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一个时辰

度宿山西南最边上,挨着桃止的地方植物繁茂,水草丰盈,而在此处以北的位置荒凉潮湿,四处糜烂着腐臭的味道。

莫谨言站在西南方向的石墩上,割下妖鹿的头颅,目视着远方灰暗与明朗交界一线,烟雾升腾后又缓缓散开,最终与天上的云朵融为一体。

“这回有他们好果子吃了。”聂桑指挥丹师炼妖,心头好似出了一口恶气:“还好我事先准备了定运丸,这才没有迷失方向。”

“你应该说幸好在他们的身上投放了混乱丸。”莫谨言勾起唇角。

混乱丸甚至不需要服用,只要携带在身上,光是散发的气味就足以让全队人在度宿山迷失五行方位,而且一旦被这种味道沾染上,一时半会是散不开的。

兵不厌诈,多么简单的道理。

“收拾好这波小妖,就往终点去吧,不用等到五天后了,反正也没有对手配合我们抢第一。”

坐在地上的丹师忽然说道:“仙师像下的妖兽品阶非同小可,要不咱们还是在附近转转?如此多炼制些丹药带去更稳妥。”

莫谨言和聂桑对视了一眼。

玄心冰魄乃是高阶材料,而高阶的材料本身就带着吸引强大妖兽为之痴迷的力量。

所以,这场试炼赛最难的关卡不在于和鬼王们之间的对抗,而是如何在若凡级别的妖兽手下逃出生天。

莫谨言皱眉,玄心冰魄虽然稀少,但对他们来说是最无用的材料。

天机的目的是拿到魁首,至于玄心冰魄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有没有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

思及至此,他安排道:“那就在周围再转转,记住,尽量避开和鬼王交手,多寻一些药用价值较高的妖丹方是上策。”

这件事自不必他来多提醒,队伍里的丹师心里都掌握着呢。

另一边厢。

张怀远为了给方寄草解释妖兽之心的事情绞尽脑汁。

“都是传说,是不是真的还要亲自验证。”

“妖兽之心与上古妖兽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如果这只妖兽的力量足够强大,能耐远超其他妖兽”,那么,被它用妖血灌溉的树木也会继承这种妖力,号令众妖对它俯首称臣。”

张怀远再次强调:“这是传说哈,信不信由你,而且还要看你手里的妖兽之心果实是什么品阶。”

一个能够与凡人周旋,且在危险时刻还能分心想着繁衍与使诈的妖兽,妖力可见一斑。

如果能够寻一处安全的地方将这颗果实种下,由她来细心照料,未尝不能控制它们。

这些都只是传言和猜测,方寄草还没有完全确认妖兽的品阶,但只要妖兽之心还在她手中,一切皆有可能。

“喂——出发啦——”冬青丛中,陆无咎挥手喊道。

“怎么这么早?”她还没来记召唤逢春和小叶子出来放风呢。

张怀远也摇着头:“是啊,不是准备休息到明天早上吗?五天的时间还远着呢。”

这时,洪岳手中忽然多了一只传音灵蝶,从里面发出的清脆悦耳的声音里充满着担忧。

“方寄草,你朋友有话和你说。”洪岳面无表情走上来,手指交替,将传音灵蝶转移到了方寄草的指尖。

语音重复播放着,方寄草听了半天才听明白里面说的是什么。

”……我看到辛云师兄被抬出来了,你和怀远怎么样?你们的队伍没有丹师可以吗?需要的话我可以顶上。”

是夕颜的声音。

方寄草对着灵蝶说道:“我俩都好着呢,你放心,目前我们可以蹭肖大天才队里的丹师。”

说着她冲刚站起来准备带队出发的肖明生叽咕了下眼睛。

肖明生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看都不敢再往这边多看一眼就走了。

灵碟接收到回复转眼就变作了闪闪星光往山外飘去。

“诶?”

“怎么了?”张怀远问道。

“灵蝶往哪飞?是山外吗?”

“当然了。”张怀远诧异道:“它得回去找夕颜啊。”

“那就不对劲了,山外是西面,可我们现在走的方向是东面。”

张怀远:“……”

“怎么还不走?”原舟好不容易跟上队伍,又被陆无咎强行派来催促两人,脸上满是疲惫。

“这里有问题,叫洪岳打开地图,不要靠着记忆走。”方寄草说完,服下一颗能够提神醒脑的丹药,又拍了拍脑袋揉了揉眼睛。

在张怀远的噬魂蚁没有放出之前,他们便把地图收了起来凭借着记忆走了一段时间,这是怕眼睛时刻守着地图,万一碰到忽然出没的妖兽会失了防备。

但这个地方实在太诡异了,走着走着就走错了方向,总不会又是一个绿影迷宫吧。

三个队的队长纷纷拿出地图对比,人多的好处就是可以复核地图的准确性。

肖明生凑到肖明月身边看过对方一眼,不知怎地他觉得阿姐好像有些生气了。

肖明月果断道:“直直往东走。”

“啊?可时间还久,不再收割些妖兽了吗?”肖明生话没说完,语气在肖明月冷淡的双眸下逐渐变弱。

肖明月嘴上不说,心里却明镜儿这是谁在搞鬼。

所谓魁首不在于收割妖兽的质量,而在于数量,他们一路上猎杀的妖兽等级不低,但是实际到手的妖丹却少得可怜。

而在昨夜耽误了一整宿后,兴许莫谨言和聂桑一行人早就猎杀不少妖物了。

肖明月咬牙。

她气自己无端被人摆了一道,更气天机之中竟然出现此等无赖。

“走!”肖明月怒斥一声,两队人乖乖跟上。

可惜莫谨言算计来回没算到驭兽一脉脸皮更厚,不但都活着,而且几乎毫发无损。

她下意识笑了,扯着脖颈上的伤口跟着火辣辣的疼,这种疼牵动着她的心跟着不住跳动。

等回去后,一定要去长老面前参他们一本!

这时,方寄草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再有一个时辰你们就会被全部带出,到时候听我指令,见机行事。

一个时辰?

出不出的去难道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

方寄草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说晕了,不过既然变态提醒了,她还是算着时间,打开了须弥袋,将最后几颗药丸统统塞进了口中。

对付无脸鬼王耗费了太多灵力,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成功唤出役兽术。

走在后面的原舟看着前面人一股脑干掉丹药的模样,喉结上下滚动,踌躇半晌,低头打开须弥袋仰头灌了进去。

锦鲤圆宝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