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在周宴宴家的门前,牛车缓缓停下,周禹从牛车上跳下,接着搬起车上的锅碗瓢盆,径直走向厨房。

“爹,娘,我回来了!”

周宴宴一边搬着厨具进入厨房,一边高声呼唤。

李氏听到女儿的呼唤,急忙从屋内走出,怀里抱着周小小,而她的身后紧跟着的是周青,他手中抱着周冬瓜。

“宴宴,你可算回来了。”

“阿姊!”

周宴宴捏了捏周青那稍显圆润的小脸,心中满是欣慰。这几日,周青吃得饱,睡得香,脸上终于有了些肉感,不再像之前那样瘦不拉差的。

周禹将最后一盆碗筷从牛车上搬下来,放在院中的水井旁,随即从井中拉上一桶井水。他正准备弯腰清洗这些碗筷,周宴宴却急忙制止:“禹堂哥,你今日也辛苦了,这些碗筷就让我来洗吧。”

李氏也劝道:“周禹,你就先进屋歇息吧。”

夏日炎炎,加之周禹方才忙碌地搬东西,此刻已是汗如雨下。他随意抹了一把汗水,笑道:“不碍事,宴宴明日还要准备摆摊的食材,我怕她忙不过来。”

周宴宴还想说什么,但周禹已经摆手示意她不用多说:“宴宴,你去准备晚饭吧,二叔母,二叔和青青都等着吃呢。”

周宴宴点点头,说道:“好吧,禹堂哥,那我去做饭了。你洗完之后,一定要留下来一起吃饭。”

周禹微笑着答应,待周宴宴进了厨房,李氏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吩咐周青把周冬瓜抱给周父照看,然后让周青也去帮忙洗碗。

在厨房里,周宴宴第一时间忙碌着煮起了米饭,她用家中的糙米洗净,想着熬一锅白粥。

紧接着,她将刚买回的两捆通菜放入木桶,仔细清洗后置于一旁,这样明日出摊前就能省去匆忙的准备时间。

三斤筒骨、十斤猪下水以及两斤田螺,她分别放入盆中,用冷水浸泡,盘算着明日再进行处理。

现在,她主要是泡制米线。她取出两斤大米,洗净泡着先,等下饭后就要做米线。

灶台上的锅已经煮得差不多了,之前光顾着买摆摊的食材,竟忘了买一些自家晚饭要吃的菜。

家中的人应该都饿了,周宴宴不想过于繁琐,便决定简单煮点吃算了。她拿了一些通菜,摘去叶片,再将菜杆捏扁,这样炒出的通菜更加鲜美入味。摘好的通菜清洗干净后,她又取来几个蒜头拍碎备用。

炒锅烧热,倒入适量的菜油,待油温适宜时放入蒜末炒香,随后倒入通菜迅速翻炒。她淋上一点水,既保留了锅气,又让汤汁充分渗透入菜。豆酱适时下锅,继续翻炒至九成熟,一锅色香味俱佳的通菜便出锅了。

此时,那锅白粥已经沸腾。周宴宴迅速从篮子里拿出五个鸡蛋,打入粥中,并迅速搅拌,让鸡蛋与粥完美融合。再撒上一点粗盐调味,一锅营养丰富的鸡蛋粥便准备好了。

然后,她又从陶罐里夹出一些酸笋放入碗中,等下跟粥搭着吃会很开胃。

周宴宴煮完饭后,步出厨房,来到院子,意外地发现那些碗筷已经全部洗完了,整齐地排列在一旁。然而,她却没有看到周禹的身影。

恰在此时,周青抱着一堆衣物从屋内走出,周宴宴不禁问道:“青青,禹堂哥呢?”

周青回应:“禹堂哥洗完碗筷后就走了。”

周宴宴眉头微皱,双手叉腰:“你怎么不劝禹堂哥留下来一起吃饭?”

周青满脸委屈,嘴巴瘪瘪的:“我留过禹堂哥的,但他说不饿,坚持要走的。”

周宴宴无奈,禹堂哥明明刚才答应了要留下来吃饭了,结果又偷偷走了,她就不明白,都是自家人还这么见外干啥?

她看到周青手中依旧抱着衣物,脸上带着委屈的表情,心中顿时软了下来:“好了,阿姊错怪你了,青青,你怎么把家里的脏衣物都抱出来洗了?”

周青:“娘说你在外面辛苦挣钱,家里的衣物和弟弟妹妹的尿布就由我来洗。”

周宴宴听后,轻叹一声,这就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李氏心疼她在外奔波,便让年仅五岁的周青分担家务,这也是无奈之举。而且,她刚从县城摆摊回来,还未来得及休息,便得忙着做饭、又要准备次日摆摊的事宜,诸多事务让她倍感疲惫,力不从心啊。

李氏平日里既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弟妹妹,又要抽空为周父熬药换药,家中无一人是闲的。

周宴宴将周青手中的衣物放入水桶中,柔声说:“饭已经准备好了,先吃饭,吃完再洗吧。”

周青闻言,立马高兴起来:“太好了,终于有饭吃了!”

其实他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更何况阿姊做的饭菜总是那么好吃,他早就有开始馋了。

饭桌旁,周宴宴盛出四碗热腾腾的鸡蛋粥,又夹上一些豆瓣蒜蓉通菜和酸笋放进一个碗里,然后端去给周父吃。

周青早已迫不及待地埋头干饭了,而李氏则正在忙碌地喂着两个小孩,周宴宴让李氏吃完饭再喂奶,李氏却让他们先吃。

周父在吃着鸡蛋粥的同时,夹起几根通菜搭配着吃。

那通菜辣中带甜,鸡蛋粥则口感细腻,蛋香四溢,今晚的饭菜虽简简单单,却是十分的好吃。

周父问:“宴宴,今天摆摊卖的怎样?”

周宴宴喝了几口鸡蛋粥:“爹,今天的生意特别好,以后,我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周父听后,心中五味杂陈。他感叹自己半生庸碌,一事无成,如今病榻缠绵,只能眼睁睁看着年仅八岁的女儿挑起家中的大梁,在外奔波劳碌,这比让他去死还难受。

察觉到周父的低落与自责,周宴宴急忙宽慰:“爹,您千万别自责。我说过,等您身体康复了,我会为您做一副拐杖,帮您找个合适的活儿干。这个家需要您的。”

只有这样说,才能让周父觉得他自己在这个家还是个有用的人。

莉月.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