,原本人流窜动的街道忽明忽暗的浮现出了另一个充满异兽的世界。

“这郎个狗日的,吓死劳资了!”

卖炒饭的中年老板被这突然的撞击吓得原地一跳,差点将自己的一锅炒饭给撂倒。

被吵醒的伊烛眯了眯眼,打量着被卡幕阻隔在空间另一侧的嗜血异兽。

“你是一中的学生娃吧,你们见识多,能认出这狗日的异兽是啷个?”大叔飞速的将两份腊肠炒饭装好递给了伊烛,并问道。

“应该是熔油镰兽,看这个体型,接近五级了。”

大叔瞪大了眼睛,“五级异兽啊,得亏城市有卡幕护着,不然这条街不得让这鬼东西活剐了啊!”

谈话间,受惊的人流恢复了正常,原本透明的光幕和异兽空间也都消失不见,城市秩序重启。

不过要是细看就会发现路两侧暗着的灯光竟开始微微发亮。

“怎么会出现五级的熔油镰兽?城市内的裂缝深渊,不应该都是些二三级的小怪么?”伊烛皱眉心道。

“大叔,最近可能不太平,多注意点安全,钱什么时候都能赚。”伊烛想了想开口。

“没事,有卡幕护着,这些怪物翻不了天。”

“嘿嘿,我女儿也考上一中了,听说今天好像还出现了一个S级天赋的超级天才,你们一中风水好,觉醒卡册的人也多,说不定以后老汉我,也能混个制卡师老爹当当呢,哈哈哈。”

看着一提到女儿就满脸骄傲的炒饭大叔,伊烛没有在劝。

卡幕是一个城市的防御根本,一般来说,确实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十二点还差几分,伊烛就到家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果轮回,上辈子她是个死宅,十天半月都不一定出一次门,好不容易出一次,还被撞飛了。

这辈子为了应对危险的世界,从幼儿园她就开始了体能训练,要不然黑拳的兼职也轮不到自己。

“姐,我回来了。”

寅血帝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