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小叔.叔

三十五。

猛如虎。

萧御才三十三,已经一个月没碰她。

她算了算,他们隐婚五年,五年来他食髓知味,有时候回家车上就要。

最近变了。

“很累吗?”她勾上他的脖颈,身子贴上去。

香唇凑到他唇畔,闻到了酒味,盛书书微微蹙眉。

又喝酒了?

月初,听闻他的白月光最近要回国,他便开始烟酒频繁,时常还会住在公司。

之前两次盛书书没有纠缠,心疼他不舒服,给他解酒汤,帮他放洗澡水,让他好好睡觉。

这一次,她水蛇腰难缠得紧,努力踮起脚去吻他,身高不够,摇摇晃晃。

萧御解领带的手适时的握住她的腰,免得她掉下去。

她笨拙的吻了一会儿,还是被推开了。

“听话,去睡觉。”他掌心抚了抚她的发顶。

盛书书没动作,月光下一双眼盈盈的望着他。

又一次吻他,这次有点儿不顾一切的莽撞。

“萧御。”

她很少喊他全名。

萧御眉眼低垂,嗓音如尘,“怎么了?”

“我好像越来越爱你。”她睡得懵懂的声音带着勾人的呢喃。

“你呢,爱我吗?”

萧御一双眸子如墨如绸,开始回应她的吻。

“嗯。”他只是吝啬的应了一声。

盛书书心底失笑。

吻越来越重,克制不了的缱绻。

他总是这样信手拈来,错觉得让她以为,他也爱她。

他不爱。

她知道。

当初是她死缠烂打的追他,甚至用龌龊手段把他睡了,迫使他不情不愿的娶了她。

“去洗澡,你先睡。”萧御终于松开她,把她放回床上。

盛书书没缠他,却问:“要离婚吗?”

萧御身形顿了一下,在床边暗着脸看她。

“你想离。”

盛书书笑笑,不是他想离吗?

白月光马上回来,他这一个月的踌躇煎熬,她都看在眼里。

那么骄矜意满的一个人,偷偷躲厕所抽烟,她看着真的心痛,她都把他逼成什么样了?

干脆她来提,也算给自己留点面子——

是她不要他,不是被他抛弃。

“嗯。”她模糊的声音。

萧御看了她许久,一言不发去了浴室。

盛书书抱着被子,像个望夫石,听着他在里头开始打电话处理公务。

又这样,不等她睡着不出来。

他不知道,其实她经常睡不着,一直到他出来,把她抱到怀里才行。

只是她一直装睡,不想让他觉得她难缠。

盛书书等不动了,睡又睡不着,摸黑打开她偷偷找人开的安眠药,也不知道几粒,囫囵吞完睡下。

*

不知过了多久。

强烈的温暖覆压下来,混着酒味的呼吸沉重,烫得吓人。

离婚前想放纵一次?

她没有躲,闭着眼主动迎上去。

萧御这人平时看着佛子无欲,贵不可言,可是和她这件事上,他又时常疯狂。

“叫书书?”男人磁性低哑的声息,透着浓浓荷尔蒙的味道。

叫叔叔?

这不是当初她睡他那晚的台词么?

盛书书叹口气,原来是又做梦,梦回她追他那个月了。

梦里她二十,和萧御差了整整八岁,不过老一辈的算法奇怪,说萧御虚岁算三十。

而且,他作为她前任的小叔,这称呼合理。

所以,她小脸仰着,软着声音满足他,“小叔叔!”

男人的动作狠狠顿了一下。

她对上了那双如墨如绸的黑眸,正低低的凝着她。

眼神又冷又暗,盛书书都要怀疑他今晚中药是假象了。

但他确实是中了,因为每一个特征都很明显。

“强忍会出事的。”盛书书镇定下来,绝美的脸蛋抬起。

男人喉结狠狠滚动,最后一丝克制从唇畔吐出,“后悔还来得及。”

后悔?

她在婚约期安安分分,萧轻舟却背着出轨她表妹,应该是她让他后悔,

盛书书指甲陷进肉里,脸上却淡然,“渣男配不上我。”

她凑到他耳边,一脸认真,“还是喜欢小叔叔。”

萧御好像很敏感这个称呼,眸底一层晦暗翻滚。

“喜欢我什么?”深沉中,又带着不屑。

别看盛书书有着女娲精心捏造的腰身——妖媚,可大眼樱桃唇凑在一起却是一张清颜纯欲的脸,一看就不会撒谎。

“喜欢你……比他大?”

两秒的沉寂。

盛书书被封了唇,宽大的掌心扣着她后脑勺,深吻进去。

裹挟着一句模糊的低沉:“你最好承受得了后果。”

她确实没能承受得了。

极致的摧枯拉朽,身体沉沉浮浮,颤抖得她快碎掉。

那是盛书书第一次知道,外面看起来矜冷沉稳的萧御,心底里住着个邪肆不羁的恶魔。

直到风平浪静,盛书书身上的被子突然滑落大半。

她疲惫的眯着眼,对上男人冷暗的脸。

萧御盯着床单上的痕迹,眼里有猝不及防的东西闪过。

“第一次?”

盛书书酸疼的撑起半个身子,她知道他脸上的讽刺是什么意思——

她跟萧轻舟好几年了,以为她早就脏了,却弄了个第一次的假象坑他。

“为他置气,你倒舍得。”

“鸭血,两块一斤。又不贵,有什么不舍得的?”她不喜欢解释。

反正萧御这种人,说的越好听他反而越不信。

这话让萧御看了她许久。

直到她想下床。

“做什么?”萧御冷眼瞧着她。

盛书书仰着脸,“做夜宵,你空腹应酬,胃肯定不舒服?”

“我不是萧轻舟。”

她在萧轻舟那儿跑前跑后,跟个老妈子一样,谁都知道。

萧御看她撑着的手腕,软得都还在发抖。

“别脏了厨房。”冷淡的丢了一句,转身进了浴室。

不让去就不让去说话这么刻薄,盛书书倒也习惯了,萧家都说他是寡胎怪人。

她倒回床上,很软,很累。

很渴。

爬起来找水喝,卧室一口水都没有,她只能去客厅。

接下来的剧情,她会踢到门槛,然后摔倒,梦境她都倒背如流了。

“噔!”

果然,她摔了。

盛书书失笑,都梦过无数次了,周公不能帮她换换细节?

“嘶!”下一秒,她好看的眉头狠狠皱起。

好疼。

疼?

做梦怎么会疼?

盛书书盯着膝盖,呆住了,之前做梦每次都不疼的。

她又掐了自己一把,真的疼,不是做梦。

那么?

她重生了。

真的回到追了萧御一个月的时候。

“还没走?”身后清冷的声音突然出现。

盛书书吓一跳,忍着痛连忙站起来,直直的看着萧御。

他随便裹了个浴巾,头发乃至全身都湿漉漉的,水滴顺着肌肉往下滑,隐入人鱼线。

确实有蛊惑异性的资本。

前世。

她撒娇摔得好痛走不了,要留宿,还让萧御抱回床上又要了一次。

现在。

盛书书不动声色的把视线收了回来,低着声,“马上就走。”

她草草抓起衣物套了一件,其他的直接抱着就准备离开。

这一世,她不再招惹他了。

爱而不得,太累。

九九公子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