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罚跪

郑侯爷接过文章,仔细品读了开篇,眉头渐渐舒展,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不错,字迹愈发工整有力了。”

然而,随着阅读的深入,郑侯爷的面色开始变得阴沉。

郑成晏见状,心中不禁生出疑惑,小心翼翼地问道:“爹,怎么了?难道孩儿的文章不够好?”

郑侯爷的眼眶微红,拿着文章的手指轻轻颤抖:“这,真是你自己写的?”

郑成晏坚定地点了点头,同时刻意低下头,试图掩饰内心的不安,生怕被父亲察觉到任何异样:“确实是孩儿亲笔所撰。”

“哎,你倒是越来越有能耐了,文章却越写越不像话!”郑侯爷的话语中带着刺骨的寒意。

郑成晏满腹狐疑,猛地抬起头,眼中充满了不解:“爹,文章有问题吗?还请您……”

不待他把话说完,郑侯爷猛地将文章掷向郑成晏的脸庞,“写得好啊,真是太好了,比那些风月场所的文人墨客还要‘精彩’!”

郑成晏大惊失色,慌忙拾起散落一地的纸张,再次展开,只见正文的前半部分还算正经,但随后的内容却令人瞠目结舌,尽是些不堪入目的露骨之词!

“肌肤如雪,夜不能寐,温香软玉,梦中缠绵……”

“这……这是怎么回事?”郑成晏难以置信,身体因震惊而颤抖,他反复检查着文章。

郑侯爷怒气冲天:“你还问我?这不是你的手笔吗?你心里最清楚!不好好读书,整天沉迷于这些污秽之事,脑子里尽是些肮脏的念头!”

郑成晏急忙辩解,声音中带着焦急与无辜:“爹,这不是我写的!”

郑侯爷厉声质问:“不是你,还能是谁?!”

“是……”郑成晏欲言又止,牙齿紧紧咬合,一时间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所有的辩解似乎都显得苍白无力。

郑侯爷的怒意如同烈火烹油,眼中威严:“看来上次的惩处对你而言,不过是微风细雨,未曾触及皮毛!”

言毕,他目光如炬,扫视着书房内的一件件摆设,最终定格在角落里静静躺着的戒尺上。

他大步流星,拾起那把象征着家法的戒尺,步伐沉重地走向郑成晏。

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戒尺无情地落在郑成晏瘦弱的背上,回荡在整个院落,惊起了几只栖息的雀鸟。

门外,苏婉毓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她对这计划的成功了然于胸。

转身对身旁的贴身丫鬟司棋轻启朱唇,语气坚决:“时候到了,你去吧。”

司棋闻言,恭敬地欠身,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执行着小姐的吩咐。

书房之内,郑侯爷的斥责声伴随着戒尺的落下,一声声犹如重锤,敲打着在场每个人的心。

这段时间以来,郑侯爷对郑成晏的失望与不满,终于找到了决堤的口子。

郑成晏这个肩负着侯府未来希望的嫡子,他的不成器,让郑侯爷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与愤怒。

戒尺如雨点般落下,每一次都伴随着郑侯爷的呵斥:“逆子!你这无能之辈,今日我非要让你记住这教训不可!”

“沉迷女色,荒废学业,你有何面目面对列祖列宗!”

“娶什么平妻,你可知这会引来多少非议!”

“还有这些不堪入目的文字,简直是丢尽了郑家的脸面!”

郑成晏紧咬牙关,强忍着背部撕裂般的疼痛,尽管鲜血已悄然渗透了他那件清晨新换的碧蓝绸衫,但他没有发出一丝呻吟。

剧痛如同海浪一般,一波接一波地冲击着他,十指深深嵌入手心,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仿佛再多承受几下,他的骨骼就会不堪重负而断裂。

即便如此,他依然不敢有任何辩解,生怕一开口,就泄露了请人捉刀的秘密,那将会招致父亲更为猛烈的雷霆之怒。

终于,郑侯爷的体力似乎也达到了极限,他将戒尺随手一掷,声音中带着疲惫与无奈:“文章不必再写了,到院子里跪着反省,直到我认为你有所悔悟为止!”

“是……是的,父亲……”

郑成晏的身体微微颤抖,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额头重重磕在冰凉的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位自幼被誉为神童的少年,一直是郑侯爷心中的骄傲,何时遭受过如此屈辱与痛苦,内心的苦楚与不甘,压在他的胸口,让他几乎窒息。

郑侯爷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衣袖一挥,带着未消的怒气,大步离开了书房。

刚跨出院门,小厮正贵满脸堆笑,快步迎了上来,声音中充满了喜悦:“老爷,大喜啊!大喜啊!”

郑侯爷的眉头尚未完全舒展,眼神中依旧带着几分凌厉:“何喜之有?”

正贵咧嘴笑着,话语中难掩兴奋:“刚才周大夫为二夫人把脉,说二夫人腹中怀着的是男孩呢!”

自从那位郭三小姐以妾室的身份进入府中,郑侯爷便吩咐府中上下尊称其为二夫人。

大夫人郭氏,二夫人自然便是这位新来的郭三小姐,这样的安排,隐约透露出郑侯爷想要将两位夫人置于平等地位的意图,虽然不是平妻,但在待遇上已相差无几。

“当真?果真是男孩?”郑侯爷的脸上瞬间由阴转晴。

正贵连连点头,语气坚定:“千真万确,老爷!”

“那还愣着做什么,快带我去看看!”

郑侯爷将郑成晏的事情暂时抛诸脑后,大踏步地向外院走去,正贵紧随其后,两人直奔小郭氏的住所。

而院中跪着的郑成晏,脸色苍白,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暴突,显得异常狰狞。

这段时间,父亲对三姨娘的宠爱有加,几乎到了溺爱的地步,而母亲不仅在家中的话语权日益减弱,就连靠近三姨娘的院子也会遭到父亲的训斥。

如今,三姨娘又怀上了男孩,如果父亲真的对自己彻底失望,那么母亲的地位将岌岌可危,三姨娘极有可能被扶正,她的儿子也将成为郑家未来的继承人。

想到这里,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他急忙对身边的小厮吩咐:“你,悄悄去二夫人的院子,给我留意那边的动静。”

桑云寄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