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只怕有心人

选好驻扎营地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几个人坐在地上休息,在他们面前摆着一鼎三脚铜身螺纹药炉。

肖明生队伍里的丹师伤得不轻,双手双脚都被无脸鬼王咬中,肿起了一块一块小山包似的脓包,他一边拿出金疮药倒在伤口上,一边指挥张怀远将洗干净的无脸鬼王放进药炉里。

无脸鬼王身材小巧,多数又被火烧成了灰烬,能捡回来的零零碎碎屈指可数。

材料有限,做出来的丹药面临着数量减少、品类单一的问题。

好在三队弟子也没剩下几个人,每人分一到两颗袖珍丹也还凑合。

“我们队杀的鬼王最多,理应每人分到两颗。”陆无咎举起两根手指道。

“你怎么不说你们队杀的最多,毁的也多呢!”肖明生拼着最后一点力气道:“再说你们队里的人大多隐身了,谁知道鬼王是不是你们杀的。”

隐身代表着没有证人,在场的宗门弟子也好,乾坤镜之外的众长老也罢,都没法证明鬼王是他们杀的。

加之情况混乱,每人都有贡献,有些道理光靠嘴说是说不清的。

方寄草:“最后剩下再分我一颗就好,没有算了。”

陆无咎瞪大双眼:“我还兴冲冲地在跟他们谈判,转眼你就投降了?猪队友……”

方寄草叹了口气,靠在倒下的巨木边合上了眼。

袖珍丹,顾名思义就是能在一个时辰内把自己缩小成无脸鬼王的大小。

这类作弊型丹药在体型较大的妖兽面前可以作为藏身之用,但在无脸鬼王和赤面鬼王面前,相当于自掘坟墓。

方寄草身怀潜龙无影,袖珍丹对她来说用处不大。

“我也不要,把我的那份给我队里的驭兽师吧。”

旁边,陆无咎和肖明生还在为谁能分到更多的袖珍丹吵得不可开交,陆无咎会隐身术,肖明生作为天机弟子更是不屑靠丹药规避危险。

所以,两个人的吵架纯碎是小学生水平,而当肖明月紧随其后站了出来,肖明生顿时就不作声了,平白被陆无咎瞪了一眼。

一同被瞪了的还有闭目养神的方寄草。

“你看看人家,不要也是把自己那份留给同队,你倒好——”到最后,;陆无咎也不愿再去纠结这点输赢,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盘坐运功。

难得耳边清净,方寄草开始复盘方才与无脸鬼王周旋的情景。

相遇的这一批鬼王智力超群,绝不是低等品阶,所以可以判断,它们必然是跟随杀猪刀的方向寻到了她的位置。

可它们为什么对她避之不及似的,在最后集体调转了方向?

她手里拿的虽然也是神兵利器,可眼下还没有开发到让众妖恐惧如斯的地步。

至于她的境界就更不可能了。

方寄草从肖明月身上收回目光,旋即想起了须弥袋中那颗妖树结出的果实。

妖兽之心乃是上古强大妖兽泯灭时流淌入地底的血液,据肖明生所说,拥有妖兽之心的妖物可以发挥出与上古妖兽同水平的妖力,这份妖力可以绵延到下一代,直至被彻底摧毁。

“给,还有一颗。”

方寄草抬眼,眼前是张怀远满是细碎伤口的手掌,乌漆嘛黑的手掌心里是一颗雪白莹润的袖珍丹。

接过袖珍丹,方寄草跟随张怀远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坐下,用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在桃止山外捡到了一样东西。”

就在方寄草以为张怀远不可能猜到须弥袋里的东西时,张怀远突然打破沉默:“妖兽之心的果实?”

“你知道?”方寄草愕然。

方寄草不知道妖兽之心的存在很正常,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修真界呆的时间也不长,但妖兽之心到底不是凡品,连肖明生都是从祖上口中传下来的故事才知道的,张怀远竟然言之凿凿地说了出来。

“吃百家饭长大的好处就是什么都懂一点。”张怀远解释道:“天启的那些修士若是喝醉了也会说些奇闻异事,妖兽之心便是其中之一。”

“那天得知你从绿影迷宫逃出来,我大概就猜到是这么一回事了。”

张怀远说完没有再出声,此刻他把话语权又重新交回了方寄草手上。

方寄草已经见识过高级别的妖兽,知道高等级的攻击有多么可怕,但她不知道妖兽之心的果实放在手里会怎么样。

在聊天开始她只是想找一个可以信赖的倾诉对象,但现在她有点恍惚了。

沉默片刻,方寄草还是决定问道:“如果是你,你会把这个东西交给宗门吗?”

“不会。”张怀远想也没想,这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不过听到他否定的回答,方寄草还是由衷的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

如果他说是因为卖个好价钱,方寄草会立刻抽刀把他打晕,然后告诉他中了无脸将军的毒,刚才的一切都是他在做梦。

“妖兽之心的确稀有,它可以锻造出强大的妖兽,但它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既然你得到了,这就是你的东西,想不想上交你说了算。”

“可你说过,要是你,也不想交上去。”

“我猜不透你怎么想,但我不是很放心这东西交上去会变成什么局面。”张怀远搭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蜷缩,指了指上面说道:“现在那里乱得很,有心之人无处不在,也可能是我多想了吧,我总觉得这场试炼赛不是那么简单。”

方寄草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她的视线落在须弥袋上。

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方寄草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所有的苦难都是有心人造成的,而最有心的那位现在到底要做些什么尚未可知,所以这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交出去。

“你可以用它来试验。”张怀远嘴角扬起微笑,一颗泥巴从下巴上掉了下来:“陆仙师能将白猿鬼王训练成看家神兽,你也可以用这个妖兽之心炼就自己的神树。”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听他这么一说,方寄草还有点动心,但她和仙师差了远不止十万八千里,想操纵妖物恐怕比飞升还难。

哎,想起自己手里还有一个神兽没造出来,简直难上加难。

张怀远拍着大腿笑了出来:“哈哈哈——我看人不会有错。”

锦鲤圆宝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