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要脸要命

天空在后知后觉中逐渐明朗。

辱骂声和炫技声混杂在天幕之下,肖明生听得神色恍惚。

“正在看比赛的长老仙师们,别忍着,想夸我帅就直说。”

……

“老子这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实力。”

……

“所有人,这一招我只用这一次,都看好了!”

……

“啊哈哈,臭妖兽,我早就知道你的所有招数了,想炸我?我闪啊哈哈哈。”

含光殿众长老:“……”

肖明生只能听见陆无咎自言自语的声音,看不见他人在何处,但他能感觉到方寄草就附近,那一闪而过的杀猪刀正是她随身携带的法器。

只要顺着法器回旋的方向去寻,就一定能追寻到方寄草的位置。

他这样想着,无脸鬼王也是这么想的。

破风疾斩的一刀下的幸存者疯了一般朝着杀猪刀飞来得方向涌了过去。

从天空到地面分为了三个列队。

最上面是成群结队的无脸鬼王,正变换队伍成一字型横截空中领域。只不过它们无法确定方寄草的具体位置,而在他们和对手之间还横着一只无坚不摧的朱蚁。

小红张开的口器大到足以截断大部分无脑攻击的无脸鬼王,而如果无脸鬼王足够聪明,视力也足够强大的话,飞到一半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除了小红以外,眼前还有一面越不过去的蛛网。

那是方寄草给小红制作的铠甲事安装的特殊材料。

越是庞然大物越怕被小动物纠缠,一旦面对小而多的妖兽,朱蚁就会开启防护面罩功能,从头顶喷出大量的蜘蛛网。

显然,无脸鬼王只是胜在狡猾和数量庞大,它们的视力远不敌赤面鬼王刁钻。

无数的鬼王扑在了蜘蛛网上,无一例外被黏在了上面动弹不得。

但蜘蛛网也有弊端,它只能阻挡地上和半空的妖兽,可一旦妖兽飞的过高,越过虫网,小红就不得不直面攻击。

在小红抬起它锋利的镰刀腿前,方寄草借力一跃,攀附着小红的口器又打出了一记火拳。

火苗顺着蜘蛛网瞬间燃烧起来,灰烬扑腾在空中,又连带着烧死了许多无脸鬼王。

至于剩下的一部分,在距离方寄草只有三米之隔的位置集体停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灵力耗费太多而产生了错句,肖明生眯着眼,竟然发现朱蚁面前的无脸鬼王正在颤抖。

他还没来得及印证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相,那群颤抖的无脸鬼王就调转风头,逃窜一般的四散开来,转眼就消失在了沼泽地里。

“逢春!”

伴随着这声召唤,爬在树上的食铁兽此时嘴上沾满了无脸鬼王的血渍,正意犹未尽地舔着唇角和手掌。

“呕、”肖明生捂住嘴巴,拼命将翻上来的酸水咽了下去。

这并非是因他喜净,而是无脸鬼王十分擅长分辨气味,呕吐物在它们眼里是弱者的象征,是代表着有可以被吃掉的对象的机会摆在眼前,那么,闻到气味的无脸鬼王就一定会再次折返。

身后的肖明月脸色发白,打败最后一波无脸鬼王后,终于抵抗不住疲惫,单膝跪在了地上。

仿佛已经迎来了最后一天的最后一战,伤员零零散散倒在地上,最惨的几个被无脸鬼王伤的不轻,已经不知不觉中被剑修捡走送出了度宿山。

肖明生换了换气,盯着眼前的一双皂靴哽咽:“你的食铁兽怎么还吃妖兽呢……”

方寄草从对方兜里掏出金丹,一边喂着对方吃下去一边吐槽:“我的食铁兽本来就是肉食动物,只是选择性吃草而已。”

肖明生郁结地吐出一口气。

这种无事英雄,有事弱鸡的落差感实在太大了,如果说刚才生死一线时,没有动过一分一毫想要退出的念头那绝无可能。

可他最难的都熬过来了,也许能熬到最后也说不定。

试炼赛的分数除了妖兽首级之外,另外的部分就是剩余人数了,再加上他是队长,队里唯一的天机弟子,他要是走了,这一队也就废了。

环视四周,肖明月的队伍里只剩下了她和两个驭兽一脉的弟子,自己的队伍除了一名驭兽还剩下一名丹师。

真是万幸,他们两队加起来还有一个丹师在,只要丹师在队伍里就不怕炼不出疗伤调育的丹药。

“怎么样?都活着吗?”陆无咎显出人形,点着手指转悠了一圈:“嗯,不错不错,全员安、诶?辛云呢?”

“陆师兄,辛云师兄被抬出去了。”张怀远从天而降落,收回结印。

“什么?!队里的丹师没了?!”陆无咎抓狂道:“外面还有没有备用的丹师了,再喊过来一个!”

“丹师没有,只剩下一个驭兽师。”方寄草想了想:“辛云师兄做了不少丹药,还能撑一阵,往后看看再找人顶替吧。”

她和张怀远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对方,算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度宿山危机四伏,夕颜又不擅长打斗,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打算让夕颜上场。

“驭兽师就算了吧,喂!肖师弟有没有兴趣分赃啊?”

肖明生本就和方寄草私下联络,分赃炼丹自然不在话下,但有肖明月在,他不敢明目张胆的和对方合作。

“一起吧。”

遥远的风声含混着肖明月气若游丝的声音,这是她三思后的结果。

说实话,她也没有想到这次会这么快遇见无脸鬼王,而且还是数量庞大的妖兽队伍。

更没有想到的是洪师弟那一队竟然除了丹师以外毫发无损,这和莫谨言预想的结果完全不一样。

当务之急,谁能夺得魁首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活下去!

与此同时,和她有相同看法的人还有宋清朗。

山下云庐安闲,和波诡云谲的度宿山像是两个世界,宋清朗坐在陆时身边端举茶杯愣神。

骆笙说的对,从前驭兽一脉就是因为太要脸才会输的那么惨,甚至宁可以命相搏也不肯失了驭兽一脉的颜面。

要他说,那些腐朽到害死人的说法早该弃了!

“清朗喜欢喝凉茶?”

宋清朗回过神,冲着陆时摇了摇头。

陆时嘿然一笑,意有所指道:“对嘛,身边坐着这么阴森森的一个人哪还用喝凉茶。”

听罢,宋清朗面色一僵,眼神不自觉飘向身边红衣如血的神鳌都督——泰媪。

锦鲤圆宝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