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冲喜新娘

永盛二十一年春,京城

“啪!”姜保川一巴掌打在女儿姜青莲的脸上,打得她摇摇欲坠,眼泪翻飞。

姜青玉微微低着头,眼神发冷,堂姐一觉醒来死活不嫁寒王世子李慕,嫌弃他是个快死的病秧子,竟买通下人互换了三家的庚帖。

一心巴望着高门结亲的大伯怎么可能不怒,估计这会儿杀了这个女儿的心思都有。

“爹,就算那宋毅还昏迷着,女儿也愿遵守信约嫁给他,说不定他很快就醒了,我是堂堂姜家嫡女,怎可为妾!”姜青莲大有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架势。

“贵门妾好过商人妇,别人打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你竟然——竟然给我搅散了,我——”身为沥州商贾世家的现任家主,姜保川这一刻没了形象气度,举起手又要狠狠落下。

他苦心谋划许久,就是要让女儿嫁进寒王府,甚至不惜为此做好了与宋家翻脸的准备,结果这个逆女竟坏了他的好事,这是要白白便宜二房一家了!

“打,你打!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嫁进寒王府,反正庚帖已换,婚期已定,三日后王府要抬走的是姜青玉!”姜青莲言语之中有决绝也有尘埃落定的暗喜。

寒王府那种悲惨日子就让姜青玉去过吧,她要去宋家做主母,做诰命夫人去!

姜家二爷姜保义欲言又止地看向自己的大哥姜保川,被他一瞪,又无奈地低下了头,这个家一切事情大哥说了算。

姜青玉没有抬头,眼前这出好戏她也不稀罕看,和上辈子一样,她和姜青莲都逃不开给人做冲喜新娘的命。

而且,看样子,她那自视甚高的堂姐也重生了,不然前几天她还得意洋洋地说自己要去王府享福,现在却对寒王府闻之色变,仿佛那里有洪水猛兽般。

姜家老家主也就是她的祖父生前定下了两门亲事,一个是姜家世交京商之子宋毅,一个是寒王府世子李慕。

谁让她祖父当年走了狗屎运,救下了遇险的老王爷和年幼的世子李慕,老王爷一激动,就把孙子推了出去给人做孙女婿。

不过,身为姜家的嫡女就没那么幸运了,宋毅三个月前落马昏迷,直到现在还没醒,而寒王府的世子自幼身体羸弱,是个随时可能归西的病秧子。

两家都催着姜家把嫡女快点嫁过去,说是要完成老辈定下的婚约,其实全京城都知道,寒王府和宋家这是要拿姜家嫡女做冲喜新娘呢!

婚事迫在眉睫,姜青莲这时候换了庚帖,打了姜保川一个措手不及,也让姜青玉的计划无疾而终。

她没想到姜青莲也重生了,而且还将她的庚帖与自己的换了,这一世她不必再嫁宋毅,却要嫁王府为世子侧妃。

原本她自醒来就在筹谋如何退掉宋家的婚约,如今姜青莲换了庚帖,她要退王府的婚事怕是难了。

唉,是个重生穿越女又如何,依然摆脱不了命运的纠缠,这冲喜新娘今生也不过是换一家罢了!

“小姐,大小姐这是怎么了?她不是很开心能嫁给寒王世子吗?”姜青玉的小丫鬟春柳满脸的疑问。

大小姐一向什么都要争最好的,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

经过大小姐这样一闹,这会儿姜家上下估计都知道,要嫁宋家的是大小姐,进王府为妾的是二小姐。

想着刚才被自己父亲打骂还眼带欢喜的姜青莲,姜青玉朝着小径旁初绽的桃花笑了笑,回道:“可能是想过更好的日子吧!”

毕竟一个多月前,姜家举家搬迁到京城,为的就是姜家老爷子当初定下的这两门婚事。

“妹妹留步!”就在这时,姜青莲趾高气扬地从小径另一侧走了过来,她脸上被打的红痕犹在,但也挡不住她兴奋急切的神色。

“大姐姐!”姜青玉见了礼,这个堂姐自幼就喜欢压族中众姐妹一头,谁要是表现得比她好,那以后可就没好日子了。

“你可要感谢我,要不是我让给你,你一个商人之女怎么可能进得了王府做妾!”姜青莲一副施恩的口吻。

姜家就两个嫡女,这个堂妹性子属面团的,甚好拿捏,姜青莲从不把她看在眼里。

不过,她眼中还是闪过一抹暗沉和嫉恨,重生而来她可不再是姜家那个无脑任性的大小姐,这个堂妹自幼就样样不如她。

上一世,她嫁入王府就受苦受罪,而堂妹姜青玉嫁进宋家当晚,宋毅就醒了过来,从这之后宋家人就开始拿她当福星。

姜青莲原以为姜青玉就是运道比她好,后来她才知道,宋毅成婚当晚能醒过来,是因为姜青玉曾跟一个老道姑学过些医术,宋毅是被她一针给扎醒的。

哼,原本这宋毅就是自幼和她姜青莲定下的婚约,本不该让姜青玉享了一世荣华,今生说什么她都要各归各位,把属于自己的幸福握住,谁都别想夺走!

“谢谢大姐姐!”姜青玉忍了下来,她是得对姜青莲说一句“谢谢”,正如对方不愿嫁进寒王府,她也不想再入宋家。

其实,宋家和寒王府不过是一个狼窝、一个虎穴罢了,都算不得什么好去处。

现在姜青莲觉得宋家和宋毅好,那是因为她不知道宋家人的真面目,各个都和心理变态差不多,吃人可不吐骨头。

而且,外人也不知道,宋家后来能兴盛,靠的可都是她姜青玉在背后出谋划策,今生就看她这位堂姐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三月初九是个好日子,宜嫁娶。

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在不到三天的时间内,三家就快速进行完了。

这日,两顶大红花轿从姜家正门被迎出,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在春风和煦的吹拂下,一南一北朝着京城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

坐在花轿内的姜青玉忍不住轻叹一声,这辈子和上辈子一样,她和堂姐都无新郎来亲迎,也不知这寒王府究竟是怎样的虎穴龙潭,她是终得一探了。

倾情一诺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