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人穷也就算了,还拼命生那么多

在辛花村一处破旧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骨瘦如柴且年未及九的小女孩。她正屈身于井沿旁,搓洗着手中的衣物

周宴宴,穿越到这个古老的年代已有半月之余。此刻的她,已经成了一个生计艰辛、命运难料的农家少女。

她的体态纤瘦无比,胳膊与腿部瘦削得仿佛纤细的竹竿,她的身体显然营养不足,面色黯淡无光,头发也显得干燥枯黄。

唉,家里穷,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家中人口众多,家中双亲需要照顾,还有三个年幼的弟弟妹妹需要呵护。周宴宴时常感到心力憔悴,生活本就穷的叮当响,她就想不明白,爹娘为何还要拼命生那么多干嘛?

“宴宴!”

在周宴宴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略显疲倦的女声。周宴宴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站起身来,转身迈进了那茅屋。

土炕上,周宴宴的母亲,李氏,正忙着为一对六个月大的双胞胎更换尿布。自从李氏诞下这对双胞胎后,她的身体便一直未能完全康复,大部分时间,她只能无奈地躺在炕上调养。

炕的另一侧,二弟,周青正安静地沉睡着。

周宴宴脱下鞋子,爬上炕头,协助更换尿布。这对龙凤胎,周小小和周冬瓜,生得极为相似,宛如镜子中的倒影。

许是周宴宴的动作稍显粗砺,原本酣睡的周小小被惊扰得睁开了双眼,随即放声大哭,那哭声尖锐而刺耳,将周冬瓜也从梦中唤醒,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孩子们此起彼伏的哭闹声。

周宴宴顿时感到头大如斗,那尖锐的哭声如同无数根针,刺得她心烦意乱。

好不容易给周小小换完尿布,周宴宴小心翼翼地抱起她,轻声哄着。而另一边,李氏已经将周冬瓜抱在怀里,让他吸吮着乳汁。

“宴宴,尿布可都清洗妥当了?”李氏询问。她的头顶裹着一块简约的布巾,身上则是一件缝满补丁的衣物,脸庞瘦削得近乎只剩骨架,肤色也显得尤为苍白无华。

李氏年仅二十九岁,但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

周宴宴正安抚着哭闹不止的周小小,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她淡淡道:“还有四件尿布没洗。”

“这些日,你辛苦了。”李氏眼含歉意。这个大女儿仿佛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懂事。她不仅细心照料着她与弟弟妹妹,更是肩负起煮饭洗衣等琐碎家务,毫无怨言。

李氏每每想到,若是自己身体能更康健一些,又怎会让年仅八岁的宝贝女儿去承担这些事务呢?她看着大女儿日渐瘦弱的身影,心中不禁涌起无尽的愧疚。

周宴宴默默无言,轻咬下唇,怀中的小娃娃哭得声嘶力竭,脸色涨得通红,显然是饥饿难耐,无论怎么安抚,那哭声都止不住。

“娘,小小哭个不停。要不您先把冬瓜给我吧,您先喂她吃点东西。”

李氏将怀抱中的周冬瓜递给了周宴宴。周冬瓜因无法继续享受母乳的滋润,小嘴开始咂咂作响,似乎有哭泣的预兆。周宴宴见状,立即将他的小手放入他的小嘴里,小嘴立刻开始用力地吮吸着,瞬间不再发出哭闹的声音。

李氏凝望着窗外,愁云满面自语:“你爹他们在山上,也不知如今情况如何。”

周宴宴默默听着,她的父亲周永已跟随村民深入山林狩猎,转眼间半月有余,却连一丝音讯也未传回。

院子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周宴宴望向窗外,是杨婶家的儿子杨云,一脸焦急地闯入了进来:“宴宴,你赶紧到山口那边去瞧瞧吧!你爹的腿被狼给咬伤了,伤势十分严重,只怕……只怕情况不太乐观啊!”

“啊?”李氏在屋内乍闻噩耗,眼前一黑,险些昏厥。

周宴宴的面色逐渐苍白,对于那位素未谋面的亲生父亲,但念是原主及至亲,她无法置身事外。

她摇醒了沉睡中的二弟周青,将幼弟周冬瓜小心翼翼地放入他的怀中,低声道:“周青,你要乖乖,好好照看小弟,阿姊会尽快回来的。”

话毕,周宴宴急忙下床,迅速穿好鞋子。李氏见状,泪水夺眶而出,哽咽道:“宴宴,你爹一定会没事的……”

“娘,您别哭了,我会尽快回来的。”周宴宴留下这句话,便急匆匆地奔出了屋外。

大门外,杨永焦急地踱着步子,见到周宴宴匆匆奔来,立刻走在前面带路。

“我父亲的情况如何?”周宴宴疾步而行。

杨永:“大叔整条腿都没了,身上满是鲜血。我听木大爷讲,他们是遭遇了狼群,能够侥幸逃生已是万幸。”

听闻此言,周宴宴脚步一滞,险些跌倒。好在杨云眼疾手快,扶住了她,两人继续向前奔去。

她爹是周家的支柱,如今整条腿断了,这家中的一切该由谁来支撑?周宴宴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凉,她不禁怀疑,是不是上苍觉得她前世过得太安逸,太顺利,所以这一世,才将她安排到这个地方来经受磨难。

山口处,周宴宴匆匆赶到,只见一群村民已然聚集于此,远远便能听到他们七嘴八舌、议论的声音。

周宴宴气喘吁吁地挤开人群,才看清地上躺着的人,眼前的景象让她触目惊心。

周父身上的衣物已经破损得几乎辨认不出原貌,血迹斑斑,尚未完全凝固。他的左腿自根部便已然缺失,被粗糙的布料仓促包扎着。

他的脸庞布满了触目惊心的擦伤与抓痕,那幅景象实在令人不忍多看一眼。

周宴宴瞬间呆立当场,脑中一片混沌,完全不知所措。“推车来啦,快闪开!”随着这声吆喝,周宴宴被人群推到了一边。

“快,把周大叔抬上推车,咱们得火速送他去镇上找大夫。”村里的村民都是好心人,话音刚落,村民便迅速行动起来,手脚麻利地将周父平稳地安放在了推车上。

“宴宴啊,咋没见着你娘跟你一起呢?”推车的木大叔一瞅见瘦伶伶的周宴宴,便随口问了一句。

周宴宴:“我娘她身体欠佳,此刻还躺在床上呢。”

莉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