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霍家的那些事(一)

杨思琳哪里会知道杨夫人肚子里的那点小九九,毕竟她可不是真正的杨思琳,也没有继承本尊半点的记忆。

她只当杨夫人指的是杨家当初迫于忠王的情面,不得以将本尊嫁到候府给霍启明这倒霉蛋续弦,替人家抵挡灾星,消灾免难之事,于是便连忙掏出手绢亲自帮杨夫人去擦眼角的泪,边擦还边笑着安慰道:“娘说的是什么话,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就别再提了,日后咱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过日子,这比什么都重要。”

这话一出,杨夫人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天知道这几个月来,为了这婚事,琳儿与她不知道生疏成什么样了,如今看着眼前对自己如此体贴女儿,更是什么都觉得值了。

“对,对,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她欣慰不已,心中总算是踏实了不少,那种喜上眉头的兴奋连带着让脸上表情瞬间完全舒展了开来,而原本便细腻白皙的肌肤更是找不到一丁点岁月的痕迹。

看到杨夫人如此的激动,杨思琳突然又觉得哪些地方有些不对劲,她不是早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了吗?一开始也没见娘亲这般兴奋啊?再次确认女儿的心意后,听到说翻篇了就乐成这样,至于吗?

“娘,你长得真漂亮,笑起来时更美!怎么看都不像我娘……”杨思琳恍惚了一下,最后还是没去想太多,转而由衷的赞美起杨夫人来,不过却说一半留一半,想故意逗逗这美丽娘亲。

“瞧你这孩子,尽说些傻话。”杨夫人被逗乐了,伸手轻点了一下宝贝女儿的额头,语气中尽是宠溺:“不像你娘,那像谁呀?”

“像我姐呀!”杨思琳想都没想便接了上去,拍马屁的工夫是炉火纯青,不过这也不完全是在拍马,毕竟这事实可摆在眼前,杨夫人看上去真的如同少女一般年轻。

杨夫人一听,更是开心得不行,两人又你一句,我一语的打趣了两个来回,这才转移了话题。

“琳儿,娘的好孩子,这往后的日子,娘不在你身旁,你可得长多些心眼才行。”杨夫人一脸的爱怜,目光闪动,格外的温柔:“切不可再象以前在家中一般任性了,这婆家毕竟不比娘家,更何况你年纪还小,许多事都看不太明白,这世家名门里的日子可不是那般容易的。”

看着一脸稚嫩的杨思琳顺从的点着头,她不由得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还有,咱虽不主动去惹事,但也不能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该说的还得说,该做的还得做,切不可太心慈手软,否则你可是得吃大亏的。”

“娘,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了,这几天在候府日子虽短,可却也看到了不少的人和事,而女儿也知道,那些事都不过是冰山一角。”

杨思琳想了想,直接将话题主动引到这个上面来:“娘,从你们给我安排的丫环上来看,我便猜得出这候府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之前一门心思的想着反抗,因此也从不将这些事放在心上,现在女儿总算是想通了,所以想多了解一些霍家的一些情况,也好为以后的日子做打算。”

“好孩子,你现在能有这样的心思,娘总算是放心了。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本来在你出嫁前许多事情就想告诉你的,只是当时你根本就不原听我们的。”杨夫人拉着杨思琳在花圃旁的凉厅里坐了下来,一脸的慈爱。

其实,哪有父母不疼孩子的?特别她们就琳儿这么一个女儿,不疼她还能疼谁?虽然那些日子琳儿一直都对她们不理不踩,可只要是他们能够想到的,能够为她做的都提前打理得妥妥当当。

甚至于连陪嫁丫头那都是花了血本的,不仅能够保证对女儿的绝对忠诚,而且还让她们能够用自己的绝活为女儿筑起第一道安全的屏障,最少那些想用卑鄙手段暗中加害自己女儿的人是绝对不可能那般轻易得手。而她的女儿也不可能再像霍启明前面的那两任正室一般,那么可怜的死去。

“娘,我想知道,霍家前两位少夫人到底是怎样死的?”杨思琳一脸的认真,对于这个问题,她所知道的只有人已死而已,而其他的则全部都是自己的猜测罢了。她相信,单凭杨家夫妇给本尊安排那些个各有所长的丫环陪嫁,那就说明她们一定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内幕。

果然,提到这个问题,杨夫人也马上正色了下来,琳儿能够主动问到这个问题,这让她很是赞赏,最少说明,她的女儿已经开始为日后的生活而静下心来认真思考了。

候门大院里的女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没有一点的心机的话,自然很难在那里面立住脚。而说到心机,她不得不承认,这是她最最担心的地方。

琳儿虽然一向聪明伶俐,可却从来不原意将心思用到那些方面去,更何况,这么多年来,杨家也没有其他的妾氏与子女,因此,那些什么勾心半角的生活自己的女儿真的是半点的经验也没有。

当然,这些东西谁都不是天生就会的,杨夫人相信,凭女儿的聪明,只要她愿意将心思花到这上面,再加上身旁有人不时的提点一二的话,这些自然都难不到她的。而现在亲耳听到琳儿提到候府的这些事,看到她愿意花心思在这些上面,杨夫人自然是放心了不少。

“琳儿,你夫君的原配听说是因为分娩时难产而死,孩子也没能生下来,而后来的那位也是在怀孕之后不久便惹病身亡。至于具体什么病,这个外界说什么的都有,那肚子里的孩子不过三个月,只怕是刚成形便跟着一起去了。”

杨夫人细细说道:“除了这两房正室以外,还曾有个姓黄的妾氏怀孕,但最后也因故小产掉了,不过,那个妾氏但是运气好一些,没像之前两房正室一般连大人也跟着没掉。因此,到现在为止,你夫君才会没有半个子嗣。”

“说来也真是巧得很,这出事的全都是有了身孕的,而且越是身份高的越是特别的严重。”杨夫人顿了顿,若有所指的朝杨思琳问道:“琳儿,你觉得呢?”

踏舞.QD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浏览器可能消耗较大流量, 点我立即省流