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祖先显灵了!

是夜,寒风呼啸,客厅老旧的电视机发出的声音时不时夹杂着沙沙的电流声。

画面中,身着紫色官服的老者,银须白发,只见他跪下领旨,取下官帽,繁华的金殿衬得清瘦的背影更显萧条。

剧中,昏庸的皇帝终于对当朝阁老陆擎下手,陆家被抄,全被下了大狱,全族老少妇孺,皆被判流放三千里,七天后羁押出城。

“这狗皇帝真不做人!”

顾行昭缩在沙发上,看着剧中俊美儒雅的小老头被除去官服押进狱中,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唾骂,还不忘抓一把薯片塞嘴里。

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编剧,多好的小老头,两朝阁老,一生为民为朝廷,晚年却落了这么一个下场。

古代流放,罪人手脚都要戴镣铐,一步一步行至到三千里以外的苦寒地,逢寒冬大雪,路上冻死骨无数。

小老头已年近七十,年轻时因为忙于政务,身子本来就落下不少病根,如今这身板哪里扛得住?

狗皇帝一直看陆擎不顺眼,可寻不到错处,又看重自己的脸面,借着定储一事,扯了一个不敬之罪,将其流放三千里。

只见画面一暗,顾行昭猛地从沙发上跳下来,快步冲向罢工的电视机,轻门熟路的对着老旧笨重的机器顶部猛拍了几下。

今年第二十七回了,真是影响她看儿子。

她不是没想过把这台至少二十年前的电视机换掉,可这部剧网上根本查不到相关信息,偏偏也没显示是什么电视台,连个广告都没有,以至于她只能守着这么一个老古董。

整整两年,她每天雷打不动的追剧,一集不落,从少年陆擎,追到老年陆阁老,再到如今被下狱流放。

突然,画面又亮了起来,顾行昭拍了拍手上的灰,又坐回了沙发上抱起那桶薯片接着吃。

只见被下了大狱的陆家人正在受罚,狱卒收了不少私利,尤其是对陆擎,以审问为由,断其水和食物,什么刑罚都往他身上使。

皮开肉绽,看得顾行昭这颗心一跳一跳的,半遮着眼睛,心想,这演员也太敬业了,这鞭子落在身上的样子看着可不像假的,此剧不火真是没天理。

...

此时的大晋朝已是深夜。

陆擎浑身是伤,被饿了三天,滴水未沾,奄奄一息瘫坐在狱中角落,自知时日不多。

想他十五岁中举,十八岁高中状元,而立之年受先帝赏识入了内阁,两朝阁老,为官几十年清正廉政,如今却落得这般下场,他只怨自己,连累了全族。

陆擎叹气,也不知道家中其他人如何了,一想到这,便食不下咽,水也不想喝。

顾行昭眼眶微红:主要你牢里也没那个条件。

陆擎一生不信鬼神之说,此刻却寄希望于老天开眼,能给他陆家一条活路。

看着眼前这一幕,原本俊美儒雅还带着几分仙气的小老头一瞬间像是老了几十岁,顾行昭眼眶微红,编剧,你没心啊!

照这样下去,别说七天后流放,怕是七天没到就要活活饿死在狱中。

她捶胸顿足:谁家大好人都被判流放了还要在狱中受罚七天,伤在儿身,痛在娘心啊!

她只恨不能穿进电视里头,把那狗皇帝剁碎。

突然,电闪雷鸣,一道机械声伴随着电流声响起——

【检测到宿主顾行昭,族谱绑定成功,通道开启!】

这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吓得顾行昭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手里的薯片猛的砸向电视机!

“啪”的一声,画面中,正在心中虔诚的对天祈祷的陆擎,脑袋被凭空出现的圆形长筒砸了个正着,薯片散落一地。

方才还奄奄一息的小老头,憋了几天的气被这一砸,登时站起来破口大骂,“何人在此欺我老无力!?”

他陆擎如今就剩命一条,有什么刑罚只管使出来,搞这些个偷袭的阴招算什么?

但回应他的,只有一室如水的寂静。

顾行昭沉默,这声音听起来也不像老无力。

半晌,她反应过来,瞪大了双眼,看了看空了的手掌,又看了看电视剧,“!!!”

我去......她家这老古董电视机竟然会吃薯片,成精了!?

只见画面中,陆擎又恢复了方才那副虽落魄但仍旧气度不凡的样子,他环顾四周,摸索着向前,捡起地上的圆筒,在手中摩挲,怪异的图案,怪异的文字,顿时眉头紧锁:倒像是外邦之物......

外邦之物怎会出现在此?

难道已有外邦奸细潜入京城意图不轨!?

此时,顾·外邦奸细·行昭正站在电视机前,手持菜刀,心提在嗓子眼,随时准备砍了这老古董。

可她又忍不住伸手去摸,发现竟然真能穿透屏幕,当即又往前些,感觉好像摸到了什么,试探性的拍了拍......

嚯,好像是颗球,还长着毛咧!

“!”陆擎捂着脑袋大惊,连连后退。

方才好似有人拍了他的脑袋,可这四周分明只有自己一人。

发现自己拍到的是小老头的脑袋,顾行昭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道清灵的笑声在四周响起,陆擎瞳孔骤然紧缩,猛地环顾四周,“谁!?谁在笑?”

顾行昭惊讶,竟然还能听见自己在笑,她清了清嗓子,开口,“陆擎?”

“你是何人?”陆擎眉头紧锁,眼神警惕着周围,这外邦奸细当真好本事,竟然还潜入了他大晋诏狱中。

看着眼前的小老头,顾行昭摸了摸下巴,故作高深莫测,“我乃陆氏几百年前得道飞升之人,方才听见子孙祈愿,念你一生功德无数,特来相助你度过此难。”

话说出口,她默默在心里双手合十:陆家老祖请原谅我的冒名顶替,我这也是为了救你们陆家后代。

陆擎愣住了,几百年前的老祖先?

族谱有记,他陆家确实曾有一些沉迷于修道的先人……

自己方才也确实是在心中祈祷,可这声音听着,年纪同他去年才刚成亲的孙女相差不了多少。

顾行昭自然知道小老头没那么容易信,她思索片刻,放下手中防身的菜刀,转身拿杯子倒水,连同一袋面包,给电视机里的陆擎送了过去,以此证明自己真是来助他度劫的。

她眼神慈爱,“你先喝水吃点东西。”

“!!!”凭空出现一杯水在眼前,年近七十的陆擎心神震撼,瞪大了双眼,嘴巴也微张着。

真是小刀拉屁股......

三一零白月光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